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情感散文 - 正文*

儿子

○榭铭 2014-4-15 20:52:51

儿子比较内向,讷于言,从不恶语伤人,也不会说好话、软话。

在我确诊得肝癌一周后,我说:儿子,爸的病来得那么凶,还没听到你说过一句安慰的话。

嗯,是吧?他看了我一眼,很快把目光移开,不置可否。

儿子是“70后”,整个童年,爸妈都在工厂工作,厂休分别是周三和周四。除了国定假,从无在周日带他出去玩一玩(现在叫亲子游)的机会。儿子很乖,去就近外婆家吃饭,回家关上门做功课,或独自玩耍。这怕也是性格内向的一个原因。

儿子读书不敏,是我一块心病。初中、高中都是全区最差的中学。高三时,老师说:我们学校没什么人能考上大学,帮你们安排职业吧。培训数月,去了著名的上海虹桥友谊商城,还参加了开张筹备。

第一年是兴奋的,回家会说,今天商城有什么什么活动,还见到了某位明星。第二年开始厌烦。卖精品服饰,一般12小时,没几单生意,必须站直,不准交头接耳,“啄木鸟”明察暗访,违者张榜扣奖。终于没能经受住职业考验。一天下班回家,他说:“爸,今天是两年合同到期续签的最后一天,我没签。”真急得我直跺脚。

找个工作有什么难的?他说。投寄了不少求职简历,而能用他的只有“营业员”。夹着饭盒去一专卖店上班,收入减了一大块。社会给他上了第一课。他说:爸,我想读书。从高复班起,花了五六年业余时间,总算拿到了大专和专升本文凭。

我病后,关心我的亲朋好友和同事很多,有的还在外地。为减少大家往来探病和挂念,我开了个博客。我第一次住院做介入化疗时,带上了电脑。我对儿子说:你弄个无线卡来,我好上网。

傍晚,他送来了一个移动宽带的无线上网卡,说是我替你安装。捣鼓了一阵,网速很慢。他说,这电脑不行。我又捣鼓了一阵,把电脑中原装的网卡关了,网速就上去了。我说行了,可以了。

可他还是固执地说,这电脑不行了。

儿已过35岁,高个,挺帅。未成家,也不愿谈对象,当爹妈的甚至无法为此与其沟通。见他收入低,在他25岁前,我就开始为他攒钱,以支持他买婚房。见他不急,我就想,多积攒些再说吧。谁知,这船头一偏,就与买房梦渐行渐远,分道扬镳了。我在国企工作,中层管理人员,收入不能算低,退休后打工,一年也可多进好几万元。但在飙升的房价面前,原存款加上全家10年的辛苦钱,也只能望房兴叹。我给儿子一份存折,说你如要买房,我帮个首付吧。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