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爱情散文 - 正文*

阿丽,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原创)

◎ 杨雪 2015-6-21 16:14:56

名人名言:

爱情是一本永恒的书,有人只是信手拈来,浏览过几个片段。

有人却流连忘返为它洒下热泪斑斑。——【俄】契诃夫

在花枝语茶舍,阿丽坐在我的对面无精打采,显得特别消瘦、憔悴。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仅一年没见,那个光彩照人幸福满满的阿丽,怎么突变成这样了?

她苦涩地一笑说她离婚了。

“唉”,她叹气道:“男人有钱就变坏”。

……

他,在外有人了。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唯独她蒙在鼓里,还自以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之一。直到有一天,他醉酒,她翻他的手机一看,好大一个晴天霹雳,让她措手不及,彻底把她炸晕炸傻了。

……争吵、冷战、和解……和解、争吵、冷战……反复无常。

那些日子,她变得幼稚可笑变得墨迹乃至神经质:她要他做保证给她定心丸吃,她要他不要再和那个小三联系。

这可能吗?做得到吗?

试想想,谁能三言两语让一个小孩停止、中断他手中心爱的玩具,从此不再玩耍?

这可能吗?做得到吗?

热恋中的男女,何尝不是这样?

那些日子,“他们如何幸福甜蜜又如何幸灾乐祸嘲讽她……”一些臆想中的画面不断交织,不时在她的脑海里放映,让她痛苦万分。

那些萦绕在她耳边驱之不散的呓语:

“老公,我想你!”

“我也想你呀,我的小宝贝,啵啵,等你有空我就来看你!”

”老公,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

“我的钱就是你的钱,小傻瓜……“

……

让她气愤至极、蒙羞至极!让抓狂不已!

她的精神一度崩溃。


放过他们!就是放过无辜的自己!

离婚,对她而言,好比一场须“全麻——剖腹——切割——缝合”生死未卜的高危手术,但它却是绝大多数“病变了的婚姻”所必做的大手术,一种不得已的救治方式?

她元气大伤。

她再也没有一丁点气力吃小三的醋,再也没有一丝气力来保卫他们那段来之不易”穷并快乐着”的婚姻生活了。要知道在婚姻的围城里他们白手起家,同舟共济一路抵御饥寒风雨的侵袭,没想到,刚有起色的家就这样转眼变得千疮百孔支离玻碎了。

离婚已成事实,事已至此,她不再怪他,也不再怨她,或许“本我”至上的他,对围城内外的爱与诱惑,注定是一种无解。

“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他的那个小三只是比她年轻许多而已,要知道,小三之后还有小小三或小小小小……三。

树欲静,风不止;人欲静,心不死。

离婚后遗症如病毒侵入体内,夜深人静,她常在一阵阵心口闷痛中挣扎着醒来,她不敢在床上接着再睡,害怕被恶梦缠绕,便立即起床,像半夜的幽灵拖地、洗衣、与家具说话,回忆……

因此,她想通过旅行的疲劳来遗忘过去,想通过外面世界的精彩来滋补破碎的心灵。

路过HH市,她电话联系顺道来看我。

她的行李很简单,一个背包搁在花枝语茶舍的玻璃茶几上,木木的一个人,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断断续续,似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倾听阿丽,我泪眼婆娑,作为她最好的闺蜜,除了倾听、安慰、愤怒、心痛之外,我还能为她再做点什么呢?

亲爱的阿丽,那就让我试着替你写出来吧!我要用文字抱着你,轻轻地、轻轻地哄你抚慰你温暖你保护你从此远离伤害,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