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往事如风----黄家山记忆(原创)

沙洋师范8201班◎孙哓刚 2015-7-22 9:52:50

想必我是属于心智晚熟的一类人,同学们在群中谈及记忆深刻的初次见面时的环境和趣事,我当时竟然一无所知、一无所感,深为之憾。好在,我们有共同的回忆--黄家山。
  黄家山其实并不是山,只不过相比较周边,地势的确要高一些,这从途经学校门口的汉宜公路上的大斜坡可以看出,汽车经过这里时,自然是要加大油门的。学校就在公路的北边,透过校门的铁栅栏,一条林荫大道向北延伸,道路两侧分布着教学楼、篮球场、食堂、音乐教室、学生宿舍等,道路尽头往西是一个标准的田径场,但从校门口是无法看到的。偌大的校园里不时飘出一阵琴声、一片歌声或是一串洋溢着青春活力的笑声,散发出一种神秘,演化成一段距离,凝结成一种向往。
   这里,是母校沙洋师范。三十年过去,我经常在梦中想起或者突然就在脑海里闪过老校门的片段。
   
三十三年前,一群生在农村、长在乡野的懵懂少年,背负着老师父母的期待和自己的小小幻想,走进了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的陌生环境,走进了他们一直盼望继而又令他忐忑的校园,走进了他们人生成长成熟阶段的驿站,开始了一段新的生活。
 
我是背着一个双肩包走进沙洋师范的。那时候,心里想着什么,不记得了,反正是紧张的、不安的、时常断片儿出现空白的;眼里看到什么,不完整了,肯定是新奇的、陌生的,每每勾魂儿差点撞树的。
    
随后的三年,我们从年少无知到青春无畏,从简单淳朴的农家子弟到学习执掌三尺教鞭的人类灵魂工程师,经历着人生最重要的成长转变,这种转变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母校在当地是名校,给了我们名门教育。之所以博得响当当的名号,首要原因还在于学校实施的全方位素质教育的先进教育理念与实践,不仅要求学生学好知识,更要求学生注重品格修养,正所谓文理兼修,体艺兼备,力求全面发展,以不负太阳底下最光辉职业的要求,并以她一批又一批优秀的学生将这一理念与实践传播在荆楚大地。在我们上学的阶段,除了不上英语课,高中其他课程我们学了个遍,但这里却有高中不曾有的各种艺术类课程,如书法、美术、手工、音乐。光美术课就有素描、国画、水粉画、水彩画、油画、美术作品欣赏等等,虽然若蜻蜓点水,但也为我们开启了一扇艺术之门,让我们感受些艺术神韵、增添些艺术气质,自然也有同学自此走上艺术之旅;印象深刻的还有体育课,篮球、排球、乒乓球,举重、体操、单双杠等,不一而足,既锻炼身体,又让青春的力量有了合适的发泄之处。在校期间正值中国女排称霸世界,《排球女将》风靡一时,我们自然也是晨迎朝阳、暮送晚霞,你来我往,好不热闹。除此之外,学校还有到校办农场劳动、每天十五分钟读报诸多安排……在这种全面的锻炼安排之中,同学们既开心学习,又各展所长,三十年过去,我依旧记得老罗的书法老刘的画,立早的文章顶呱呱;开勇抱黑管,小卫捏水獭,海瑜教说普通话;谋月喜代数,涂班爱篮板,张靖赛场不一般;更有擅长歌舞的美人若干,每每让人想到余音绕梁曼妙身姿两个词,撩动了多少少年情怀,不多说了,你懂的。  

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燃烧激情的青春年华,多少快乐、多少激情,多少萌动、多少羞涩,多少锤炼、多少成长。多年以后,当我们感叹中国教育迷失了方向时,总不免想起沙洋师范对我们的培养,我以为中等师范教育为当代中国教育树立了典范。
   
母校有名师,还有磁石般吸引学生的课堂。
   
母校老师学问好,待人好,教学好,这就大大激发了我们学习的兴趣。我素来是不喜欢作文的,偏偏有一次语文曾老师把考试形式改为口头作文,记不得题目也记不得成绩,只记得老师鼓励我开口就好,今后当老师站上讲台肯定是要开口的,让我顿时平添一份自信;进校前从不知道何谓乐理,陈玉莲老师的严格让我们看着一盘盘的豆芽,也能哼出动听的乐曲;至于那些特点突出、兴趣广泛的老师,更是同学们眼光追踪的焦点,陈瑞洪老师的川普、满黑板的代数题和经典的胯下运球,陈良仪老师饱含广东口音的物理课教学和排球场上潇洒飘逸、极富感染力的扣球,总是让人难以忘怀;杨想森老师富有磁性的“huangxiangting(芳香烃)课程音犹在耳,历史课李老师的扑克牌教学法,甚至徳虎提到的心理学日白式教学法,生物课、植物学、教育学,总之是开心;学风琴、认豆芽、练形体,的确折腾人。嗯,特色各异的老师,把这帮孩子哄得团团转,磁石般吸引着他们。
   
师范课程没有中学紧,下午有自由活动时间,这时候你就能见到好多人趴在栏杆上傻傻地看着,抬头看天,低头看地,或者逡巡着寻找飘动的裙裾;篮球场、排球场天天爆满,激情迸发参加比赛的、又蹦又跳喝彩助威的、端着饭碗敲敲打打的,甚是热闹;至于楼宇间的角落边,栏杆旁的草地上,总有人在,或是看书,或是谈笑。生活,就在不经意间,校园路边上的树叶渐渐地由绿转成绿黄,再由绿黄变成了灰黄色,我们也一年级、二年级,转瞬就毕业了,学校的多彩生活、老师的音容笑貌和校园里的花草树木就永远的留在了记忆中。

 

更加惦记的母校,是你们,我亲爱的同学们。
   
集体宿舍的喧闹,永远是回忆的中心。从集体倒数放假的日子,到大众评说刚刚看过的电影,从运动会上同学们努力的拼搏,到篮球场、排球场边的嘶声呐喊,一幅幅青春的画面回荡在眼前。
   
至于我,是因为更加调皮吧,学校生活就更多了些惊险。有一次上体育课,自己跑去玩单杠,结果从近2米高的单杠上平摔到地上,一时间天旋地转、脑袋发木、眼冒金星,趔趄着站起来,最后好像是凌头来找我才扶我回去集合;还有一次在双杠上练习肩起手倒立,一不小心来了个嘴啃泥,嘴唇戳在双杠的铁撑上,肿的用手都捂不住,怎么吃的饭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幸运的是没有破相,还留住了我满口的牙;最令我难忘的,是那次患胃病晕倒,是你们把我从生命的另一头拽回来,用担架抬我到医院。后来在医院还闹点小插曲,把老罗和立章吓得够呛;在我休学养病期间,同学们又专程到荆门看望我,记得大伙在一张八开纸上写满了祝福和留言。最著名的是一幅对联,上联是:桃杏梅方有四色,下联是:东南西北少一人,横批:你快回来。呵呵,这将永远是我脑海中最深刻的记忆,也一直让我体会到同学之间最真诚无私的情谊。
    
今天所有的念,都与那时的岁月有染。
    
临近毕业离校时,同学们相互传递着写着留言的笔记本,贴上一张中意的、充满青春朝气的照片,这是我到如今常有的精神餐点。聚会的情景,已记不得具体的情节了,同学们唱起电影《城南旧事》主题曲《送别》,唱得人心痛,唱得人泪眼朦胧。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
是谁又带头唱起了《友谊地久天长》,举杯痛饮,同声歌唱,友谊地久天长……
 
师范时的记忆,似乎一切都已远去,似乎一切还都在眼前。
  
三十年前,同学们怀揣梦想、各奔东西,一时天南海北;三十年中,大家忙着工作、忙着生活,联系渐渐稀少;三十年来,每个人有怎样的心路历程,经历了多少离合悲欢,品尝了多少生活的苦辣酸甜,不能尽知。时间真是伤人,毫不留情地带走了我们的纯真,我们的懵懂,和我们的青春。
   
三十年来,我一直把在黄家山学习的那三年时光作为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珍藏在心底:好学校好老师好同学好朋友好姐妹兄弟!
  
回首曾经,是如此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