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阅读欣赏/趣味语文 - 正文

《祝福》片断(课本剧)

[TEMP]
来源: 2001-12-12 20:52:10
大年夜:祥林嫂的自白
虎翔
爆竹声声,寂静的夜空中腾起团团烟雾,伴随着响彻云霄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人死后有灵魂吗?”我在心里一次又一次地问着自己。可是没有人能够明确地告诉我,就连最有学问的人也不能。难道真的要我死后我才能知道吗?可我真的很怕呀!我怕的并不是像柳妈说的那样被阎罗王锯成两半,而是担心死后再也不能回忆,再也不能到阿毛的坟前去看他,想着他在我怀里撒娇的样子,喊我“妈妈”的样子了。
鲁镇仍是一派喜庆的样子。孩子们欢天喜地跳着笑着,不时从他们手中飞出团团火光,接着便有一团团的烟雾散开来,华丽而又凄美。“如果阿毛还在,现在一定和他们一样大了。”一想到阿毛,我心中就感到一阵阵钻心的痛。“我真是太傻了怎么就没想到春天也会有狼呢?”我心里一边埋怨着自己,一面躲过鲁镇街上人们不屑的面孔向村头的河边走去。因为这种快乐并不属我,只属于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们和有钱的大户人家。我逃一般地离开街上跑到河边。看着水中映出的自己,还是我吗?苍白的头发下是一张干涸而又满是皱纹的脸,一张全是泪水的脸,一张全是衰伤的脸,在苍茫的夜色中显得是如此的恐怖。
寒风四起,天上开始纷纷扬扬地飘起雪花来。漫天的大雪在狂风中肆虐, 不停地扬起我的头发和衣角。寒风`雪花一起向我的面庞扑来。我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不是寒冷,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无以名状的累。是的,我对这个世界己经彻底厌倦了,我讨厌这个世界,我仇视这个世界。可是以前,我年轻的时候,我是多么热爱这个世界啊!可是自从我成为祥林嫂那一刻起,我便一直遭受到命运无穷无尽的折磨。难道我是一个坏女人吗?不,这诀不可能,因为我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连一只小动物也没有。难道怪我有两个丈夫吗?可这并不是我所愿意的呀!我抗争过,挣扎过,可我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吗?
我真的太累了,跌倒在河岸上,一点也不想动弹,任凭风雪和饥饿侵蚀着我的生命。我躺在雪地中,一点也不觉得冷,只是看着漫天的风雪不停地飞舞着,渐渐汇聚成了阿毛的面孔,还是那张乖巧得让人心痛的小脸。他在空中不停地叫我,“妈妈,妈妈,妈妈……”。接着便跳出一只狼来,扑向阿毛。转眼之间,什么都消失了。只有那让人心碎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妈妈,快来救我,我好怕啊!……
孩子,你等着,妈妈这就来救你。即使让我千刀万剐,上刀山下油锅,我也要来救你。
阿毛,我的孩子,等着!妈妈这就来救你。
《祝福》课本剧
时间:祥林嫂第二次到鲁镇
  人物:鲁四老爷、四婶、祥林嫂、阿新、柳妈、丫鬟阿香
  场景:鲁四老爷大厅。正中间上挂朱拓的大“福”,两边对联“意志详明德行坚定,事理通达心气和平”。下放一张桌子,摆放着祭祀贡品,两边椅子对称摆放。
  [柳妈、阿香在擦桌子、扫尘,祥林嫂无事可做,呆站在一旁。
  祥林嫂:(叹息)唉——,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冬天有狼,我让阿毛到门槛上剥豆,他就去了,他是那么听话。可是当我找到他时,他肚里的五脏都给吃空了,可怜他……
  [抚摩着阿毛穿过的小鞋]
  柳妈:(不耐烦)祥林嫂,你又来了。
  柳妈:(好奇地)我问你,你后来怎么竟依了那个贺老六了呢?
  祥林嫂:我么?(难为情地)
  柳妈: 你呀,我想:这回是你自己愿意了吧,不然 ……。
  (柳妈盯住祥林嫂,气氛很紧张)
  祥林嫂:呃……呃,他力气大着呢!
  柳妈:(很诡秘)祥林嫂,你实在不合算,你再强一点,干脆在成亲那天一头撞死好了。现在啊……
  祥林嫂:(紧张地追过去)现在?现在怎么样?
  (阿香凑过来)
  柳妈: 你想想,你嫁了两个男人,他们又都死了,你这不是丧夫命吗?
  祥林嫂:(沮丧)啊……
  阿香: 啊,真是这样的吗?
  柳妈: (神秘地)还有呢,你将来到阴司去,那两个鬼男人还要争,你给了谁好啊?阎罗大王只好把你锯开两半,分给他们,我想,这真是……
  阿香:(恐惧地)柳妈,不要说了,太可怕了!
  祥林嫂:(惊恐状)那可怎么办? 怎么办?
  (伤心地哭着,把小鞋紧紧地揣在怀里)
  柳妈: 哭也没有用。祥林嫂,我看,你还是到土地庙去捐一条门槛,当作你的替身,给千人踏,万人跨,赎了这一世的罪名,免得死了去受苦。
  阿香: 可是,捐门槛要不少钱呢?
  祥林嫂:(急切地)钱!要多少?
  柳妈:最少也得一年的工钱啊,你现在把钱存起来,一年后捐了门槛,就可以免受罪。
  祥林嫂:(迫切地)不,我现在就去。
  阿香:(着急地)哎, 祥林嫂……
  (柳妈上前拉住阿香。)
  [鲁四老爷和四婶一起上。
  四婶:老爷,你这身衣裳做得挺合身的,穿起来精神得很。
  四爷:当然,祈福的事情可马虎不得。况且,今年的祭祀可不比往常,总得做得体面一些。
  四嫂:我已经吩咐过了。
  四爷:阿新呢,怎么还不出来。
  四婶:可能还在书房看书呢,阿新……阿新……
  新:来了!(恭敬地)四叔,四婶。
  四爷:(略带宽慰)这就对了,没事多看看圣贤书,做人才会通明达礼。好好一个年轻人,读什么洋学堂。还是正正经经地读好祖宗的书吧。
  新:可……四叔,在洋学堂也可以好好读书啊!
  四婶:好啦,时辰快到了。快进屋吧。
  四爷:阿新,那些新党就是因为洋书读得多了,才掉的脑袋,你还要学!
  [祥林嫂神色喜悦地上
  四爷:(现出不满的神色)祥林嫂,祭祀的时候,你还乱跑什么?
  祥林嫂:没,没有啊,老爷!
  四爷:还不去干你的活!
  祥林嫂:是,老爷。
  (祥林嫂抬头,看见阿香她们正摆弄祭坛,走过去正准备帮忙)
  四爷:放下,谁让你碰的!(气愤)
  (祥林嫂和阿香都吓了一条,把跪垫掉在地上)
  四婶:(快步冲上前,慌张地)祥林嫂,你走吧!走吧!我来摆。
  四爷:可恶。阿香,快把这伤风败俗的谬种带出去。
  (祥林嫂像炮烙似的,脸色变得灰黑,失神的站着。)
  (阿香上前拉祥林嫂,阿新想扶祥林嫂一把,但被鲁四老爷拦住了)
  祥林嫂:(喃喃地)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呢?
  我可是捐了门槛的,十吊钱呀,足足一年的工钱啊!不是说捐了就好了吗?(转身质问柳妈)
  四爷:阿香,还不快把这不干不净的东西带出去,别叫她把祖宗的东西搞得不干不净!
  祥林嫂:不……不……为什么……
  祥林嫂:(挣脱阿香的手)老爷、太太,我真是捐了门槛的,真的!我已经赎过罪了……(伤心欲绝)
  四爷: (厌恶地)你的罪啊,下辈子也赎不完,快走,快走……
  (新赶紧走过去把祥林嫂拉到屋外。)
  四爷: 快把东西弄干净,不干不净,祖宗怎么会吃呢?
  四婶: 祥林嫂怎么会这样了?倒不如那时不留她!
  四爷: 这种人伤风败俗的,以后是不可再用的了。
  四婶: 唉……(摇头)
  新: (和蔼地)祥林嫂,你回房休息吧。你在这,四叔不高兴。
  祥林嫂:(拉住新)侄少爷,你读过书,你给我说说,一个人死了以后,还有没有灵魂;死掉的一家人,都能见面吗?
  新: (很惶然,迟疑地)这个……也许有吧,你想见……
  祥林嫂:(伤心地)我想我的阿毛,可怜的阿毛……(哭泣)
  新: 可是,还有…… (屋内喊:阿新--!)
  新: 四叔叫我了,我……你先回屋歇着吧!(边走边回望)
  祥林嫂:不,不,不要……阿毛……(踉踉跄跄地退下场)
  画外音(阎王爷要把你锯开两边……你的罪啊,下一辈也赎不完……伤风败俗的谬种……可恶、可恶、可恶……)鞭炮声、祝福声由强渐弱。在漫天飞雪中,祥林嫂拄着拐杖,提着个破篮子,衣衫褴褛、跌跌撞撞地出。
  祥林嫂: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魂灵(倒下)……告诉我,到底有没有魂——灵——
  (幕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