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优美散文 - 正文*

流觞染指年华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青春的岁月,也不外乎如是吧!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开始喜欢上那些令人心碎的句子。当流觞染指年华,好长一段时间,我们渐渐地习惯了秋风看落叶;当聚散匆匆了光阴,我们再也不忍去欣赏那些悲剧的故事。

日历本往前翻,有些日子过去了,有些人,有些事,却没那么简单的就过去了。彼年豆蔻,谁许谁地老天荒;今朝弱冠,我笑我海枯石烂。不知不觉,苦笑定格在了脸上,是一日复一日的流觞曲了岁月的长河,还是漫漫长夜,总有那么些念不忘的他/她,忽明忽暗的闪现在记忆的角落。

流觞染指年华,前后奔走,去了些地方,认识了一些人。一下子,又是一个秋天,有过我花开后百花杀的冲天香气自豪迈;也有过青枫浦上不胜愁的终古垂杨有幕鸦;还记得秋风萧瑟洪波涌起的东临碣石观沧海……如今都只剩下了,在这个秋日,秋尽江南草未凋的北雁南飞共天涯。不知道,那些散落四处的人们儿,近来可好,天又冷了,秋风愈发的萧瑟了,你们可曾感觉到冷了吗?

乌衣巷里,再也没能去看一次那夕阳斜了;秦淮河畔,也还没再去颂一曲哀江南。流觞染指了年华,而习惯殇逝了你我。

流年成殇,年华谪落。十月的围城,秋高气爽,围住了紫禁城,围住了凤凰台,却围不住我。流年成殇,残荷历尽。纷飞的黄叶,清冷的夜空,月白的耀光,还有什么不能一起入梦来,再多一些海边的瑟瑟烟波,再多一些塞外的孤鸿南渡,再多一些军旅的庭院深深,再多一些我没去细细经历过的流觞。也好让我也做一回自己的城,围住了我的流觞,却围不住流觞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