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周末,是怎样溜走的

◎朱丽冰 2015-12-6 21:05:04

周一工作的闲暇,办公室里的同事最常问的话题就是“周末做什么了?”做什么了呢?我通常会愣住,想好半天后,才若有所思地说:“什么都没有做,打扫卫生了吧。”

如果没有例外,我的周末通常都是用来禅修虚无的。

不如现在利用这个时间的空缺,认真地想一想:我的周末是怎样溜走的。确实什么都没有做,没有重大的购物,没有惬意的旅游,没有计划性的走亲访友。只是在家里呆着,能做些什么呢?

除了睡觉休息,没有人会让时间白白流逝。时间就像是生命为我们安排的填空题,每个人其实都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填上了各种各样的答案。有的答案很有意思,在以后的岁月中会时不时地被我们的意识翻找出来回味涵咏;有的答案甚至很有意义,颇值得分享纪念;但也有很多答案却会显得无聊透顶,根本没有批改点评的必要。

我的周末应该是最无聊无趣的。梳理记录下来,应该是一纸乏味的流水账。

我的周末总是从周五的晚宴开始的。为了犒劳一周来的辛苦工作学习,我们周五的晚饭从来都是在饭店里享用的。找一家自己喜欢吃的饭店,小小的浪费一次,很有减压效应。本周五,孩子没有回来,爱人就遵从我的意思,吃了自助火锅。爱人每次喝一瓶果啤,我每次喝一瓶啤酒,这和一般家庭的男女饮品角色分配正好相反。吃过饭后,照常是去超市购物,之后回家。

爱人最享受的是晚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各种水果零食。茶几上满满地放着他喜欢吃的各种东东,他选择一个舒服的姿势斜躺在沙发上,就迫不及待地向各种食品进军。第二天早晨,无一例外的,一桌一地的果皮、包装纸等。很佩服爱人的这种习惯,一以贯之,从不懈怠。我呢?不喜欢看电视,通常是从书柜中取一两本书,靠在床上消磨时间。这个周末我选择的是《柏杨的人生智慧》和《不较真的女人最幸福》。只要到九点钟左右,我就开始睡觉。我想我是太过衰迈了,根本不能熬夜,因为既没有体力也没有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