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教学研究/写作素材 - 正文

写作素材专辑(69)

[TEMP]
来源: 2002-8-29 10:26:05
1、毛毛虫
  科学家法伯做过一个有趣的实验:他采用首尾相接的方式在一个花盆的边沿放上一整圈的毛毛虫,而后,他又在距离花盆不到六英尺的地方撒满了毛毛虫最爱吃的鲜嫩松针。当他让其中的一个毛毛虫动起来的时候,其他的毛毛虫也都跟着动起来。然而,所有的毛毛虫从一开始就只做着圆周运动。它们就这样一直不停地做着,直到七天七夜后,毛毛虫全都因为饥饿和劳累而死。在此期间,没有任何一只毛毛虫能够爬出这毫无意义的怪圈吃到那些松针。
  2、炮兵
  某位年轻的团长为了熟悉他的部队,经常到基层视察。很多基层部队就用大炮射击表演的方式来欢迎这位团长。看得多了,这位团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每一次他总发现有一名士兵一动不动、自始至终地站在大炮旁边。团长以前不是炮兵,他不明白个中的原由,就问那些军官。军官们回答说教科书上历来都是这么规定的。团长带着这个让他不满意的答案到图书馆去查阅了大量的资料,终于,解开了这个谜团:从前,大炮都用马车拉着前进,到了战场上,大炮完成一次射击,后坐力会令大炮的位置发生改变,这名士兵的作用就是要向前拉一下马的缰绳,使大炮重新复位,以免影响射击的准确度。现在,大炮完全改成了机械化操作,已经根本不需要士兵站在一边了。可是,由于教科书长久以来没及时适应时代的需要而做出相应的修改,结果就出现了一直都有一名士兵站在大炮边的滑稽现象。
  3、孔雀开屏
  接到杭州小诗人赵晨自制的一张卡片。
  他以红黄二色彩纸,绘制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孔雀,黏在内页。当我翻开卡片时,那只孔雀也盈盈地开展它灿烂已极的尾屏,撑成一个漂亮的半圆形。
  卡片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一行字:
  “文如孔雀开屏”。  啊,真是美丽绝顶的意象。
  实际上,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是一只孔雀,很努力很努力的把我们的成就化成一尾的璀璨,然后,很快乐很快乐地在他人面前尽情地把尾屏张开来、张开来。
  在寒窗苦读的日子里,每一页书,总夹着双亲殷切期盼的脸。拿到了成绩册,倘若里面有骄人的成绩,首先想到的,便是双亲脸上圆圆满满的笑。飞扑家门,连鞋子都来不及脱,“哗”地一声,便骄傲地把晶光闪烁的尾屏在双亲面前毫无保留的张了开来。
  成长、成家以后,出尽全力把自己头顶的那爿天空开拓得更辽阔更亮丽、把尾屏妆点得更绚烂更华丽;然后,徐徐开展,给白发苍苍的双亲看,给鹣鲽情深的伴侣看,也给彼此尊重、欣赏与了解的亲朋戚友看。
  孔雀开屏,绝对不是为了自我炫耀。
  有心人倘若站在旁边看那撑得圆圆、张得大大的尾屏,便会发现:尾屏上除了五色纷呈的璀璨以外,还有长期耕耘的汗,奋苦挣扎的泪,努力不懈的执著、自我鞭挞的刻苦;还有,最最重要的;爱。
  我们为所有我们所爱的,还有,爱我们的人奋斗、开屏。
  4、猴事
  童年时,逛植物园是生活里了不得的大事。爱的不是那怡神养目的嫣红姹紫,而是那古灵精怪的猴子。一包花生、一串香蕉,便可以逗弄一个早上。猴子被宠坏了,态度渐渐嚣张,抢夺食物、抓伤游客。终于,被大力扫荡,自此绝迹。
  瞧,得意时不懂自敛,风光时不知自重,把权势使尽用光,最后总不可避免地以悲剧收场。
  年龄稍大而再见猴子,是在马戏团。这些猴子,穿红戴绿,搔首弄姿,出售可怜的尊严来乞讨观众哄堂的笑声。看着看着,突然强烈地感觉到:那骑在马背上猛抛媚眼,扭着腰肢频送飞吻,戴着帽子打躬作揖的,已不是猴子,而是行尸走肉般的傀儡。
  嘿,埋没自己本性而纯然按照他人意志来过活者,纵使物质生活再富裕,恒远只是他人眼中的小丑而已。
  年龄再长而与少年时代挥手道别后,背起行囊出国旅行。在甫美洲的亚马孙丛林,惊见猴子的另一种命运。我住在亚马孙河旁一所简陋的茅屋里,有瘦瘦的猴子拴在细细的木柱旁。一双猴眼,恹恹的,没神没气;一对肩膀,垂垂的,无精打采。猴子天生的机灵和敏捷,全无。它好似已知道自己命运不济了。傍晚,一阵挣扎,几声惨叫,一切又归于沉寂。不久,炊烟生;香气溢,柱子旁的猴子,化成了锅里热气腾腾的猴肉。
  唉,行走于江湖而不练武功,活动于丛林而不避陷阱,让别人就手擒来而变为砧板上的肥肉,是咎由自取。
  时值猴年,顺手拈来几则小故事,借以自勉、他勉。
  5、年糕
  新年食品当中,独爱年糕。
  圆滚滚、甜滋滋、滑溜溜、亮晃晃,一看到它,心中便自然而然地生出喜庆之意、圆满之感。
  小时候,曾有一段时间寄居在祖母的家。每年岁暮,喧喧攘攘地准备过年的当儿,我最爱的,便是看祖母做年糕。
  尽管市面上有现成的糯米粉出售,可是,祖母担心那些糯米粉掺进别的杂质,所以,每年总买大包大包的糯米回来,自己磨。一面慢慢地转着那古老质朴的小石磨,一面脸带虔诚地喃喃细语:
  “年糕年糕年年高。”
  把愿望寄托在传统食品里的这种美丽的情愫,深深地触动着我的心。 磨好了的糯米粉,像白雪一样,高高地堆着。祖母在糯米粉中加入水、加入椰糖,搅匀;然后,在圆型的铁罐里妥妥帖帖地铺上剪成圆形的香蕉叶,小心翼翼地倒入拌好了的糯米粉,再把铁罐一只一只地搁在炭炉上面的蒸笼里,蒸上几个小时。 蒸好的年糕,软滑如水,不黏牙、不滞齿,切片而食,幽香绕去,那股适口的甜味,晃荡晃荡的白喉头轻飘飘的流进了胃囊里,通体舒畅。
  别人做年糕,做不出同样的水准,登门讨教,祖母在倾囊相授之余,总会加上这几句话:
  “磨粉的时候,心一定要诚。年糕小气,你不诚心,便做不成它。” 祖母已去世多年了,然而,每逢新年吃年糕时,脑海里总会浮现祖母磨粉时那一张虔诚已极的脸,而这些年来,“你不诚心,便做不成它”这两句话,也成了我的处世哲学。
  6、九个小时
  每年端午节来临,便巴巴地等着享用婆婆包裹的粽子。
  知道我爱吃,婆婆总千方百计的托人从怡保把粽子捎来给我。每每接过那一大串沉甸甸的粽子,我觉得我的心也是沉甸甸的,满满的都是温暖的爱。
  剥开绿色的粽叶,展现在眼前那长方形的粽子,好似一个精美绝伦的艺术品。粽子里的猪肉润腴柔嫩,栗子人口即化,而虾米、鱿鱼、冬菇的香,全都深深地钻进了糯米里,尝过者莫不交口赞誉。然而,我觉得婆婆的粽子令人齿颊留香的,是那别具风味的糯米:粒粒分明,晶莹剔透,看似结实,人口轻软如风。这种特质,全得归功于她独特的制作方式。他人包粽子,为求便利,通常都将糯米浸上一段时间以求缩短炊煮的时间;婆婆可不,她认为糯米不浸水,煮熟后才能具有“外韧内软”的特质。
  年轻时,精力旺盛的婆婆一口气往往可以包上百多个粽子,由洗粽叶晒粽叶、切佐料腌佐料、裹粽子蒸粽子、守炭火添炭火,都是她一个人独力支撑。最苦的是:没有浸水的糯米很难熟,必须连续不断的煮上九小时,少了一时半刻都不行。所以,包粽子是家里的一桩大事,端午节一来,家里“百业俱废”,独飘粽香。
  今年,婆婆迈入八十岁大关了,依然坚持自包粽子。我劝她:
  “糯米先浸浸水,蒸个三、四小时便熟了,不必那么辛苦。”
  “浸水?怎行!”婆婆不假思索地应道:“浸过了水,糯米会走形、走味的。”。
  目不识丁的婆婆,在包粽子这一码事上,坚守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大原则。她不休不眠,蹲在炭火前,加炭、扇风,苦苦的守上九个小时。等粽子独特浓郁的香味从锅子里飘出来,她皱纹满布的脸,才绽放出满足的笑。
  实际上,人世间任何臻于圆满的艺术,也都容不得偷工减料。
  7、真情难装
  那天晚上,在一档收视率很高的娱乐节目中,我看到一个很耐人寻味的游戏。
  游戏的主角是一位男孩和4位女孩,4位女孩中有一位是男孩的女友。当然事先大家都不知道是哪一位,这就要求参加节目的嘉宾通过游戏中男孩和女孩们的言行、神态和表演作出判断。
  这个游戏难就难在男孩和女孩们都是学表演的,在舞台上的表现都很自然,看不出什么破绽。譬如:让女孩们讲述与男孩的恋爱经历,每位女孩都讲得那么温馨动人,俨然是亲身经历;回答嘉宾的提问,每位女孩都显得从容不迫,滴水不漏;让男孩和女孩们分别配对表演恋人之间表达亲昵的动作,每对都近乎情投意合,难断真伪。
  游戏着实难坏了嘉宾们。结果,揭晓答案时,嘉宾中只有一位著名男演员猜对了。主持人问他理由,他说,其实4位女孩的表演都很成功,但他并没有选择表演得最好的那位女孩。他注意到,只有一位女孩在男孩与其他女孩表演亲昵动作时,显得不由自主地有些着急,甚至差点掉泪,这证明她与男孩是有真感情的,所以他选择了这位女孩。
  回答确实精彩又独到。的确,在生活中,有些事情可以像演戏那样装得难辨真伪,但有些事情———比如人与人之间的真情,是永远无法伪装的。
  8、破窗户
  将两辆外形完全相同的汽车停放在相同的环境里,其中一辆车的引擎盖和车窗都是打开的,另一辆则封闭如常,原样保持不动。
  打开的那辆车在3天之内就被人破坏得面目全非,而另一辆车则完好无损。这时候,实验人员在剩下的这辆车的窗户上打了一个洞,只一天工夫,车上所有的窗户都被人打破,内部的东西也全部丢失。
  这就是著名的“破窗户理论”。其结论可以归结为:既然是坏的东西,让它更破一些也无妨。对于完美的东西,大家都会不由自主地维护它,舍不得破坏;而对于残缺的东西,大家就会去加大其损坏程度。这与道德似乎没有多大关联。人们也曾经用这理论在一座城市里做过类似的实验。
  在一条街道上,先是扔了一些生活垃圾。没过几天,这条街道就被铺天盖地的垃圾覆盖,碎纸和塑料袋乱飞。同时,人们把另一条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并维护了好几天。这之后,每当街上出现脏物时,总会有人自动把它扔进垃圾箱;如果碰到外人往地上乱扔垃圾,还会有人制止。
  既然这是人类的一种心理惯性,我们就有必要把它引用到自己的生活中来:让自己的人生干干净净,不要在上面乱扔垃圾,更不要轻易打破你生活中的任何一扇窗户。
  9、诉苦
  阿兰病了,住进医院。老同学阿香去看她,见她一脸的“旧社会”,憔悴不堪,而阿香则精神焕发,看上去比她年轻十岁。
  阿兰拉着阿香的手说:香姐,我的命真苦,小的时候只能喝稀粥,看着别人吃大米饭;长大了吃上了大米饭,可别人却天天吃饺子;当我吃上饺子的时候,人家顿顿大鱼大肉;现在有鱼有肉了,而别人是小汽车,小别墅,这都没法儿比,我的命总是这么苦!你看你,多幸福,还那么年轻漂亮,还有一个好老公。
  阿香说,其实我们的生活经历差不多,只是我想得开:喝粥的时候,想到不再“瓜菜代”了;有了大米饭,那不比粥强多了?有了饺子吃,那就是天天过年。如今顿顿有鱼有肉,还想换个口味,弄点儿窝窝头、棒子面粥喝。这日子回过头去看,是一步一个台阶。生活是美好的,值得珍惜,干嘛自个儿找苦呢?同样的生活,你痛苦了一辈子,我快乐了一生。人生就是几十年,看你怎么个活法儿。
  阿兰从病床上跳下来,拉着阿香要出院。
  10、如蚕人生
  女儿买回几条蚕儿,一片桑叶上,蠢蠢蠕动如蚂蚁。城里没有桑树,女儿日日从校门口买了桑叶洗净放在冰箱里。我从此除了读书、作文、养女儿、养猫咪,兼养蚕儿。
  小蚕儿长得很快,一天一个样儿。几天后便有半寸长,变为灰白色。撒上桑叶,立即峰拥而至,昂起头,沿桑叶边缘,一缕一缕大吞大咽,“蚕食”一语委实准确到极处。
  蚕儿吃着,不断地排出绿色的颗粒状粪便,曾见有人用来装枕头,说是清火明目,不知中药里是如何雅称。蚕儿渐渐长大,终于有我的手指粗细,背上开始透亮,在盒里寻个角落,头一摇一摆,开始吐丝。
  小时候听人讲,蚕儿在哪儿便吐成哪种形状的丝。在纸板上,则结成绵纸般薄薄的一层,家乡人在里面夹花样子、鞋样子,永不招虫蚀。还有人放在砚台里,柔软又吸水,文人好润笔,孙犁先生在文章里曾如此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