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教学研究/写作素材 - 正文

写作素材专辑(90)

[TEMP]
来源: 2002-9-3 15:39:07
1、顾恺之画母
  东晋大画家顾恺之善画人物肖像,尤擅画女人和神女。他那神来之笔的练成,全出于他对母亲的一片孝心。
  原来,顾恺之的母亲生他时不幸亡故,他由奶奶带大。他父亲原是朝廷官员,因不满时政退居在家。顾恺之便常去父亲书房询问母亲长相,父亲就细细给他描述,他心中渐渐就有了母亲的身影、脸形。8岁起他又按自己的想象,在白纸上把心中的母亲画出来,让父亲、奶奶给予订正。就这样年复一年画呀画,终于将母亲的像描画得逼真而具神韵。有一天,他将母亲画像挂到父亲书房里时,连父亲也愣住了!那不是妻子又出现在眼前了么?
  到20岁时,顾恺之已成为卓有成就的肖像画家了。别人向他求教成功的秘诀时,他说:“我的母亲是我心中一直活着的老师。”
  2、魏源讥荔枝
  荔枝有“百果之王”的称号,我国历代文人墨客赞美荔枝的不少,但也有人把荔枝讥讽为分文不值的“果娼”,此人就是清道光年间进士出身的晚清爱国思想家、史学家魏源。他在广东品南海荔枝后,写下了《消荔枝》诗两首,其中有“果谏居然逊果娼”之句,还在诗的题句中贬荔枝为“果品之最下”者。
  为什么魏源如此恨荔枝呢?原来,魏源是鸦片战争时期的主战派。1841年,他入两江总督裕谦幕府,曾亲自参加浙东抗英战役。目睹清朝政府腐败无能,投降派临阵脱逃,狼山镇总督谢朝恩与总督裕谦英勇战死的壮烈情景。魏源曾积极主张“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力求革新图强,振兴中华。他悲愤地驳斥投降派所谓“战争起于林则徐禁鸦片”的无耻谗言。他痛心地感到忠言逆耳,如同苦涩的橄榄不为人所喜爱,而荔枝则因色如胭脂,媚众谄俗,在竞选贡品时,博得了皇帝、贵妃的宠爱。所以,魏源触景生情,把荔枝打入“果娼”之流,其意在借物讽人,当然绝非荔枝之过也。
  3、史思明的大作
  唐代的突厥族人史思明,是安禄山的同乡和好朋友,参军后作战骁勇,因功被封为将军。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他与安禄山一道,以讨伐奸臣杨国忠的名义起兵反唐,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安史之乱”。
  攻占长安以后,安禄山建立燕国,自称“雄武皇帝”,但好梦不长,至德二年(公元757年)春,即被儿子安庆绪杀死。史思明投降了唐朝,不久再次叛乱,出兵援助安庆绪,跟着趁机把安庆绪杀掉,自立为“大燕皇帝”,并把儿子史朝义封为怀王。
  史思明是粗鲁而狡猾的武夫,对写诗一窍不通。一次,他把一篮樱桃“赐”给史朝义和史朝义的老师周贽时,却突然诗兴大发,写了这几行东西:
  樱桃一笼子,半赤一半黄。
  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贽。
  稍懂得文墨的小吏龙建怕“皇帝”出丑,连忙“进谏”说:“皇上的诗写得十分高妙,但如果将‘一半与周贽’那句移前,就押韵更稳。”
  史思明听了马上“龙颜”大怒,说:“怎能将我的儿子放在周贽之下!”指斥龙建是要贬低自己的继承人———未来“皇帝”的地位。这可是弥天大罪,龙建因此被吓得屁滚尿流。
  史思明还写过一首石榴“诗”:
  三月四月红花里,五月六月瓶子里,作刀割破黄皮衣,六七千个赤男女。
  将红色的石榴子喻为“赤男女”也算想像独特,此外一无可取。
  可是他还自以为了不起,竟命令手下将这首东西抄写,到处张贴。
  4、孙中山蘸墨吃棕
  青少年时期的孙中山勤奋读书,常常废寝忘食。现时在广东省中山市翠亨村的孙中山故居里,二楼的书房中摆放着一张老式书桌,桌上笔砚俱全,这就是孙中山当年读书写作的地方。
  有一年的端午节,孙中山坐在书桌前,调水磨墨,铺开纸笔,正准备写作。家人送来了一碟切好的碱水粽,还有一小碟蘸粽子的红糖浆,都放在书桌上的砚台边。家人交代了两句便走了,孙中山这时觉得肚子有点饿,便用筷子夹起了一块粽子。他心中想着要写的问题,眼光落在左手边的材料上,右手夹着粽子便向墨砚蘸去。
  孙中山专注于写作,心无二用,连碱水粽错蘸了墨汁也浑然不觉。
  直到粽子吃完,发现红糖浆没动过,才发觉自己原来蘸的是墨汁。
  5、齐白石赠画李宗仁
  李宗仁、齐白石两人的出身、职业、爱好、性格截然不同,而且年龄也相差很大,齐白石比李宗仁年长28岁,但两人却情深谊重,传为佳话。
  抗日战争胜利后,李宗仁出任“军事委员会北平行营主任”。当时的北平一片混乱,粮食短缺,物价飞涨,民不聊生,齐白石在北平甚至无法维持生活。李宗仁听说后即主动偕夫人上门看望,并指定专人定期给齐白石送去大米、面粉、食油等生活必需品,还邀请齐白石到家中做客。齐白石非常感激,特地画了一幅《寿桃》横幅赠给李宗仁夫妇,李宗仁则回赠了一帧抗日战争初期在台儿庄车站拍摄的照片。
  1948年,李宗仁当选为国民党政府“副总统”。就职时,齐白石不顾八十多岁高龄,赶制了20幅画赠给李宗仁,还说:“这些字画留给你,一旦在政治上失意时可以派上用场。所以画上均未题上款,可使你拍卖方便。”李宗仁极为感动,并发誓:任何情况下他不会变卖这些字画。
  1965年3月,李宗仁从美国回国,经再三考虑,他决定将20幅字画全部带回。1969年1月李宗仁病逝后,家人把这批他一生中最为珍重的字画全部捐献给了国家。
  6、毛泽东改戏词
  毛泽东兴趣广泛,尤嗜京剧。他不仅懂戏,而且有时还能哼上一段,对京剧的唱腔、板式都颇有研究。
  京剧演员李和曾,毕业于北京中华戏剧专科学校,后又拜名艺人高庆奎为师,成为“高派”嫡传弟子。1949年3月,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期间,李和曾随剧团至西柏坡演出。李饰《空城计》中的诸葛亮,一出场就见毛主席坐在前排,正笑容满面地注视着他。
  李和曾嗓音洪亮,唱腔圆润,深受毛泽东喜爱。毛主席听戏非常认真,还常给演员提出一些改进的意见。有一次他听李和曾唱《逍遥津》,说:解放以后,应该高唱,不要唱得阴沉沉的嘛。又有一次,李和曾演出《李陵碑》,李唱完了一大段反二黄后,毛泽东风趣地说:杨老令公8个儿子死了4个,发发牢骚是可以的,但总的说来,他还是忠心为国,所以不宜唱得太悲。你现在唱得有悲有愤,这是对的。有一次,李和曾又给毛泽东清唱这出戏时,毛泽东用商量的语气对李和曾说:你唱的这出《李陵碑》的戏词中,有一句“万良臣与潘洪又生机巧”。我上次听后就查了史料,结果历史上宋朝并没有“万良臣”这个人。是不是把这一句改为“魍魉臣,贼潘洪,又生机巧”比较合适些?李和曾认为很有道理,以后就按照这一改词来唱,一直沿用到现在。
  7、康熙创造数学术语
  康熙皇帝曾拜比利时的传教士南怀仁为师,学习数学。他虽然聪颖,但是听南怀仁讲课并不轻松,因为老师的汉语和满语水平有限,日常会话还能够勉强对付,而要将严谨而高深的科学知识表达清楚往往就力不从心了。而当时课本多是外文,即使中译本也是半通不通的。这样,学习中就必然有许多精力被消耗在语言沟通上,进度不快。
  不过,康熙学习很刻苦,也很有耐心。一遍听不懂,就请老师再讲一遍,直至真正弄懂为止。南怀仁在讲方程时句子冗长,吐音又很不清楚,康熙常常被搞得晕晕糊糊的。怎样才能让老师讲得好懂呢?经过冥思苦想,学生向老师建议,将未知数翻译为“元”,最高次数翻译为“次”(限整式方程),使方程左右两边相等的未知数的值翻译为“根”或“解”……南怀仁用笔认真地记下来,随即用这些新创术语换下自己原先使用的繁琐词语:“求二‘元’一‘次’方程的‘根(解)’”……果然扫除了很多障碍,提高了教学效率。南怀仁惊疑地盯着康熙,愣怔了一会儿,突然按照西方最亲切的礼节一下子将康熙紧紧抱住:“我读书和教书几十年,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像您这样肯动脑筋的人!”
  康熙创造的这几个数学术语科学而简洁,便于理解和记忆,一直沿用到今天。
  8、老舍的“情书”
  老舍在33岁时已是文坛著名的作家,但还未成婚。当时,朋友们见他与胡青的性格和爱好比较接近,就轮流请他俩吃饭。赴宴三次后,两人都心动了。终于老舍给胡青写出了第一封信:“我们不能总靠吃人家饭的办法会面说话,你和我手中都有一枝笔,为什么不能利用它———这完全是属于自己的小东西,把心里想说的话都写出来。”信写得诚恳坦率,打开了两个人情感的闸门。他们相约,每天都给对方写一封信,如果哪天老舍没有收到姑娘的信,他就像丢了魂儿似的坐立不安。
  那时,年轻的胡青手巧爱做衣裳。朋友们告诉老舍:你看胡青,每天准换一身衣裳。老舍赶忙去信说:“……我可没钱供你,看来,你跟我好,就得牺牲这衣裳。我不能像外国人似的,在外面把老婆捧得老高,回家就一顿打。我不会欺负你,更不会打你,可我也不会像有些外国男人那样,给你提着小伞,让你挺神气地在前头走,我在后头伺候你。”
  后来,他和胡青相濡以沫度过了风雨人生。
  9、宋?Z拜相与辞官
  唐开元元年(公元713年),姚崇任宰相,帮助唐玄宗李隆基拨乱反正,时人称之为“救时宰相”。到开元四年(公元716年),他已经65岁了,觉得这一身系天下的职位,该让给比他更年轻的人来当才是,经过慎重考虑,他推荐了“善守法持正”的宋?Z。
  宋?Z拜相之后,以身作则,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一次,他的一个堂叔依仗与宋的亲戚关系,想让吏部给个好差事。宋?Z知道后,对吏部官员说:“选人是国家的大事,不能以私害公。我堂叔本可依照惯例授予应得的官职,但他竟大言不惭,伸手要官,把他放回老家去吧!”
  一次,玄宗的哥哥宁王不经中书省的合法手续,要把官职授予亲戚,玄宗也同意了,宋?Z据理力争,强调皇上也要遵守法制,上行下效,“至公之道”得从皇上做起。玄宗这时还算开明,接受了他的意见。
  开元二十年,此时的玄宗已变得骄奢拒谏,宠信起了李林甫之辈。时年,宋?Z70岁了,他上表给玄宗:“臣以衰朽之年……怎能苟徇大名,仍尸重禄?恳请陛下选贤与能,授予重任……”可见宋?Z当时已经感到具体的让贤已不可能,只好用辞官的方法,用“选贤与能,授予重任”这样的话来委婉地提醒玄宗了。
  10、孙中山夫子庙演讲
  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与袁世凯进行南北和谈时,革命党人内部对和与战的问题,曾发生过不少争论。
  一天下午,孙中山先生走出总统府,来到城南夫子庙。他叫卫士到一家茶社泡了一杯茶,借出一张桌子、一条板凳,作为临时讲台,用铁皮喇叭筒操着带有广东腔的普通话,就时局问题对群众演讲。当时群众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且越聚越多。但大家并不知道这位器宇轩昂的演讲者是谁。
  孙中山滔滔不绝地历数着清政府腐败无能的事实和丧权辱国的罪行,以及人民大众饱受专制压迫的种种痛苦。
  演讲结束时,孙中山才作了自我介绍,这时大家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位演讲的中年人竟是当时的临时大总统。当场所有的群众立即报以更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并在南京城传为美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