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梅,慢饮时光

◎雪儿 2015-3-24 14:32:53

心灵小语:生命可萌绿,亦可枯黄。没有比生命更撼人的艺术。

人生如梅,花开花谢,给“我”的启示:顺着光阴的脚步,淡淡地留下真实的过往,便是最好了。

年过,我的水仙开到了极致。

先前那一副清冽矜持的模样也随着年过而散了形。时令就是如此,该开的开,该走的走,该来的来。像是春,当我们还停留在冬的庸常里,她便毫无端倪地来了。不是吗?你看,那一树一树的绿,仿佛是一夜间就缀满了枝头。尽管冬的余味还在风里、光里薄着,春还是来了。

春光,在三月的风里似一场私奔的爱情,不管不顾的铺陈着。蓝天下,那素素的绿,不知是因为经过冬雪的凝润,还是经过春雨的沐浴,是那么纯澈的一尘不染,在阳光的照耀下,清然、静淡,让人的心一下子就纤秀起来。春来了,除了那锦簇的绿,我知道还有太多的花事要开。,只是,我不知道在这个春里,哪一朵花会与我有第一眼不期而遇的缘?

我还清楚的记得,去年,第一眼的花缘是梅,很近,是在外婆家的楼前。这遇见轻描淡写的却又让人是那么的心惊。这么多年,来来去去的,居然不知对着外婆家阳台的那棵树就是梅树。那日,天很通透,阳台被灿然的阳光铺满,我正耽美在阳光下,忽有一缕暗香飘逸而来,那香清清的,淡淡的,寻香而望,这才发觉一棵开了花的树,也就是那个时候,才知道那就是梅。

一直来,梅都只是停留在儿时的记忆里,那时生活在北方,在爸爸军营后面的山上,有几棵梅树。印象里,那会看到的梅都是著着雪的。在冷浸溶溶冬里,那梅似一个个着了羽衣霓裳的女子,轻逸的盈落在枝蔓间。那场景,在雪的白光折射下,佛是穿越了时间和空间。雪的素净,梅的夭艳,那份美真正的似犹如琵琶半遮面的美人儿。从那时,便爱极了梅。而今,那一树树的清幽景致,念起,都已是一场光阴了。

说来也怪,回到南方后,我便再没见过梅。初时,每到冬天还有着一份期盼和牵念。然而,随着时光漫漫而去,渐渐的便将她遗忘了。没想到多年后猛然遇见,儿时的记忆一下子就清晰起来。原来,以为已丢失的却一直都在,在心里,在梦中,从没有远离。所以,这遇见,带着一种说不清的缘分,真正的是让我惊喜了。看着梅在阳光下安之若素,淡然处之的开着,不喧器,不张扬,那姿态有一种说不出的清逸,一下子便让我沉溺进去。那梅虽然在早春里独自绽放,却不孤寂,真的,不孤寂,一点也不,不是雪小禅《梅,零落的孤寂》里的梅,给人一种距离感,只可默默地相视,不可太靠近。而那样的梅,注定了是孤寂的。如若形容她的梅是个女子,那便是个孤寂而怅然的女子。

我的梅不是,她是个安静且丰盈的女子,在阳光下,她静默、通透,心怀着美好的疼爱着这段属于她的光阴。当我往花树下一站,树是静的,花是静的,就连那香也静谧起来。于是便觉得自己也是静的,那一刻,拥着一怀阳光,静等花影慢慢映满衣裳,花香幽幽的弥漫周遭。就连那硬朗的楼宇在她的映衬下都柔和了起来,有了袅娜之气。看着那光里的梅比记忆中著着雪的梅更风雅、更清逸。那花瓣透过光,薄而润泽,像少女的唇,只看一会,都让人恍惚了起来,迷离了心。你说,还有什么比这更美的呢!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