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教学研究/写作素材 - 正文

写作素材专辑(87)

[TEMP]
来源: 2002-9-2 18:46:57
1、姓趣
  某“个私”小老板,姓韦。其人脑子不乏小聪明,每当介绍自家的姓,因“人”制宜。在党政干部面前,说“韦国清”的“韦”;在港台商人面前,说“韦陀菩萨”的“韦”;在红男绿女面前,说“韦小宝”的“韦”;在狐朋狗友面前,说“伟哥”的“伟”去掉单人旁。
  2、惩罚微笑
  日前,读到这样一个故事:内地一位颇有名气的企业家到香港办事,他住的地方离停车场要经过一段“S”形草地。一天,因出门晚了,他便走直线从草地越栏杆上车。一位年轻的香港警察发现后,即走了过来,很有礼貌地撕了张处罚280元港币的罚单。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会是“事儿”的他,见状愣住了,罚款对他来说是小事,只是觉得有点太丢面子,心理接受不了。
  可这是在香港,没有办法,他只好向警察“认错、赔不是、作解释”且保证“下不为例”后,便收起罚单开车走了。谁知,一周后却收到了法院的传票。早已把此事置于脑后且认为问题已经解决的他,感到莫名其妙。询问律师方知,“按香港法律,一个星期不到指定地点交罚款,法院传唤你;再不理睬,就要拘捕你。”听此,他像在内地一样,遂请求律师帮忙“疏通一下”。可律师告诉他:“我不会去疏通,最好的办法,就是老老实实认错受罚。”他没辙,开庭那天面带微笑老实认错。岂料,一看罚单多了一倍,感到不解。法官解释说:“违反了法规,自己也承认,可见法官就笑,这本身就是藐视法庭,所以加重处罚”。听后,他无言以对,备受震动。
  3、“秋风”岂可再打
  话从“打秋风”说起,溯起源来,都说它是粤语,但出处不详;至少明清时,它就在小说、戏曲中频现,赣人汤显祖、晋人罗贯中、皖人吴敬梓都曾涉笔成趣地用过它。可见,此俗倒是南北皆宜。若据明人陆啸云《世事通考》所释,这“打秋风”,实为“打秋丰”,意谓“因人丰富而抽索之”,故而也叫“打抽丰”。古往今来的“打秋风”,名目不一,方式繁多,遇到张二江之流,可以弄本《打秋风学》出来;若要究其动机心态,却实出一辙:不外是看人富了眼红,咬上一口解馋而已。
  嫉富如仇的时代,毕竟已经过去,先富的地方有了,先富的人也有了;但贫富差距尚大,让人心里不平的事反倒更多。前些时候,美国的《福布斯》杂志弄了个中国富翁排行榜,家财超过七亿元的豪富已经逾百。这些上榜富翁,无疑要面对无数双通红的眼睛,自然要怪《福布斯》多事;古圣人就知道“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可老外又怎么会懂?
  在一个“打秋风”情结固化成基因的地方,讲究的是知荣守辱,忌讳的是逞能显富,明明可以挺起身子做人,却得四肢落地装装龟孙子。汉代的萧何,捐了全部家财作军资,赢得无数佳誉;但他知道见好就收,不仅不再捐,还强买民田,自污以弥祸。原来,好也得有度,再往前一步,就什么都不是。牛群似乎不懂事,捐出所有身外之物,惹来蝇嗡不已的物议。全不如人家比尔·盖茨,给每个儿子仅留区区100万美金,做了全球最大的慈善家,却什么事都没有。难怪章子怡将自筹的10万元送给40多名贫困学生,却嘘声四起,说这点钱对她来说微不足道;更难怪足球运动员申思在婚礼上,认领了2名困难儿童,要提供他们读完大学的学费,却被人指责,说他结婚花费100万元,真有善心,何不多捐?捐多了不行,捐少了更不行,敢情,有钱只能好好掖着。这不岂正是“打”不到“秋风”的红眼逻辑在作怪?
  年前,看到一则来自温州的消息,说专家在调查、剖析温州财富现象时发现,家财已逾8亿元的温州老板南存辉,在温州人的眼里,和雷锋、张艺谋一样,属于被崇拜的偶像。可以羡富学富,如此才能追富致富;切不可妒富仇富,更不可碍富毁富,别忘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就是共同富裕。从这个角度看,温州人的心态,才是国人应有的健康心态。十六大提出要“规范分配秩序”和“完善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制度”,但真要让惯“打秋风”者从此心不再酸、眼不再红、嘴不再贫、手不再痒,除了合理的政策和完善的法治,还得有良好的舆论,这得拜托媒体了。
  4、上帝的大姆指与孩子的泥巴
  有一则关于上帝的轶闻,说一个不懂事的小天使,缠着上帝要玩具,实在缠不过了,上帝伸出大拇指说:“给。”小天使真的攥住上帝的大拇指,有滋有味地吮起来。孩子能从大拇指中吮出什么?好玩而已。但看《圣经》,上帝创造万物,却没有创造玩具;看《论语》,孔子讲五经六艺,也没有讲到玩。当然,圣人不讲,不等于凡人不玩。单说玩泥巴,就玩出许多纠葛来。女娲不是凡人,抟土造了人,似乎神圣得很,其实,抟土就是玩泥巴。女娲因此倒应算作玩具之祖。可到信史时代,同样玩泥巴,玩出来的叫“俑”,竟被孔夫子咒成要断子绝孙。虽然从此以后,陪葬用的“俑”,好象少见了,但泥巴却代有玩人,显示着人类喜玩的天性难以抑制。
  有人考证了宋代称作“摩侯罗”或“磨喝乐”的小佛像与《老学庵笔记》中所说的“泥孩儿”、“磁新妇子”,都和后来农村常见的“烂泥菩萨”一样,不过是形体各异的泥巴玩具而已,并不如德国某博士所说,东亚的人形玩具始于荷兰的输入(周作人《木片集·泥孩儿》)。但中国文物虽多,属于孩子的玩具,确实少见,甚至连文字记载也不易找,这倒真是个足可玩味的历史现象。周作人曾就中外玩具观作过一个有趣的比较。在中国人看来,“作泥车瓦狗诸戏弄之具,以巧诈小儿,皆无益也(汉·王符《潜夫论》)。”玩具,当然是假的;让孩子玩假的东西,就是欺骗孩子;非徒无益,而有害之:这真是太抬举玩具了。不说西方,即在印度人看来,孩子可以为玩具争得“嗔恚啼哭”,但做父母的都知道:“此事易离耳,小大自休”(《大智度论》)。长大以后,自然不会再贪恋玩具的。这点道理,我们中国人似乎多少年都没弄明白。
  玩具成为孩子的禁物,在中国,不知经历了多少年代。但孩子时没有过的玩瘾,中国人却往往要长大以后以病态方式来补偿。古代不让孩子玩的泥俑,到了后来的大人手里,就叫文物,文物也叫古玩,天子的神器也常成了玩物;人生可以玩,叫玩世;性命可以玩,叫玩命。等而下之,自然无所不可玩。鲁迅所谓“做戏的虚无党”,就是在这片不让孩子玩的土地上滋生的。中国人信神,用泥巴塑成神像,却拿酒肉行贿,以人心度神腹,期望神也“给了好处乱办事”;许愿才毕,就把贿品拿回家自用,———纯粹玩了神一把;在皇帝跟前,三叩九拜,“皇帝万岁万万岁”,可心里总琢磨着怎么一刀抹了他,金銮宝殿自己坐。这么皇帝、鬼神一路的玩下来,弄点形式主义,玩玩权术,那不叫绝才怪。时至今日,城镇建设,可以只砌临街一面墙;“三面光”水渠,可以只抹朝路一边坎;更有甚者,为了抹出“退耕还林”的大标语,耗费巨资不说,还砍掉大片天然林木,树没了,山秃了,只剩下几字显赫的大字了(1月2日《中国青年报》),这不纯粹拿国计民生当泥巴玩吗?
  不该把好玩的事弄得沉重,更不能在当真的事上过把玩的瘾。否则,大家连该玩不该玩也弄不清楚,岂不是我们民族莫大的尴尬!
  5、神床与佛掌
  希腊神话中有个叫普洛克鲁思德斯的强盗,他有长短不同的两张床,逮了人,长的放在短床上,被他锯短;矮的放在长床上,被他拉长,煞是可怕。两张床尺度不同,逮着的人不同,适用的床也不同,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
  对不同的人与事,套用不同的尺度,并不少见。
  王同亿的名字,是和粗劣辞典连在一起的。把辞典编得那么神速、那么粗滥、那么低劣,确实创下了中国出版之最。但把王同亿拉上普洛克鲁思德斯的神床,那就是辞书出版界的不是。
  当初,万炮齐轰王同亿,用商务印书馆汉语工具书编辑室一位副主任的话说,“像‘包二奶’、‘吃软饭’、‘陪酒’这样无聊,像‘吃粪’、‘打屁’这样粗俗,像‘出局’、‘牌局’这样陈旧的词语,在这部王氏词典中比比皆是,不胜枚举,这些词语是语言事实,问题在于词典怎样取舍,以什么态度收词、释义。拿无聊当有趣,照单全收,不能不让人怀疑编纂者的动机和品位”(2001年11月2日《法制日报》)。
  时隔一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新华新词语词典》,因收入了“泡妞”、“三陪”、“包二奶”等词汇,再度引起争议。但这回主流意见是接纳而不是拒绝。用商务印书馆汉语编辑室另一位副主任的话说,这“只是希望正确引导读者,为社会现实建立一个客观、理性的认识”,“决不能因噎废食”(2002年12月7日《中国青年报》)。听来都有道理,只不知如何能圆前那年“动机与品位”之说?
  同样的“泡妞”、“陪酒”(或“三陪”)、“包二奶”,王同亿收入辞典,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商务印书馆收入自己的辞典,就什么不是也没有。想说它长了,就往短床上放;想说它短了,就往长床上放,———这希腊古神话倒有的是中国现代版。
  其实,与希腊神床比,《西游记》里的弥勒佛更神,伸出手掌,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愣打不出弥勒佛的掌心。他那什么掌?说大无限大,说小无限小,谁奈其何?古代说“法”,常以“绳”喻,所谓“绳之以法”,取其知曲直、明修短;但这“绳”到了“朕”的手里,便如神床佛掌,演绎过多少州官放火与百姓点灯的旧事。久而久之,文字可以成狱,罹难自认命苦;死罪可以开赦,逃生但因走运。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没有尺度的神床佛掌,倒成了最通用的尺度。出现“酒杯一端,政策放宽;烟酒一送,法规松动”之类的怪事,关键是政策法规有没有让人松动的余地。要加快适应进WTO后的新经济秩序、建立一个健全的法治化社会,枰要定星,尺要定度,一切神床佛掌,自当远弃。
  6、学会尊重弱者
  前年高考,武汉某考生超过录取线20多分被某高校录取。他报到后,校方见他拄双拐行走,便勒令其退学。他向校方一再申诉,能克服困难,保证不影响学习,同学们也联名上书校方支持他。但校方囿于“面子”,坚持不收回成命。省残联出面宣传《残疾人保障法》也无济于事。后经媒体多方呼吁,惊动了省领导,亲自协调才解决。类似现象,其他地方也有。
  网上有则报道:某省公开招考公务员,一位女大学生笔试面试成绩均名列前茅,后检查身体,发现乙肝,但肝功能正常,属健康带菌,毫不影响正常学习和工作。可她还是被拒之门外。她愤然发问:全国有一亿多人携带乙肝病毒,是否都该打入另册?现任公务员中的乙肝病毒携带者,是否都该清理出公务员队伍?她问得义正词严,可有谁理她呢?
  健康有缺陷者,自然属于弱者一族。对他们是该热情相助,还是该冷漠推开呢?答案应该是清楚的。遗憾的是,某些以传播文明为天职的高校和人事部门,都采取了“推”。别看他们对弱者毫不宽容,一推了之,而对强者却又宽容无边,“帮”之过度。如有些身居要职的公仆,不上课、不考试,就能拿到本科或研究生文凭,以致闹得各地不得不来个全面清理假文凭。假文凭好清理,真的“假文凭”(指正而八经学校发的)如何清理?要是校方和人事部门对强者也象对弱者那么苛刻,怎会招来“清理假文凭”的麻烦呢?
  当然,报刊上也登了一些对弱者十分宽容、尽力帮助的事例。如:
  英国人霍金,21岁患了“肌肉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导致全身瘫痪,丧失语言能力,只能用三根手指操作电脑说话。按我们评残标准,属特等残疾人。但他所在大学并未来勒令他退学,还尽力帮助他。为了方便他轮椅行动,还专门修了一段斜坡。在校方无微不至的关怀下,他成了世界名校剑桥大学的数学教授,可与爱因斯坦、牛顿比肩的科学巨人。美国第32届总统富兰克林·得兰诺·罗斯福,双腿瘫痪,离不开轮椅。他竞选州长时,有人诘问:“难道我们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代替他吗?”支持他的人反驳说:“州长不一定是一个杂技演员么!”大家还是选他当了州长,以后又选他当了总统。
  霍金是位特等残疾人,被培养成了名校教授、科学巨人,我们一位仅拄拐行走者却被勒令退学;罗斯福也是一位特等残疾人,却能破格连任四届美国总统,而我们一位健康带菌的大学生,却连当一般公务员的资格都没有!在建设社会主义文明的今天,能容忍如此差距继续下去吗?
  为什么人家对弱者能那么热诚呢?关键是他们特别尊重弱者的人格,尊重他们的自强精神,尊重他们的奉献与才干,尊重他们平等参与社会的权利,所以十分细心关怀他们,千方百计支持他们,还专门立法呵护他们。按美国的民权法律,在就业时问健康状况,是“能力缺陷歧视”,为法律所不容,这在《能力缺陷法》中有明文规定。他们尊重弱者,已不只是停留在道德层面上,而是早已上升到法治规范上了。
  在我国几千年封建专制社会的词典里,是找不到“尊重弱者”这个词语的,它只习惯于对平民弱者滥施淫威,对权势强者百般奉迎。我们今天有些地方或单位,对弱者苛刻有加,对强者宽容无度,就是自觉或不自觉地继承了这份封建“遗产”。指望他们尊重弱者,首先就要看他们今后清除封建“遗产”的自觉性如何,否则,只能是奢望。
  7、陆游的读书诗
  陆游不仅是南宋杰出的爱国诗人,还是一个学问家,在历史、训诂、书法等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这是与他一生勤奋读书、严谨治学分不开的。近读放翁《剑南诗稿》,对他大量的咏读书的诗篇颇感有兴趣,记下献于读者诸君。
  放翁有一“书巢”。他的《读书》诗云:“放翁白首归剡曲,寂寞衡门书满屋。藜羹麦饭冷不尝,要足平生五车读。……客来不怕笑书痴,终胜牙签新未触。”这“书满屋”的“屋”便是放翁自命为“书巢”的屋子。这是他58岁那一年(1182年)在山阴家居时所建造的一个“书房”。放翁有《书巢记》写道:“陆子既老且病,犹不置读书,名其室曰书巢……吾室之内,或栖于椟,或陈于前,或枕籍于床,俯仰四顾,无非书者。吾饮食起居,疾病呻吟,悲忧愤叹,未尝不与书俱。宾客不至,妻子不觌,而风雨雷雹之变,有不知也。间有意欲起,而乱书围之,如积槁枝,或至不得行,则辄自笑曰:‘此非吾所谓巢者也?’乃引客就观之。客始不能入,既入又不能出,乃亦大笑曰:‘信乎其仙巢也。’”(《渭南文集》卷十八)由此可见“书巢”藏书之富。放翁之父陆宰是当朝著名的藏书家,有书13000 余卷。放翁接过这笔文化遗产,加之自己苦心搜求,藏书当更富了。
  “爱书即欲死,人笑作书颠。”放翁爱书如痴,读书也如痴。《诗稿》中诸如《春夜读书感怀》、《夏夜读书自嘲》、《秋夜读书戏作》、《冬夜读书甚乐》之类颇多,生动地记述了诗人读书的勤苦和无限乐趣。如《秋夜读书每以二鼓尽为节》,描写诗人常读书至二鼓时分,还恋恋不忍释卷。最感人的是冬夜,窗外冰天雪地,寒风凛冽,室内诗人却一洗睡意,精神振奋。“朱黄参笔墨,照映灯花红。”读书忘掉了饥寒,至“至乐”之境。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如果只读书本,不亲身体验,得来的知识不免肤浅。放翁强调“躬行”,亲身体验,把书本与实践结合起来,去实践去做。他勉励自己“善言铭座要躬行”(《自诒》),告诫子孙“字字微言要力行”(《睡觉闻儿子读书》),指学习古人,就要学古人之高风亮节,不媚权贵,不干利禄,不污大节,坚贞自守。放翁一生磨砺志节,甚至在梦中也不忘勉励自己:“富贵夸人死即休,每轻庸子觅封侯。读书历见古人面,好义常先天下忧。”(《诗稿》卷九十五)放翁可以作我们今人的一面镜子啊。
  8、马皇后“露马脚”
  相传,朱元璋自小家境贫寒,年轻时与一位也是平民出身的马姑娘结了婚。这位马姑娘长着一双未经缠过的“天足”。这在当时是一大忌讳。朱元璋当了皇帝以后,仍念马氏辅佐有功,将她封为明朝的第一位皇后。但是,“龙恩”虽重,而深居后宫的马氏却为脚大而深感不安,在人前从来不敢将脚伸出裙外。
  一天,马氏忽然游兴大发,乘坐大轿走上金陵的街头。有些大胆者悄悄瞧上两眼,正巧一阵大风将轿帘掀起一角,马氏搁在踏板上的两只大脚赫然入目。于是一传十,十传百,顿时轰动了整个金陵城。从此,“露马脚”一词也随之流传于后世了。
  9、“子唱父随”,反拙为巧
  所谓“临危上阵父子兵”,张学良急中生智出奇招,张作霖心领神会自圆其说,父子巧妙配合“扭转”态势,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一天,张作霖出席名流雅士聚集之场合。席间,几个日本人突然大声道:“久闻张大帅文武双全,请即席赏幅字画。”张作霖明知这是故意出难题,但在大庭广众中难却“盛情”,便满口应允,吩咐“笔墨伺候”。只见他大摇大摆地踱到书桌案前,在满幅宣纸上大笔挥写了一个“虎”字,然后得意地落款“张作霖手黑”,揿上朱印,踌躇满志地掷笔而起。那几个日本人面对题字,一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
  机敏的随侍秘书一眼就发现了纰漏,“手墨”(意为亲手书写的文字)怎么写成了“手黑”?他连忙贴近张作霖身边低语:“大帅,您写的‘墨’字下面少了个‘土’,‘手墨’变成了‘手黑’。”张作霖仔细一瞧,不由一愣,怎么把“墨”写成了“黑”?如果当众更正,岂不大煞风景!
  陪同赴会的少帅张学良见状,马上接过话茬说道:“何必大惊小怪,这叫作‘夜无东犬绝杂意,晚留吾土谈玄机’。”众名流均摇头晃脑揣摩少帅的诗意。那张作霖“心有灵犀一点通”,顿时喜上眉梢,故意呵斥秘书道:“我还不晓得这个‘墨’字下面有个‘土’字?因为这是日本人想要的东西,不能带土,这叫作寸土不让!”这一连珠妙语顿时博得满堂喝彩。那几个日本人也逐渐品味出其中的意思,越想越觉得没趣,只得悻悻退场。
  10、杜甫配方恶戏官
  杜甫晚年流浪到沙头镇,开了个中药铺,取名叫“百草堂”。由于所售药物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深得当地群众赞扬。但也有嫉贤妒能的,当地的荆南节度使卫伯玉便是其中之一。
  一天,卫伯玉指使书吏来到“百草堂”挑衅。书吏亮出一“药方”:“这是卫大人急需的药,快快照方配药,否则就砸了你的牌子!”只见“药方”上面写的是:“行运早,行运迟,正行运,不行运。”杜甫一看,这既不是什么药名,亦不是字谜,分明是刁难于我呀!他略一思索,随手包了四味中药,拱拱手说道:“你家老爷所需之药,小店全有,今已包好在此。”书吏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杜甫不慌不忙地打开了药包:一片萝卜干,一块生姜芽,一粒鲜李子,一颗桃僵。杜甫见书吏不解。便解释道:“这萝卜干是‘甘罗’之意,甘罗12岁就当了丞相,这是行运早;生姜芽是‘姜子牙’之意,姜子牙83岁遇文王,正是行运迟;红皮李子,虽酸却是市俏货,正如你家老爷,可说是正行运;隔年桃子,算不上鲜果,好比我已不行运了。你说是吗?”书吏被问得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