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学语文资料 - 阅读欣赏/现代文学 - 正文

视觉之外的阳光海域

[TEMP]
来源: 2005-2-27 1:00:00
视觉之外的阳光海域
义桥实验学校 黄建明
十多年前在老家,代过一个时期的初中课程。那时我才十八岁,不知天高地厚,无忧无虑,干什么都冲劲满天。最喜欢的事就是和学生一块躲在阅览室里啃那些那个时代少有人关注的厚书,脑中充满了老鼠般得意的智慧。
在跟随我的学生大军中,蕙,是最为注目的一个。名字像十九世纪的英国古典电影,艺术而淡雅;人长得也灿烂,读书、走路的样子文文静静,像清纯而又清凉的露珠。在阳光温热的手掌中,简直是一只质朴的幸福鸟。就这样,我们因书这个缘而相识了。
她非常好学,聪慧,在具有浓郁乡土气息的山村初中,所有的视觉都定格在她身上,弄得她浑身不自在。
她胆子大,会一直追我到办公室,向我讨教各种文学上的东西。而我呢,也会不厌其烦地,倾其我的所有给她讲述。这时候,她会闪着明亮的大眼睛,认真地做着笔记,活脱脱是一个会说话的洋娃娃。
说起来有些可笑,我和她竟然头脑发热,串连了另外12位学生,组成了一个诗社,社名叫“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象征着我们师生14人的意思。为了这个社名,我和她争论了三次,每次都是面红耳赤,但每次又总是握手言和。
最不能容忍的是,有一天我们竟把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吟到了海拔500多米的云峰山上。
山上有一个野山寨。野山寨只用其诗歌的部分接纳了我们。它那清凉的山脊,犹如放大的盆景,虽杂乱无章,却有嶙峋的风骨。大山的风偶尔起自草尖的惊悸,一阵强光掠过,空旷处跳动不已。山上到处有历史散落的名字,开善八景、云峰寺庙、龙湫、罗汉树,星星点点,数不胜数。我们扔下所有的行装,给贫乏而幼稚的精神充足电。
“放松所有的思维,给时间一个春天。”蕙最先吟了出来,她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奔向一个小土丘。“同学们,我提议,让明老师吟十四行诗,而且只准以野山寨为题,好不好?”“好!”学生响亮地回答使我意识到自己被“算计”了,而且这个主谋就是蕙。
我心甘情愿地被“陷害”,因为满山都是文字,就像一个诗的超市,只要用眼睛去购买,用心灵去消费。
这一天收获颇丰,大家都构思了几首小诗,完成了一次心路的历程。
接下来我们还是老样子,蕙常到办公室问我,我常充满喜悦地回答。不料有一天,坐在对面的许老师说:“明老师,你还是开一个文学讲座吧!”
我一怔,马上意识到我的过分热情。看着许老师笑容里的关心,我有一种被刺的心痛。
于是我不辞而别,连跟学生说声“再见”的勇气也没有。我性格柔弱,害怕那个场面,犹如害怕黑暗从四面八方向我射来一样。我终于悄悄地走了,心里祝福蕙,祝福所有的学生,愿今后的生活充满一点诗意。
后来,我考上了师范,去城里念书了。再后来,成了现在这个拖拉的样子。偶尔还会想起,蕙和“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只是心中已没有了从前的心痛。
我们的友谊注定要在视觉之外,纵然是阳光海域,春天也不一定守约。
作者简介:爱诗甚于别的。笔名涧鸣,现在义桥实验学校栖身。属于男半球,电老鼠代号:13967135969。有8年的动乱年代烙印,曾在杭师院中文专业虚度光阴,偶尔爬格子爬出5万余字。认识我,您将终身遗憾;不认识我,您将遗憾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