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爱情散文 - 正文*

NO,我要给爱情来一场革命

◎阳春白雪 2014-6-24 23:07:15

是谁,在她身体里开了一扇天窗,照亮了故纸堆里的书山及蜿蜒曲折的小径?她一路攀登的欲望和热情,犹如穿越迷宫,那渐渐参悟明晰的过程,恍然似梦!

她钻进了故纸堆,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荣誉、鲜花、掌声,一如海底世界的珊瑚、贝壳、水草,让她流连忘返,浑然不觉身体里的季节在变化;她生命中的风景在暗淡;她情感树上的玫瑰花在凋谢;

她心中的风暴在酝酿。

她钻进了故纸堆,犹如钻进了金碧辉煌的宫殿,屏蔽了亲人的着急与叹息,和一个人转身离去的背影;屏蔽了在另一座城市,一对新人踏着婚礼进行曲,踩着红地毯,步入婚姻的殿堂。

产房里,婴儿呱呱坠地,亲朋好友的祝贺,岂能是她迟疑、惶恐、人到中年的步伐,所能更改、阻止的了的事?

读研、读博、博士后,在她成长的过程中,望女成凤的长辈有意无意的说教,给她塑造了一种特定的模式,给她指明了一种努力的方向。

她如此孝顺,如此执着,如此顺利。而今,在路的尽头,在事业的巅峰,在心灵的高原,她猛然发觉:她所追逐的那些闪亮发光的东西,仿佛是她人生旅途中的一座座山一道道坎;是她人生季节中的一抹色彩一种标志;她身体里的那扇天窗,在照亮她一路攀登的过程中,却屏蔽了她人生道路上其他美妙的风景。

“如果时光倒流,所有的一切……”

只有天上的寒星,能听到她灵魂深处无语的祈求;能明白她灵魂深处茫然的孤独。

如今,当那些闪亮发光的东西:学士、硕士、博士学位证书,一一呈现在她的面前时,它们是那样地灼眼,仿佛天上的太阳掉下来的泪滴,滴落在她生命中最柔远的地方。灼痛、潮汐……

她微眯着眼睛,恍惚看到一顶“优质剩女”的皇冠正向她飞奔而来,不偏不倚砸在了她的头上,囧得她无处可逃!

她像一个迷糊犯错的孩子,惶恐地站在深秋的夕阳里,站在故纸堆的中央,站在事业的峰巅,站在心灵的高原,咬紧嘴唇,任凭一滴滴鲜血默默地沁出……

“NO,我要给爱情来一场革命!我要调整人生的方向,走出象牙塔,在晨雾暮霭中发布征婚启事;我要抓住年轻的尾巴,坐火车、乘飞机到天涯海角去寻求;我要在这“而立与不惑”尴尬的年龄,用孤独喊出爱情;我要像普通人那样,在阳光月光星光下,悠然自得享受人生的天伦之乐;我要让那些书痴如我的年轻人,在我的记录里得到启示,做出调整,让他们尽早在学习、工作、爱情、家庭、事业中列出和谐的秩序;我要……”在深秋的夕阳里,她像一棵高大挺拔的梧桐树在风中不停地摇旗呐喊。


心灵小语:从朝霞开始,从鸟语开始,从花朵开始,从青春开始,一切慢慢会成为过往,成为一轮下山的夕阳。 但我相信,夕阳下的爱情,连着霞光、鸟语和花朵,美丽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