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教学研究/写作指导 - 正文

作文新题演练及精评

[TEMP]
来源: 2002-6-12 19:49:33
[题目一]
   我喜欢的一首诗
[例文]
我喜欢的一首诗
文/戴莹
  其实我并不爱诗。在我看来,叫“诗”的东西是没法用语言写出来的。从小学到现在,我读过的叫“诗”的可以说很多,古代的、现代的、外国的,可是它们就是无法走进我的心。或者在我的心里,我向往着一首诗。那是怎样的喜欢哦!(开局就显得与众不同。跳出常规思路,立意新颖。)
  仿佛是天籁的绝响,似乎是天堂的妙音,又分明震颤着我的心灵。(过渡轻灵。两个精妙的比喻与心灵对接,天衣无缝啊!)当我第一次读到《月光曲》的时候,我为贝多芬为一对盲兄妹所带来的美好情境而感动。读那篇课文的时候,还是在小学五年级的一个晚上。我静静地读着那样绝美的文字,我有了写诗的感动。尽管我从没有写过一回诗。那一晚,正好有月亮,我站在阳台上,第一次那么忘情地看月亮。我就想,贝多芬的音乐凭什么让月亮就从大海里冉冉升起呢?难道月亮里面流淌着什么亘古永恒的东西,让心灵这么不安呢?(妙在不是直接讲诗,而是言诗歌产生的情境。这比单纯写读诗的感受,要来得高明。)
  后来我又读了《小音乐家扬科》,我又忧伤(一个“忧伤”来得好啊,它道出了诗歌的一个本质特点。)不已。是什么东西让扬科那么痴爱音乐呢?为了一把小提琴,竟让可怜的扬科被活活打死。我深深地沉浸伤感的情绪里。那时我真的想为扬科写点什么。可是我竟不能。我只是想哼哼,用刀郎《2002年的那一场雪》的苍凉,才能表达我那时的心情。尽管那时刀郎的这首歌还没有出来。但我现在一想起扬科临死前那段文字描述,我就觉无比的悲凉。(诗歌诗歌,诗就是用来唱的嘛。)
  还是在五年级光景,我读了《凡卡》。那时还是在老师没有上到这课的时候,我提前看了这篇课文。怎么会有如此让心动的文字呢?以至到现在我的眼前还极容易浮现凡卡伏案写信的画面,还有他对相依为命的爷爷一起去砍圣诞树的情景,那个跑前跑后的小狗泥鳅,又是那么让我伤感不已。那时我就想轻轻地哼唱。无主题地哼唱。(由“忧伤”到“伤感”,意思又推进了一层。)
  在我看来诗应该是用来唱的。它不在乎歌词是否漂亮,只是一种心中动荡的忧伤。(妙哉,“动荡的忧伤”!)我喜欢这样的情境,一种压抑得让人要流泪的伤感。那是我就想哼哼。歌词大意是——
  没有人知道
  我心中的忧伤
  远方的人啊
  我在为你轻唱
  (这四句出来得及时,好让读者有个具体的触摸与比照。)
  其实,我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像样的词,只是长长的叹息与连绵不绝的哼哼。那一刻,不断重复的哼哼就是我心中的歌啊!我又怎能把它们写下来呢?就像上面那四句,只是一个直白的句子。又岂能道出那一刻我心中的万种情?(“否定”得好,照应诗歌不可言传的主题。)
  我喜欢的一首诗,藏在心里。只能哼哼而已。(看似轻松之句,却道出一个真谛。)
【简评】
  这是一个既容易又难写的题目。容易是因为我们大多数都可以有“诗”可写,我们可以很轻松地从学过的众多诗歌中拿来一首进行一番评“头”评“足”,但是这样又极容易落入俗套。要知道,凭大家对诗歌的识见,一般是很难超过阅卷老师的经验水平的,弄不好就会给阅卷老师留下一个见解平庸的印象,这也就构成了它难写的原因所在。因此,如何在构思立意上别出心裁,就成了获取亮点的关键。而本文在这一点做得非常完美。作者并没有按照常规思路去写读一首诗的“感受”,而是独辟蹊径,让自己喜欢的诗“隐伏”起来,从一开始就给读者造成“不一般”的感觉。然后列举了小学所学的三篇感人至深的课文,细致地描画了自己阅读时心灵的“动荡”。这种阅读时的“忧伤”与“感伤”,正是诗歌所必备的要素,也是诗歌萌动的前奏。妙就妙在作者很好地将这两种“感受”乳化在一起,既有抽象的阐释,又有生动的图说,让读者在领悟诗歌真谛的同时,又得到了一次对诗歌具体而真切的“触摸”与共鸣。尤其是对“诗”与“歌”的精确把握,用一个反复出现的词语“哼哼”来串联,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语言智慧的体现。实际上,正是这种“吞吐”滑动于唇齿之间的吟哦,才构成了一首好诗的条件。所以作者这种对诗歌的理解,虽然具有一种“象征”意义,但却真正道出了一首诗歌令人喜欢的原因——必须活在人们的口耳之际。
[题目二]
   读点……
   提示:题目的横线处填写一个文化名人,如:孔子、雨果、霍金、余秋雨等等。
[例文]
读点鲁迅
文/金成元
  好像什么时候听老师讲过,说鲁迅先生曾说过,“我的文章不到三十岁是读不懂的。”(引用鲁迅的话,为“我”后面的研究做了铺垫。)我当时就晕乎,那我们小小年纪就读先生的文章干什么?老师怕我们犯糊涂,就跟我们玩深沉:“鲁迅先生的话,主要是说他的文章很深刻,非一般人所能读懂也。现在有我给你们指点,那还能不懂?”我们当时就被老师的调侃逗乐了。(一“晕乎”,一“糊涂”,被“调侃”一调和,使文章多了一份智趣。)
  记得那时正在上《藤野先生》一课。我就是弄不明白鲁迅先生为什么似乎一直对日本人很友好。(转得好。看似幼稚,实际上蕴涵着阅读中宝贵的质疑精神。)老师说,鲁迅最后生病也请日本医生给看病。我当时就犯迷糊,他就不怕日本医生谋害他么?后来又在一本书上看到鲁迅先生同一个叫内山的日本人关系很铁。又听说他的弟弟周作人不“作人”,居然成了汉奸,为日本人做事。(天真中蕴藏着情感倾向,也为文章继续“说”下去找到了由头。)当知道这些事情后,我就挺着急的,想在鲁迅先生的文章里找一点说日本人“坏话”的东西。
  在我看来,鲁迅先生应该对日本觊觎中国、企图侵略中国的野心有个清醒的认识啊。为什么还那么“臭”美这个藤野,还称他为先生啊?(语言俏皮。)
  当然这些问题很快被老师破解了。(突然来个“转折”,使文章显得有波折而不平板。)他说日本人也有许多像藤野先生那样对中国人民很友好的。况且鲁迅是1936年去世的,那时候日本还没有正式侵略中国呢。(再起波折。使论说像浪涛一样,层层推进。)但我还是觉得不满意。毕竟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可是由来已久的呀。鲁迅先生能连甲午海战这样大的战事都不了解么?就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日本侵略中国的图谋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呀!那么鲁迅为什么在文章中一直没有反日的言论呢?反而向来对日本人流露出友好信赖的态度呢?这实在令人费解。
  可我读的鲁迅的文章很有限呀,《社戏》与日本不沾边,《故乡》也似乎与日本无关,《孔乙己》更无日本关联。其它呢,我就不得而知了。后来我就问语文老师,“鲁迅是否有写日本不好的文章啊?”老师支吾了半天,最后说他去查查看。后来我问过他几回,他都搪塞了过去。我也就断了再问的念头了。(似乎陷入了死胡同。)
  后来我干脆自己想,做了许多种假设。(好一个“干脆”!读书的最高境界终于出来了。)鲁迅早年留学日本,以他的智慧,不会对日本的“心思”没有思考的。那时日本的强大和对中国的侵略野心是有目共睹的。之所以从鲁迅的文章中找不到反日的言论,是因为鲁迅先生年青时留学日本,产生了“日本情结”,(妙哉,“情结”!)就像徐志摩怀念剑桥一样,异国他乡纯美的“风景”遮去了“八国联军”曾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当然一事归一事,鲁迅先生所处的那个时代,中日关系总体来说还比较平静。加之鲁迅先生主要精力放在反封建和揭露国民劣根性上,所以对日本的野心勃勃没有进行深入的洞察。而他与少数日本友人所保持的长期的密切关系,也转移了他对日本军国主义野心膨胀的警惕视线。我觉得这是鲁迅文章中没有明显的反日言论的原因所在。(有这四点有就不容易了。)遗憾的是,我没有办法读到更多的关于鲁迅的资料,只能发发这种幼稚的言论。这也使我萌发了想进一步研究(“研究”一词一下子提升了“读”的境界,既照应了题目,又升华了主旨)鲁迅的愿望。
【简评】
  这是一篇很有个性味道的作文。就阅卷情况来看,写这个题目的几乎清一色朝着阅读“收获”的路子上构思,不是思想上的启迪,就是精神上的熏陶,大多脱离不了这种思考套路。这样写的风险是,如果选手在语言表达上没有上乘的功夫,就很难使自己的作文“靓”起来。而在见解上要想有所突破几乎等于零。因为相当多的选手所陈述的观点,差不多都是老师在课堂上讲述的,好多年来没有什么变化的老套套。这就很难让阅卷教师眼睛“亮”起来。构成本文与众不同的“味道”,就在于作者打破常规思维,独辟蹊径,从一个看起来十分“低级”问题入手,使“读”鲁迅变得“感性”起来,不再是平面的“收获”摆列。这个问题切口小,但是却充满着张力。因为中国人普遍的“抗日”情绪与鲁迅的“亲日”似乎构成了一对矛盾。这使得文章的观点变得“迷糊”起来,给读者造成了阅读的悬念。文章就在这种矛盾交织中忽而明朗,忽而昏暗,具备了“文似看山不喜平”所考究的“不平”的效果。难能可贵的是,随着言说的推展,作者对鲁迅先生的“探究”也在逐渐深入。终于在一次次“柳暗花明”与“峰回路转”中“掘”出了自己的四点“成果”。尽管这些观点有待“证实”,但是这种层层推演、一路追问的“结构”方式,就像吃甘蔗一样,越往“跟”部嚼味道越甜,使得“味道”浓在最后,给读者一种豁然洞开的感觉。行文中既有学过的鲁迅文章列举,又有丰富的历史材料引述,显示了小作者对知识的活学活用,也使得行文有滋有味,充满着“不定”与“变数”。文章线索清晰、饱壮;语言清爽、活泼;观点独特,富有新意。实在是一篇不可多得的竞赛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