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教学研究/课文研读 - 正文

《醉翁亭记》是得意而“鸣”?

[TEMP]
来源: 2001-9-29 17:44:20
  千年名作,魅力持久,在于它内容的丰富性。而丰富的表现形式之一就是理解的多层次,正是这种多层次性,每一次阅读,名作都能给我们新的感觉。 《醉翁亭记》正是这样的名篇。
可能很多人认为我们已经把它看懂了,看透了,因为“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嘛!好像欧阳修已经讲得很清了。其实,《醉翁亭记》的第一层内容应该是“醉”,是因酒而醉;“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是《醉翁亭记》的第二层内容;第三层是“与民同乐”。这一层的意思在文中有很明确的文本表现——“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但是,很少有人看到作者秘而不宣的第四层内容。可是,作者秘而不宣,读者却不能不知:不知你就诵读不出文中的23个“也”字的奇妙韵味;不知,有些疑问你就没有办法解决。
例如,以现代人的眼光读《醉翁亭记》,你可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作为太守,欧阳修写文渲染自己的喝酒、游山,不怕人怀疑他忘情山水,不够勤政吗?一个当官的人,应该是注意形象的;你见过我们的官员宣传自己游山玩水了吗?更何况像欧阳修那样不但作文记玩,而且还清清楚楚地记载着大玩特玩而且喝酒喝到“颓乎其间”的?这可是个态度问题!我们中国人向来可以原谅你笨,而最不能原谅的就是“你很聪明可是你不认真”,即使你做得比笨人要好得多!说到底态度不好,罪莫大焉!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欧阳修简直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更何况他正当贬官下放,政治上失意,一切谨慎还怕人找麻烦呢!他倒好,自扬自丑,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真的是这样吗?不然,欧阳修写《醉翁亭记》不是在自扬自丑,实则是在吹嘘自己的政绩,是自鸣得意。
这不是故弄玄虚。
我们知道对于同一个事物,时代不同或者地域不同都会有不同的评价。如女人的审美标准几乎每个时代都不同。“燕瘦环肥”就说明汉代和唐代不一样;而现在则以“骨感”为美,最近听说“骨感”也将要成为昨日黄花了。同样,考察政绩的标准在不同的时代也是不一样的。在以求得社会安定为主导思想时,民无事则国安。汉代的文帝和景帝都是无为而治的皇帝,这个时代考察政绩的标准就不是你做了什么,而是你是否什么也不做。所以当时会有“萧规曹随”的事情发生——前任丞相萧何制定的规章,后任的曹参只是任其自然、照章办事、安享其成就行了;就是这样也没有耽误曹参成为一名好宰相——结果是形成了“太仓之粟陈陈相因……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较”的国富民安局面,史称文景之治。汉武帝上台以后则相反。武帝本人雄才大略,伐匈奴,封泰山,求长生,忙碌异常。所以,在这个时代评价官员政绩的标准就是你做了多少——如卫青和霍去病在战场上斩敌首多少,杀人愈多,功劳愈大。另外班超有名是因为扩张了西域,李广有名是因为善于打仗。而很多人不解的是,经过汉武帝的折腾,汉朝不是强盛了而是衰落了,为什么?其实所有的国家或者地方管理者的奔忙,都必然造成一种结果,那就是“扰民”;除非他忙的目的是“使百姓不忙”。因为,管理者只负责“忙着想”,而他们想到的一切却无不需要百姓“忙着做”。所以,管理者有“一忙”,老百姓就有十忙、百忙、千忙、万忙。
所以,某些朝代,有一些聪明的统治者就崇尚“政清事简”。这种思想类似于现在的“小政府,大服务”观。而北宋正是这样一个朝代。
所以欧阳修才会在《醉翁亭记》里大肆宣扬自己的悠闲,因为“政清”则“事简”嘛。同样,“事务简约”也就表明“政治清明”。试想,如果境内盗贼蜂起,民乱频生,离百姓近一点儿,就有可能挨黑砖,太守还能与民同乐吗?即使是不以民生为恤,也要顾及自己的安全。如果治下一无盗贼,二无民乱,三绝词讼,四境清平,太守不就悠闲了吗?闲来无事,那就游游山、喝喝酒吧!别太多,所以“饮少辄醉”,“饮少”是真,“辄醉”是假;别扰民——“临渊而渔”、“酿泉为酒”,足矣;别腐败——“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即可;别找小姐——“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别霸道,自己玩也要让“滁人游也”。于是,“禽鸟知山林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太守则乐“民之乐”;于是,滁州境内一时全乐,大乐,盛乐,乐翻了天。
当官当到这个境界当然是值得高兴的。让百姓轻轻松松地做人,自己也痛痛快快潇潇洒洒地做人,欧阳修当然有得意的资本。得意则“鸣”,于是,《醉翁亭记》的第四层意思就是“自鸣得意”。
但是,这层意思欧阳修自己不好意思明说,所以,秘而不宣;我们也就不太容易看到。可是看不懂看不透就会有疑问,就没有办法体会到23个“也”字所传达出的自得自美的妙处;尤其是最后一句:“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谁能如此轻松地把滁州治理得这么好呀?那就是我欧阳修啊!除了我庐陵欧阳修还会有谁呢?哈哈哈,我欧阳修是天下第一能人第一好官啊!
朋友,请你以“自鸣得意”的心情把《醉翁亭记》吟诵一遍,那23个“也”字必将给你全新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