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情感散文 - 正文*

四十年前的我们

云鹏 2015-9-15 13:32:25

尊敬的老师们,亲爱的同学们:

今天,我们隆重聚会,庆祝我们75届毕业四十周年,此时此刻,我和大家一样,心情非常激动。毫不夸张地说,既有“弹指一挥间”的感慨,又有“人已老,两鬓秋”的叹息。四十年前的我们,“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曾有“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雄心壮志,四十年后的我们,是否还有“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激越豪情?现在我来讲讲我们四十年前在沙沟中学的学习生活片段,让我们一同走进那个渐行渐远却又弥足珍贵的年代。

记忆的屏幕上,印象最深的是,一下课就去占乒乓球桌的张澍,那时叫张卫东,还有我们的冯总冯成振,那时,尽管你们与我一起都坐在前面,我们都是班级最小的,也都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但是你们的优越感,让来自偏僻农村的我们真的很自卑,你们是我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你们那时根本就不顾及我们的感受。你们知道吗?那时看到你们在乒乓球桌你来我往地显示球技时,我们真的觉得矮你们十分还多。我们很少有占到先机的快乐。即使占到了,也会由于球技丢人招来阵阵嘲笑。当然了,一离开乒乓球桌,又还是什么都不计较的好朋友了。

怎么一开始就说这些?还是按照班级顺序穿越一下往事吧。

那时,高傲得像个公主的姜菊章、孙玉琴、赵翔勋等,你们一班的美女们,似乎从来没有抽出一点工夫看看我们这些来自乡村的野孩子,你们折磨了不少懵懂男孩的心,不过,也谢谢你们,你们也充实了我们甜美的梦境。还有那个架着一副眼镜的汪训华,一看就知道是个文静的才女,一身的书卷气,让男生羡慕不已。一班还有勤奋学习的张金龙和王久琪。张金龙自己写了不少作文给程纪平老师批阅,然后自己修改了以后再写,还收集各个班级的好作文,有幸,当时也收集了我的文章,你的勤奋大大的激励了我,让我更有兴趣写出更好的文章。王久琪的隶书,也是享誉年级甚至全校的,记得好友张金龙那里就曾经有你用隶书写的毕业留言。

我们二班,闪亮登场最多的是语文老师.

乔达中老师,教学严谨,但夸奖每一个学生毫不吝惜,批阅作文,真可谓“一言三拍”,发现学生写出一句生动的话,就会用三句话肯定和鼓励。他曾说我的字写得比他好,但我知道实情,并非如此,但是,他的鼓励让我实在感动。

严卫东老师,沉稳,但也不忘给我们的作文打上95分,用高分鼓励我们写出更好的作文。

闻琦毓老师,体育一流,语文也是超级棒。记得那时的课文中有一篇叫《“友邦惊诧”论》,闻老师那激越高亢的语调,在我们的心田里深深地植入了爱国主义的种子。

一班的程纪平老师,也曾到我班上语文课,记得给我们讲《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时,还曾经问我:“延安在什么地方?”我脱口而出:“陕甘宁边区。”得到了程老师的夸奖,好久好久都是我记忆的珍品。

印象中,我们还几次到四班去上大课,聆听徐铭老师的生动讲授。记得有一次,你给我们讲的是恩格斯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一幅粉笔山水画形象地诠释了”豁然开朗“的内涵,让我们真的豁然开朗。你的幽默诙谐,至今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