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优美散文 - 正文*

我打江南走过

《我打江南走过》

四月的雨,下了整整一季,滴青的翠竹,已影了斜阳,它告诉我雾已散了。

傍晚的天,落霞满布,红彤彤的,似害羞的小姑娘的脸。

老街深处,有一个园囿,那里种满了丁香和剑兰,还有几簇洁白的蔷薇和无血的玫瑰,同样娇艳动人。

向老街处往,行了石桥,这水乡的水,清风轻了小船。

那岸边的疏桐,还在窥视谁家闺秀。桐下旧座,几个老友煮一壶清茗。座见闲谈,谈笑风声。

青石板交错铺映,,似规整,似零乱,又似在给我方向,诱我前行。

灰瓦白墙,飞檐林立,玲珑宝塔上悬着的碰铃,叮当作响,好一曲声声慢。

雨水打过的小窗,透着檀香木雕刻的花纹,古朴的图腾,流露出岁月的苍桑。

小园门门楣嵌入的楷书,名曰“览月”。园中翘翅欲飞的拱亭,傲首擎天,那是狂疏“览月”的英姿,竟与这小巧的园林交相辉应,迥然有异曲同工之妙。

赏着百花,闻着鸟色,听着清吟,慢声鸣叫,鹦鹉在那根红线上叽喳,别有一番风味。

园囿阡陌交错的小路上,沙石缝隙间的绿意也丝毫不逊于陪衬红花的绿叶,相反,它更加绿意盎然。

我随心所欲的打这风趣中走过,漫无目的的欣赏。

在这宛如仙境的小园中,虽少了“览月”。但依旧如梦似幻,雾笼青纱,清风轻吹,好似谁在婆娑中一舞霓裳。

那花仙子的使者,缓缓向我走来,恣意翩然。

近前的佳人,也真是肌如凝脂,齿如碎玉了。

粉色析人的面孔,披肩青丝飘飘,盈水秋眸清澈滴脆。迷人的笑靥,浅浅的酒窝,身着一袭白衫,裙带飞舞,洁然一身从花丛中慢慢走来,微风清弄,裙角带香。迷恋了蝴蝶,已醉了酒浓,另我心驰神往。

身后那簇玫瑰,那丛蔷薇,真是花仙子所居的处所,还有蝴蝶门卫,蜜蜂执勤。

江南的雨,烟水朦胧,婉约西子,浩渺红颜。

无期的相遇,是久违的那种赏心悦目的美;与子邂逅,又引起我记忆深处的家的眷恋。

在浪漫花开的季节,留下一段美丽的回忆。

我打江南走过,雨水湿了我的足迹。轻摇一叶扁舟,河中的鲤鱼跃上我的船头。

这一篙划出的画笔,把船系在了家门东面,正对着东窗高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