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悠闲时光(原创)

◎ 向兆玉 2015-8-18 18:35:20

暑假里,每天生活极其规律:凌晨5点左右起床,收车收菜偷菜 ,然后梳洗一番,薄施脂粉,淡扫娥眉,自我感觉清新靓丽后方才出门,绕着工农路旁的碧波湖转上一大圈,把个中山公园几乎走个来回,燃烧掉身上可能多余的热量,为了咱那"美丽到永远"的宏伟蓝图增砖添瓦;7点多打开电脑,边听音乐边做家务;午饭过后,喊"腿"的电话准时来到,半天的红中酣战后又是做饭吃饭跳舞睡觉,呵呵,十足的平凡小女人的生活呢. 。
日子无声无息地从我的指缝中流过。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假日里,抛却一切红尘纷扰,心境顿觉豁然开朗.各个房间里东趴趴西躺躺,悠闲地看看书,听听歌曲;偶尔,晚饭后到舞厅去蹦跳几个小时,赚一身"香"汗回家,心里却乐滋滋的,似乎感觉身上恼人的肉肉少了几分.因为害怕暑热,假日里成天躲在温度适宜的空调房里,眼见着原本还算"窈窕"的身材,噌噌往上直长,几天之内就突破了110斤大关,老公捏着那殷实的小蛮腰,坏坏地笑着说"没关系,长吧,长吧,性感."某日黄昏,俩人漫步到了休闲人群集中的沙隆达广场,往旁边商场里的体重秤上一站,我大惊失色:"完了,完了!老公,怎么有114斤了???"听到笑声,回头一看,他一只脚正用力踩在秤上呢!气死我了!

 反正没事.于是没事找事.趁老公出差河南,再度不惜耗资"巨大",把那早已经过几番"洗礼"的眉毛送去"洗"了"洗",那是去年美容师为本"美女"那并不淑女的"一"字眉设计的黛玉似的柳叶眉.据说今年又流行"植眉",更加真实更加完美无暇,不由得人不再次动起心思.回家来,眉毛上贴条纱布,儿子在惊讶地质问怎么啦之后,戏称"我的妈妈成了一眉大仙",两天后老公出差回来,奇怪地瞪着我,做无奈状:"我一出差,你就把眉毛搞丢了,看我下次出差,你又会把么子弄的没得的."儿子和我听了,大笑着滚在了床上。

 电脑照样是离不开的亲密爱人.却很少写字,更不用说苦吟那儿女情长的"湿歌"了.成天醉心于新近开设的"开心农场""抢车位""好友买卖"等游戏.不惜凌晨3点多起来收园子里成熟的苹果橘子,去"逛逛"好友此时无人管理的果园,还美其名曰"窃瓜不为盗".虚拟的繁华背后,内心深处却依然摆脱不了几许现实生活中人际交往带来的失意与落寞.似乎看破了人心的复杂,也看淡了迎来送往的热闹.打点空间不再成为每日必做的功课,也懒得写些被那个臭农夫讥讽为"花花雾雾"的文字了, 更是很少客串友人空间.姐几个戏称为"网络综合症".就连几个死党空间,也是十天半月才光临一次.和好友卉谈及此事,在感叹友人文字"洛阳纸贵"的同时,自嘲自己"江郎才尽,没有了码字跑空间的激情",友人说很喜欢我一年前那些文字,尤其那篇<致老公书>让人百读不厌.我默认.也许吧,那时的自己激情满怀,总有股想要表达的冲动,而且字里行间溢满幽默喜悦.友人笑着打过来一行字"张爱铃遇胡兰成那两年,不也是这样?灵气如火山爆发."呵呵,友人倒也敢比,这等比方,岂不让旁人笑掉大牙?简直羞煞我也.虽然明知朋友指的是个人情感方面而非作家才气。

不几日,"一眉大仙"终于摘除了闪眼的"行头",可以在烈日下自由来去了.今晚,儿子和老公提议"明天周末呢,咱们全家钓鱼去吧?"不忍扫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兴,我准备了蛋糕,面包,苹果,矿泉水等一大堆吃的喝的,买了两根钓鱼杆,一切准备就绪,只待明天出发了.儿子那臭小子居然发出感慨"把妈妈带去了是个大麻烦,又怕太阳又要吵着回家",我笑了,"那我把手提带去好吧,你们钓鱼,我在树阴下用无线网卡上网".呵呵,自己还颇为这个主意得意呢。

 记得前不久,和同窗好友网上闲聊,得知同学中谁谁已经做了省妇联干部,谁谁做了某高中校长,谁谁下海目前拥有资产千万......我笑着说:'我不想太辛苦,我怕累的.我就做我的小学老师.好好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奋斗嘛,有老公呢".说真的,也不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影还真不羡慕这些名利地位金钱呢,我天生不喜欢做女强人,就喜欢做小女人,更喜欢做个媚态十足的小女人.我想,如果有来生,我还选择做女人吧,不过,一定要是个美丽的女人哦。

做女人真好.做个懂得知足的小女人,更好。

我希望,再过些年以后,当我60岁的时候,我依然小女人的媚态十足,依然可以欢笑可以美丽可以大声歌唱。

因为,娇美的女人花是绽放在心底的。

听!空间里<女人花>甜美的乐曲又在房间里氤氲.女人花开放了----开放在这个寂寞的夏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