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伤感散文 - 正文*

习惯之后才知如何释怀

我也是在很久之后才明白的,至于究竟明白了什么,正欲言说,却又似烟火般稍纵而逝,无迹可寻。

昨天下午去了一趟学校,一下车,步入眼帘的便是一派喜庆的布置,迎风飘扬的彩旗,灯笼,还有到处牵起的大红对联。久久驻足,身旁的人流晃过了一波又一波,不禁暗想,这之后便将空无一人的校园是否也要开始他的新欢。

校门口距教学楼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疾驰而过的寒风凛冽的擦过我的鬓角,掀起一次一次的波澜。我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是一段很漫长很漫长的时光,看着身旁的两两对对,我竟有一丝空灵的臆想。原来,害怕孤单害怕寂寞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可惜,自始至终,都只是习惯而已。习惯了的一个人,习惯了的生活,习惯了的寂寞。

开始习惯了,无尽而又绵长的沉默。

走到教室门口,拢了拢衣领,踏步走了进去,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所有的目光都聚拢在我身上。可,也只是一瞬而已,再度回首时,便已暗淡了所有光华。

而后,我便开始孤立无援的屹立不倒,像个小丑一样用世人遗漏的丑态从容不迫。

我能明显感到自己脚步的滞慢,回到座位,坐下,有好多个苍漠的间隙我竟窘迫的不知该何去何从,内心开始刮起絮乱的诗篇,大片大片的雪花漫天遍野,寒冷刺骨。

我不知道我做了多少个百转千回的动作缓解我的窘境,只知道,当我看到不断的有人涌进这间教室的时候,空实的内心一点点被填满。

起身,洋杨落座,生物抬头。莫名的很想讲点什么,开口却又梗咽了些个的音节。我只能紧紧抓住衣角,任凭铺天盖地的落寞向我袭来。什么时候,连开口讲话都成了一种奢侈。

只觉得时间过的很快很快,不一会便有人陆陆续续走出了教室,就这样了吧。一个学期,无论熟悉的陌生的讲过话的没讲过话的有过隔阂的没有联系的所有人,这一刻,静默的可怕,就像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国度,交叉弥补的时空,突兀的闯进一些入侵者,原以为会大闹一场的别离,却是无声无息的一场没有预演的暗杀。

任何一张脸,都陌生的可怕。苍茫而辽阔的原野开始绽放一朵一朵血色的莲花。有你,有我,谁都死在了时间过往的洪流中。而我的内心,则是漫天满地的银白色,银装素裹的外衣开始冰冷龟裂。

我收拾的很慢,直到我走出教室,外面的天空变得更加阴暗了,过往的人群,正脸也好,侧脸也罢,都蓦然滋生出一种可怖感。想来想去,习惯不习惯都好,还是要独去独从,或许早就没有预想的决定了,就像凯撒的血之哀一般,无尽苍凉。

出了校门,肆虐的寒风更加猛烈的袭来,夹杂着口袋里手机的震动,盖过了嘈杂的喧闹。

抬出来一看,是爸爸的,问要不要来接我。短短几个字,却让我心中的风雪顿时消去了一大半,那么温暖。简短的回复后,把手机调成了标准模式,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突然间很想听到前世今生的前序曲,亦或者我是希望有个某某某谁谁谁的给我一个电话。

买票,进站。


BRT的候车站风依旧很大,鼓动了长长的衣摆,和额前凌乱的碎发,就在我偏头整理头发的时候,我看到了这最后一刻我始终不想再见的一行人,3个女生。确切的说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但我知道我们到后半学期,至始至终没再讲过一句话。现在想来,曾经那些委曲求全,曾经那些痛不言喻,早就不是而今的我们所能控制的了。不管我做过什么,错过什么,解释过什么,无论什么,只要习惯便好。就算,我理直气壮的抨言坚信,自己没有错,结果还是一样。所有的人,纵是看清了事实,却也无法懂我。

长长的廊道,站满了人,大多是我认识的三三两两,没有任何人打招呼,温婉的眼瞳里尽是无情的冷漠。蓦地,一道道身影,化作锐利的锋刃,向我的心口狠狠宛来。就连曾经有说有笑的些许也不再例外。

然后,我才明白。

成长的标志,便是沉默,而成熟的标志,则是如何去沉默。

就像我曾经问过宝惜,问过光光,前者是沉默,后者是肯定。

我问,我一个人,和琳山他们,若要选择,建立在坚实的感情基础上,会选择我吗?

我知道这样的问法多多少少有些自私,我何德何能让她和他为我一人背负如此众多的别离。我不忍,他们亦不愿。这种事情,不是习惯了伤痛又如何抉择的来。就算这一刻,是坚贞不渝,那么下一刻呢?下下刻呢?我从来就不相信什么海枯石烂,什么天长地久,什么海誓山盟至死不变。说来说去,还不是为自己日后的无能许下一个虚伪的假装。

所以,与其被绝望的抛弃,倒不如自己开始自己的救赎。我和所有人分道扬镳,南辕北辙,关闭内心的大门,就算里面布满伤痕,布满鲜血淋漓的痛楚,那也是自己的过错。

如丝之痛,且长且短。

快2呼啸而过,带走的是冗杂而繁复的思绪,倘若我能放飞一种念想,天空是否早也就换了色彩。

这么些年,我们过得这么似水流长,静静的,却只在深处才见暗礁和漩涡,悄无声息地隐藏在粼粼波光的青春河床深处。

那样一个时刻,我竟开始惧怕自己了——但又觉得,其实自己一直都是如此。

我知道,车窗外的世界开始剥落,只留下一个充满悲痛却不再传奇的人世间。

亏在我没有生成那样一个薄如纸,脆如瓷,盛如花的人。种种伤痛,软弱,若我能够担起,却也孜然繁华。

下车的时候,我才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我要背起行囊,开始远行,离开这个大大的却落寞的城市。甩开这里所有的念想。无论是值得追念的还是应当悼怀的所有,都会在冷风出席的时候消失不见。

接下来,我要开始旅程,我要朝着从未出现的风景,从没见过的人群进发,开始一个人的旅程。

就算是铺天盖地的落寞倾覆覆灭了我,我也要生如夏花之殉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曾经的你们,请原谅我的自私,和我的率先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