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书香

广东傅学军 2016-6-27 11:07:15

静静地坐在书房,慢慢地感受书香,这是我多年的习惯。虽然我也是爱看电视的“宅男儿”、喜玩手机的“低头族”,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抛弃电视和手机,坐在书房的沙发上,从书架上抽一本书,开始我的阅读之旅——我喜欢书中散发的那股淡淡的油墨香味。

家里有多少书,没有统计过,只知道书房两面靠墙到顶的书架上都是满满的,而其中约有一半是孩子的书。孩子现在上初中,虽然毛病很多,但酷爱读书,经常被老师夸知识丰富,有书生意气。

古人云,百万买宅,千万买邻。记得几年前,为了孩子上小学和阅读方便,我们准备搬到离学校和书城较近的新家。新家装修的时候经济也不宽裕,其他能省的都省了,但我和老婆的态度很明确,书房的配置不能省。这是有渊源的,得从我爷爷奶奶说起。

其实我没有见过我爷爷,对奶奶的印象也很模糊,他们的事情都是从我父母亲那听来的,相当于故事。据说我爷爷也算个传奇人物,不仅力气大、手脚快,是一把干活的好手,而且爱读书、有学问,连字典都能背,是当地有名的私塾先生。他对自己孩子的管教尤其严厉,完不成当天的读书任务别想吃饭。

爷爷有三个儿子,我父亲最小。听父亲说,他每天早晨出去放牛,都要按照爷爷的要求背一篇文章,背不完不准回家。所以即使在当时的环境下,父亲三兄弟都跳出了“农”门,其中老大当兵并入读军政大学,做到了营级军官;老二和老三都考上师范学校,先后做了老师,其中我父亲参加工作时年仅十七岁。

相对爷爷,我奶奶是个非常慈祥的人。她没读过书,但非常尊重读过书的爷爷,用我父亲的话说,不管她病得多重,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爬起床来为我爷爷做饭洗衣。但凡地上有字的纸片,只要看到,我奶奶都要捡起来交给我爷爷,问有没有用。一次,不知是谁撕了我爷爷一本书的几页纸,惹得他大发雷霆。后来硬是我奶奶从茅坑里找回来洗干净还给他,才算平息了一场事故。我奶奶对我爷爷唯一的一次反抗是有一年冬天,下着大雪,闲着没事干的爷爷和一伙人在家里打牌押宝。我奶奶实在看不惯,但又不敢出声,就乘我爷爷叫她往桌子下面火盆里添加木炭的时候,到外面铲了一盆雪……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