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伤感散文 - 正文*

倚梅听雪

疏疏落落的雪絮盈盈,层层叠叠的素辉淡淡。在这寒凉雪夜里,我斜侧身,立在檀木窗畔,看窗边斜逸出的一株梅树婷婷怒放,红蜡嫣嫣,如烈燃的火焰,如泣血的泪滴,更似女子唇上点着的丹砂,灼红耀目,冷冷凄凄。落雪仍旧飞舞翩扬,月辉依旧恬淡详宁,而在这朦胧月色、淡烟流香之中,谁又能放开一切愁绪心事,忘却一切凡尘烦恼,以清静之心、悠然之情、宁寂之叹,听却着疏梅暗香里浮动的私语,听却这被烟霭岁月覆盖的一支歌?

立于万雪素裹的时节之中,仿佛立在岁月之河。轻掬起一捧冰咧的雪盐,仿佛捧起时光里从容流淌而过的泪水,以舌尖轻尝,淡淡的咸涩与苦愁,一起流到肺腑之中,化作永恒的记忆。这最静默的一夜,任凭思忆与身体的血液融合游走,所有的言语都已不能再逸出唇边了。思念是始终解不开的心结,想念是始终躲不掉的酷刑,而你,亦是我始终都无力把握的那个人,永远如风一般游离在天边……

而此夜寒梅一如既往,静默地守候在窗侧,守候我着那点点零星的寂寞,和那痛彻骨髓的哀愁。梅以絮雪为弦,以灼目的艳红为曲,轻启点染香樱的小口,吹动着一冬的灵魂。霎时间,所有的愁闷都流到游离的风中去,连那些因为你而疼痛的细节都慢慢地被抚平,我如墨的发丝被冬风吹出檀木的窗侧,也吹离了所有的过往,我闭上眼睛,流下冰冷的眼泪,任凭你的名字被大雪冻结成冰。

梅香萦绕在心头,梅的眸光穿透了我:在我面前的一株寒梅,在盈盈飞雪中,赠给我一颗心的慰藉。多想问梅,那层层点燃的花瓣中,埋藏了多少被岁月沉淀下的香气?多想问雪,那柔腻温润的雪泪里,埋藏了多少被时光浸透的怀念?疏梅与白雪相映成辉,疏梅与白雪殷勤相陪,梅须逊雪三分白,雪亦输梅一段香。

踏着时光铿锵有声的节奏,借着清月明净恬素的辉光,我在窗侧倚着寒梅,听着雪花老老的歌,记忆缓缓打开,再慢慢闭合,我觉察自己如同一个沉浸在岁月河流中的溺水者,已经无力挣脱,却是心甘情愿地选择沉沦。远方依然雪花纷飞,茫茫苍苍,我闭目之前,却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平静。如若有可能,多么想知道,今夜的最后一刻,你会是选择哪一条路,慢慢地向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