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教学研究/写作素材 - 正文

写作素材专辑(72)

[TEMP]
来源: 2002-8-30 7:18:15
1、在小事上费心
  关于人生里至为重大的事情——结婚和职业的选择——人们通常不过是草草了之,往往把自己托付给既成的现实和运气,不加琢磨就决定了。与之相反,人们在日常生活的些微琐事上,比如,买张床或添件家具的时候,却是翻来覆去斟酌,深思熟虑。为何会这样矛盾?说到前面的一种境况,事件之关系重大,情形之缠绕复杂,如此棘手的问题,即便绞尽脑汁,想来也难以有一个好办法。于是,人们觉得一考虑倒是麻烦起来,索性来个怎么都成,顺其自然了。
  可见,人生的重大问题,是被惰性决定了的。人们的斟酌、思考、计划、努力等,不过是为着眼前手边的一些单纯的事情。
  2、真理住在谬误的隔壁
  一个匆匆而来的路人,急切地敲打着一扇神秘的门。
  “砰!砰!砰”不久,门开了。
  “你找谁?”门里的人问。“我找真理。”路人回答。“你找错了,我是谬误。”门里的人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路人只好继续寻找。
  他趟过很多条河,翻过很多座山,可是就是迟迟找不到真理。后来他想,真理和谬误既是一对冤家,那说不定谬误知道真理在哪儿。
  于是,他重新找到谬误,谬误却说:“我也正在找它呢。”说毕又关上门。
  路人不死心,转悠一圈后又继续敲开了谬误的门,可谬误留给他的却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就在路人近乎绝望地在谬误门口徘徊的时候,不断的敲门声吵醒了谬误的邻居,随着吱呀一声轻响,路人回头一看,天哪,这不是真理吗?
  原来,真理就就住在谬误的隔壁。
  3、中国状元知多少
  我国封建社会科举考试制度自隋朝大业二年(606年)创始,至清朝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结束,历时一千三百多年。这期间共产生状元504人,其中唐代139人,五代十国时期11人,宋代118人,元代32人,明朝90人,清朝114人。
  另外,辽、金二代也以名列榜首的进士为状元,辽有18人,金有15人。张献忠的在顺政权有状元1人,太平天国有状元14人。如将这些状元同唐、五代、宋、元、明、清的状元算在一起,则中国历史上历代状元共有552人。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状元是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壬午科状元孙伏伽,最后一个状元是清朝光绪三十年(1904年)甲辰科的刘春霖。
  状元中,在政治上影响最大的是宋朝的文天祥和清朝的翁同龠禾。文天祥21岁考中状元,后官至丞相。翁同龠禾被人称为“变法状元”。
  考中状元是很有容易的。第年应试的考生有几十万,如宋朝每年约有40万考生应试,40万人中出一个状元,可谓难得。状元中还有“连中三元”,是指在乡试、会试、殿试中都得第一名。据统计,一千多年的状元考试中,只出了17名“连中三元”的状元。
  考中状元所得封的官位并不高,一般只封一个六品或七品的官位,即使被皇帝看中,选为驸马都尉,也不过是个三品官。
  4、最美丽的鸟
  猫头鹰生了一窝小鹰,需要一个保姆,便请多年未见面的亲戚猫来照看孩子。她告诉猫,她的孩子是鸟国里最美丽的鸟。猫在家待业多年,所以非常渴望这份工作,在笔记本上认真记录了猫头鹰妈妈向她描述的小鹰的相貌。
  当猫到林子里寻找小鹰时,看到了很多美丽的小鸟,但都不符合猫头鹰妈妈描述的小鹰的形象。最后,他看到了一窝长得非常丑陋的小鸟,他们的长相和猫头鹰妈妈的描述牛马不相及。于是,她美美饱餐一顿后走了。
  当猫头鹰妈妈回来时,只发现一窝的小鹰毛。
  5、美国人如何对待宠物
  盖洛普的最近一次调查表明,美国60%的宠物主人,尤其是那些单身者、寡妇或离异者,不愿意和他们的宠物分开,哪怕是用100万与他们交换。其中许多人在谈到小猫小狗时,亲妮地称它们为自己的“孩子”。
  宠物们无可非议地与它们的主人共享住处。在美国,热爱猫、狗和其它家庭宠物的人每年要花210亿美元给宠物买食品、看病和提供其他服务,并且他们很高兴做这些事。5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宠物是家里最受欢迎者。
  有趣的是,人们对宠物的忠诚程度与家庭的经济条件恰好相反。年收入超过5万美元的家庭,比那些经济拮据的家庭更有可能因为100万美元而抛弃他们的宠物。
  另据一项对宠物医院的调查发现,觉得自己是宠物的“爸爸”、“妈妈”的人正在增加。1995年,大约有55%的人认为他们是自己养的小猫、小狗、小鹦鹉或小鱼儿的爸爸妈妈,6年后,这一数字上升到83%。
  而今60%的宠物家庭会给小动物过生日,68%的人带宠物一起旅游。1991年,为宠物买医疗保险的家庭占2%,到2000年,这个数字增至3%,而一年后,又上升到5%。
  甚至谈恋爱需得到宠物首肯。90%的受访者表示,不会与不喜欢自己宠物的人确定恋爱关系。大约52%的人说,记住邻居宠物的名字要比记住邻居的名字容易得多。
  调查发现,带宠物看医生的人79%的女人,这与男士对待健康的不同态度相似,男人对上医院看病这一问题比女人更有抵触情绪。
  美国有5900万只猫、5300万只狗。但同时,动物保护组织每年还是收容5000多万只街头流浪的、被抛弃的、生病或年老的狗。
  6、小学生争当“班花”
  据《武汉晨报》报道,汉阳某小学四年级的10岁女生叶叶,每日出门前都要描眉画唇,精心打扮,为此哪怕上学迟到也在所不惜。而她这样做竟是为了博得男生的好感,争做“班花”。
  据叶叶说,每学期班上的男生都要自发评出一名“班花”,入选者必须漂亮、时尚。选中的女生在当选期间会有很多“实惠”,如打扫教室不再亲自动手,早餐豆奶有专人奉上。叶叶见妈妈每天化妆后都很漂亮,为了当选为“班花”,每日也学妈妈出门前化妆。为此叶叶学习成绩直线下降,终于引起了家长的注意。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小女生每天不厌其烦地化妆仅是为了当选为“班花”,享受做美女的荣耀和实惠实在令人忧虑。从小学生追求脸蛋美、选班花,可见社会上过多过滥的选美活动对少年儿童的影响是多么深。除了呼吁减少一点比脸蛋、比身材的庸俗选美活动外,我们也要勇于正视孩子对美的觉醒和渴望。他们还不具备成熟的审美观,家长和老师就要以身作责,引导孩子走出“化妆后更美”的误区。我们更要培养孩子高雅的审美情趣,让孩子懂得内在美、心灵美远比经不起岁月考验的外表美更重要。
  7、城乡教育差距大
  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花园小学的孩子们在7间庵棚里迎来了新学期。他们原来的29间破旧校舍,在2003年夏季淮河流域特大洪灾中坍塌。尽管我国农村教育事业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巨大成就,但农村教育基础仍很薄弱,不同地区、不同群体之间受教育机会很不平等,城乡之间存在非常明显的差距。对比上海和贵州在校生人均教育经费,1998年,小学生人均经费上海为2621.16元,贵州是296.44元,前者是后者的8.8倍;初中生人均经费分别是3523.46元和520.78元,前者是后者的6.8倍。当贵州40%以上地区尚未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时,上海高中阶段入学率已达97%。
  8、尴尬的瓜子
  为打发漫长的旅程,上火车前我特意买了两本厚厚的杂志和一大包瓜子,这都是打发时间的好东西。
  来到卧铺车厢,掏出路上需要的东西放在面前的小桌上。对面的乘客是个文质彬彬的大帅哥。陌生人不宜多说话,我开始专心地看起时尚杂志来。
  “嗨!吃瓜子吧!”几分钟后,帅哥边打招呼边把小桌上的那包瓜子撕开了口儿,竟然一丁点儿也不见外。
  我心里直犯嘀咕,这人怎么这样?虽是区区一包瓜子,但总得要经过主人同意吧?真是白长这么帅了!
  我斜眼看看帅哥正看着一本什么三十六计的书,一边磕着瓜子心安理得,动作十分娴熟。照这样的速度,用不了多长时间,整包瓜子就会被他消灭掉。哼,自己的东西还客气什么呢?吃!我也拿出磕瓜子的看家本领,直磕得帅哥只有看的份儿。在两位高手面前,一包瓜子很快就所剩无几。这时帅哥谦逊地说:“没想到你这么爱吃瓜子,剩下的全归你了。”看,还挺大方的!我觉得好笑极了。接下来的旅程帅哥总是找话说,但因为这包瓜子我总不愿接茬。
  回到家美美地睡了一觉,开始收拾旅行包,天!这次轮到我脸红了:那瓜子竟然还完整如初地躺在我包里!
  9、勇敢教育
  两岁多的儿子有些软弱,受到同龄幼儿的攻击只会哇哇大哭。我这当妈的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倒不是觉得儿子受了多大伤害,而是担心长此以往,长大后没有男子汉气概。
  回家跟孩子他爸一合计,感觉应对儿子实施勇敢教育,于是便唤儿于前,耳提面命一番:“儿子,有人打你,你怎么办?”
  儿子两个小手往眼上一抹,口中呜咽连声,作哭泣状。“没出息!”我一把扯下孩子的胳膊,说:“你应该这样,先冲他大喊一声‘你这个大坏蛋!’然后再打他。”可怜我本善良,如今却得咬牙切齿做恶人样。
  “记住了吗?”我用力摁了摁儿子弱小的肩膀,真恨不得用什么法术把力量和勇气一下注入到儿子的体内。儿子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说:“记住了”。教育非一日之功,隔三差五我就对儿子进行一次强化训练。
  有一天,我带儿子到超市买东西。琳琅满目的小食品永远是儿子的最爱,一会儿工夫就抱了一大堆在怀里。我可不想助长儿子吃零食的习气,便蹲下做劝解工作,可孩子的拗劲一上来,任什么话也听不进,后来干脆咧嘴大哭。
  满超市的人都闻声寻人,一时目光如箭。我恼羞成怒,硬生生地把东西从孩子怀里扯出来。儿子不甘示弱,竟把我提篮里的东西抓出来使劲扔。人群一阵哗然,怒不可遏的我一下失去了控制,甩手冲儿子的屁股打了一巴掌。
  突然,儿子的哭声戛然而止,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儿子像一只发疯的小狗,大叫着“你这个大坏蛋”冲了上来,劈手还了我一巴掌。
  10、嘴上功夫
  从8月11日至8月18日,山西境内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3起,死亡96人,另有两人被困井下,短短时间内竟有近百条生命“刷”一下没了,这些曾经鲜活的儿子、丈夫、父亲就这样“刷”一下没了,这也难怪山西省长刘振华拍案疾呼:不能嘴上讲安全、心里想挣钱(8月20日《中国青年报》)!之所以引得省长如此动怒,是因为“这三起事故都是责任事故,都是违规操作……标语写得挺好‘安全为天’,干的却是另一回事……”,省长最后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必须吸取这些血的教训,切实重视安全生产”。
  “嘴上讲安全,心里想挣钱”,这无非是“嘴上功夫”之一种。我们中国历来是讲究“嘴上功夫”的,从古代来说,靠一张嘴四处游说的说客能够在裤腰带上“叮叮当当”挂一串这国那国的相印,还有些以“智者”形象永垂史册。可不管怎么说,那时的“嘴上功夫”多多少少还得靠真功夫,肚子里还得真有玩意儿,不然玩走了手那也不是好玩的,像什么“五马分尸”之类的都预备着呢!可后来不知怎么的,这“嘴上功夫”大有日益退化的嫌疑,以至于到最后有不少人别说其他器官了,就连这嘴,也懒得多动,发发文件,开开会,“强调强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