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伤感散文 - 正文*

千年等候,彼岸花开

花开时叶落,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彼岸花。

曾经有一段时间,把名改成了彼岸花未开。改名不为什么,或许是思绪的荡漾,抑或是对人生情感的一丝感慨。

我,早已被灯红酒绿的世俗风尘掩埋,留下了斑驳的孤寂,蹉跎着我流年的岁月。那是我千年的等候,始终等不到花开的一瞬。守候千年的爱恋,无奈只是等到了情殇的呓语。无法抹去的痕迹,还是刻在了我稚嫩而沧桑的人生轨迹之上。

岁月的泪水早已被风吹干,留下了那几条干涸的印迹,依稀中,还能记起那缕多愁善感的思忆。卸下了昨日所有的铅华,风摇的落叶,艰难拼凑出你模糊的脸庞,往昔不复,何处再寻你那张真切感怀淋漓的面容,萦绕着你的思绪,一次次打湿我无数次的章韵弦律。婆娑的泪眼,始终摇曳着你淡淡的身影。

当岁月流逝在指间,短暂的瞬间,依旧会想起当年的你。好想好想依偎在你的怀里,尽管看不到你的脸,好似花与叶的缠绵,永远无法面对面,但终究无悔。叶的付出,不就为了花的那丝绽放美丽的瞬间。

曾几度魂牵梦萦,到头来只能怅恨独饮。拾起了那跌落的曾经,找不到驻留的痕迹,纷乱的思绪宛若明镜,倒映出的是谁的刻骨铭心。没敢太多的承诺,担心会痛的不知所措。可太多的惶恐让我无法承受,你又拿什么安抚我这颗受伤而冰冷的心。我宁可在暗夜里压抑哭泣,但在阳光灿烂的时候,我还是会让自己笑得像个没心没肺的傻子。

喟叹今生的无缘,期盼来世的重逢。三生三世,一世回眸,二世相诺,三世方可相依。我,如落叶般,迟迟等不来那美丽绽放花朵的惊鸿一瞥。你是否听到我那无力而微弱的呢喃,那是泪与思念的相凝,尽皆化为我对你的浓浓情意。那一刻的温馨,或许早已凋谢在我的衣襟。坐看夕阳,那剩下的余热已融化不了我冰封已久的心。

凄然默默地望着你撑起帆,悄然远航。我却只能为你守在河畔,带着对你无法释怀的期盼,流连在彼岸,生怕再次错过了这一季花开的芬芳。你的离去依旧那样安静,给我留下匆匆的身影,失去了曾经的资格,我还有什么勇气去奢望未来。这尘世的悲凉,在散乱的回忆中悄然弥漫。

眼角的泪,在这寒冬中冷若冰霜,冽冽寒风吹散了你留下的那一缕残香。三生石上,只留下了我三世孤寥的身影;奈何桥旁,徒然的呼唤中隐约的是我独自彷徨的身影,忘川水也隔绝不了我对你的深入骨髓的爱恋。是什么,让我迟迟不肯轮回?

花香的悲伤,随风轻轻飘散,竟是如此的不堪,被风吹乱。独自倚着栅栏,悄然将思绪融入这份悲凉之中,苦苦等待着花开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