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伤感散文 - 正文*

因爱,披挂征殇

文。丫灵

交流:

心很安静很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曾经哭泣的声音;安静的可以看到,曾经迷离的眼睛;安静的可以闻到,曾经征战殇都的血腥。

——题记

最终还是说了分手,最终还是放开了手,当我想说不舍的时候,眼睛里倒影出你决然离去的背影。

离开的那一天,我没把眼泪留给你欣赏,浅淡的微笑,我想让你记住我牵动的嘴角,不会因为这一刻的再见而消失掉。可是只有我知道,你背影后那泛滥伤感的药,我尝不出痊愈的味道。

风吹走了叶对树的牵挂,你带走了我对爱的最初看法,曾经不离不弃的誓言犹如流氓口中的卑劣谎言,欺骗了我,也逮走了你。

岁月依旧翻着日历,人生依旧向前游历,你走后的日日夜夜,我披挂走上了殇的战役,那莫名的思绪,那刻骨的痛意,我自制的坚韧遁甲也无法抵御。

漫天飞舞的泪雨,如防不胜防的暗器,在以为可以攻城略地的时候,一次次的被反击。

寒风、冬雪牵动着血泪横身的记忆,将灵魂牵荡至崩溃冥域,多少次想弃械投降,多少次想远走他乡,但那不愿认输的个性,让涣散的军心一次又一次的凝聚着,匍匐前进。

雪融尽了寒意,鞭炮响彻了大地,当喜庆的鼓乐敲响的时候,我也脱下了我的战衣,那厚重盔甲下的消瘦身躯,被磨砺的更加清新亮丽。

微风中飘散的长发,妖娆、秀雅,在转身的一刹那,闻到似有若无的清香,彷如春暖花开的馨香。

我站心门的城墙之上俯视着曾经浴血的战场,那斑斑血迹已被冲去,那具具尸体已被搬离,唯留的只是昨日叫嚣的记忆,被深深的埋种在了心底。

也许若干年后,我还会遇见你,那时,我会豁达的告诉你,那份爱里,我曾为你披上战衣。

也许若干年后,我已结婚生子,那时,我会微笑的告诉伴侣,那份爱里,我曾勇敢的与殇为敌。

也许若干年后,我仍孤身而居,那时,我会自豪的告诉自己,那份爱里,我成全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