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伤感散文 - 正文*

万家灯火尽辉煌

2011在滴答声中开始了,又是个365,过了一个又一个年,大年三十这晚也习惯看成一个过场,但异地的爆竹总勾起思想的阵阵痛楚。

十一点多,我捧着沉甸甸的鞭炮走到院外,此页毫无睡意,鞭炮声此起彼伏,四面的高楼把我紧紧的拥在这个下场的路上,清清凉凉的风掠过发梢,稍夹着火药味的空气直窜鼻孔,瞬间沁入心底。举目的霎时,四下灯光,黄的,红的,白的,彩的……由下而上,普勒一条通天的彩路,直入银河。低下头,小巷的红灯楼顺次排列着,无限的延伸着,路清晰而不空旷。这四下的灯光和这爆竹的香气铺展开了。心中乡间的大年夜渐渐展开。

小村子中也唯有这晚通明,爆竹声零零落落却十足惹人喜欢。清晰地记得每年三十晚上,我都要依着稻囤看烟花,一会这,一会那,噼噼啪啪。之后我会点一顿火放响自己家的鞭炮,一阵热闹过后,我与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围在电视机前,直至饺子的热气散在第一个黎明。

低下头,我不禁落泪,爷爷奶奶此时肯定也在粮囤边燃放鞭炮,只是那个圆桌却不再完整。

再抬头,四下灯光,万家辉煌。多少个圆满的家?多少个残缺的夜?多少句难诉的情,多少滴晶莹的泪,全在这万家灯火,辉煌中一定还有暗隐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