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阅读欣赏/趣味语文 - 正文

《庄周买水》课本剧

[TEMP]
来源: 2001-12-12 10:26:05
《庄周买水》课本剧
主角:XXX   (饰周杰伦)
      XXX XXX  XXX    (饰惠施、施惠、张惠妹、吴主任)
配角:XXX   (饰小鱼)
(饰大鱼)
第一幕
(庄周右手拿一本《兰花经》上)(唱)借我借我一点饭钱吧,让我把这生活过得安安稳稳,简简单单,开开心心。唉,我周杰伦生不逢时时,高中时人们崇拜作家,毕业我研究兰花,二十年心血我写成它(扬扬书),可我不知道世界已发生变化。啥变化?搞导弹的比不上卖鸡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写书的不如杀猪的。你看,我这二十年心血,只卖出去了三百万的一百万分之一本,有一本还打了七折,(唱)我拿什么来养活你,我的爱人?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追逐你一生,爱恋我千回,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提起我的爱人,我就心碎。我们恩恩爱爱,如蝴蝶双飞,可是,可是,蝴蝶也有张要吃饭的嘴呀。不过,在我看来,饿死事小,名声事大。最气煞我的是,这年代,人穷得一无所有的时候,名字都被狗欺,大丈夫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周名杰伦。可是有个比我小两千岁的毛头小子也他爹的叫周杰伦,因为用舌头煮稀饭一样地煮了几首歌,有点臭名气,那些狗男女不买我的书不说,还给我重新起了个名字叫“庄周”——说我这个周杰伦是装他个周杰伦啊。以致别人都不叫我周杰伦,而叫我“庄周”!出版社的还给我出馊主意,说就来个将计就计,就署名“庄周”,说不定炒作炒作,还会有销路呢。我是个穷鬼,只能任人摆布,大家瞧瞧,这书上硬生生把我的名字改成了他爹的“庄周”。大家说说,这世道,真真气煞我也——唉,算了吧,我还是去借钱吧。我高中的嘴伴——斗嘴的伙伴,惠施,现在是自来水公司的经理,现在用水比用电紧张,他小子单位俏,油水多,我就硬着头皮去找他借点口粮钱。
(惠施打着手机,“啊”个不停地上)啊,刘经理啊,啊,三千元我已经收到,还在我身上呢。我只是开个玩笑,你怎么就当真啊,自来水公司往后还要电力局多关照呀。提货单?我已经弄到手,我马上给你送过去啊。合作愉快。(关上手机,得意洋洋)辛苦一辈子,不如倒爷一阵子;瞎倒一阵子,不如官倒一下子。这倒腾一张提货单,光好处费就进帐三千,嘿嘿嘿!
庄周:说曹操,曹操到,这不就是惠施吗?满面春风的,上哪儿发财去啊?
惠施:哦,庄周啊,别来无恙乎?听说你已经实现了你当年的梦想,成为了大作家呀,你真了不起,你是我们同学中最棒最棒的了。什么时候把你的《兰花经》送我一本,好让我学习学习?
庄周:唉呀,还是同学是知音啊。我这就有,我就赠送给你了。
惠施(拿过书翻翻):这些年没看啥书,你这高深的文字我哪里看得懂呢?(还给庄周)
庄周(极为失望,独白:连惠施都不屑一顾,我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还是没有路啊。看来这非改行不可呀。罢,罢,罢,现在还是借粮吧):老同学,老朋友,啊,不,惠经理,可怜可怜老同学,借我一点口粮钱吧,不好意思,老同学我揭不开锅了。我们全家每天都会给你一个祝福。
惠施(不耐烦,拿起手机拨号):你说啥?借口粮?我耳朵没出毛病吧?大作家怎么会揭不开锅呢?我们的政府工作咋做的呢?怎么能让大作家搞得揭不开锅了呢?不行,我明天替你去找政府,让他们落实优待知识分子的政策,落实优待拔尖人才的政策。(拨通了手机,又“啊啊啊”了一气,庄周急提直搓手)
庄子(终于等到惠施关了手机):谢谢老同学。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你先借我一点吧。等我回去了,养蝴蝶,很快就会有钱还你。
惠施(笑得弯了腰,独白:养蝴蝶?这个穷鬼,看来谁也救不了他!不能借给他钱。)那好吧,等我这个月工资发了,我借给你三百元,二十天后你到公司来找我。
庄周(脸气得变了色):我今天来找你的路上,突然听到呼救声。环顾四周不见人影,再看看,原来是在干涸的车辙里躺着一条鲫鱼。它见到我,像遇见救星般向我求救:“我原住东海,不幸沦落车辙里,眼看快要干死了。请求您给点水,救救性命。”
惠施:那你救了吗?
庄周(白了惠经理一眼,冷冷地说):我说可以,等我国南水北调工程完工,我把长江的水引到你这儿来,把你接回东海老家去罢!
惠施(听傻了眼,对庄周的救助方法感到十分荒唐):那怎么行呢?
庄周(为自己的巧舌而得意)是呀,鲫鱼听了我的主意,当即气得翻白眼,说眼下断了水,我不能活命,只需几桶水就能解困,你说的所谓南水北调全是空话大话,不等把水引来,我早就成了农贸市场里的鱼干儿啦!
惠施(终于明白过来)(穷光蛋一个,还绕圈子地取笑我呢。哼,你别像在学校里一样耍贫嘴,这个社会,光耍嘴皮子,你喝西北风去吧):老同学啊,你也不能这样取笑你的老朋友啊。我一个清官,两袖清风,也是入不敷出啊,我也还扒眼望着这个月的工资呢。要不这样,我给朋友打个电话,你找他借,准能借到。(装模作样拨号)
庄周(忍无可忍,独白:真可谓是“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我庄周竟沦落到这一步,我也让你休想好过。):你对我无情,我也对你无义。我现在就去告发你倒卖提货单,光好处费就收了三千元。
惠子(惊讶得摔了一跤,手机摔出老远)别瞎说,你不是我,你怎么会知道我收了三千元好处费?
庄周(又是一番得意的样子)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收了三千元的好处费?我还知道你收谁的三千,知道你那三千元就在你身上呢!
惠施(想一想,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口气软下来)老同学也不是外人,我当你说实话,这干部也不好当,开销也大,光那点死工资,我早晚也会像你一样没饭吃。再说,人家私营企业要送,我要是死板一套,谁还和我打交道?没人和我打交道,公司也是门庭冷落鞍马稀。大家都不容易啊。好了,刚才我只是和你斗斗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我好留恋那个纯真的时代啊。(边说边掏出三百元钱)这是老同学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庄周(惠施的推心置腹,让庄周动了真情,一把握住惠施拿钱的手,紧紧不放)那我代表我一家老小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等我养蝴蝶赚了钱,我一定尽快还你。
惠施:我们是什么关系啊,谁要你还了。周杰伦,你听我一句逆耳忠言,别想着去养蝴蝶,那只能是一场梦想,就像你在梦里化为蝴蝶一样,梦醒了,你还是周杰伦,浪漫不能当饭吃。再说,你怎么养,你想过没有?你卖给谁,你想过没有?你这是新项目,政府是什么态度?蝴蝶是害虫,环保部门会不会干涉你?这一切你考虑过没有?
庄周(感激涕零):哎呀,还是老同学好,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和好多亲戚朋友谈到养蝴蝶,没有一个不说我这是个既来钱又高雅的好主意的。你的一席话,浇醒了我这个梦中人啊。
惠子(别过头,做出一番厌恶又难受的样子):那你养鱼吧,养鱼,也是适合你的个性的,又浪漫又来钱的。
庄周:好主意,好主意,知我心者,莫过于惠施啊。
惠施(终于抽出手来)好吧,我还忙,你也要赶紧去买粮,我们下回再见吧。
庄周(依依不舍):下回我再邀请你去濠梁观鱼。再见!我会天天祝福你的。(下)
惠施(独白):他爹的,(唱)不是我不小心,只是激动难以抗拒,不是我存心故意,只因无法防备自己说漏了嘴。要不是被他个穷鬼抓住了把柄,老子才不会白给他三百块钱呢。唉,想想还心痛。为了堵住他的嘴,我剜了三块心头肉啊。只愿那书呆子能听得进我的金口玉言,从此养鱼致富,不再找我的麻烦。(想想三百元就能堵住一个人的嘴不说,还让他感激剃零,又高兴起来)
      第二幕
庄周(背发白的黄挎包,戴破旧的草帽,右手拿《兰花经》,左手拿蓝毛巾)(唱)给我一点养鱼水,换我一生不伤悲。所有心酸心碎,任它雨打风吹,付出劳动收得回。我庄周也要脱贫致富了。就那个孟子讨厌,说什么现在到处缺水,养鱼光买水就会亏本。他以为只有他懂市场经济啊,他这完全是文人相轻,眼红我将发财罢了。现在我走了十天十夜,就去找海神若大人买水去,我以前写过他的传记,颂扬过他,他一定会关照我。(一抬头)这不就是若大人的办事处吗?怎么门锁着?咦,这里有一个广告牌,让我看看上面都写了什么?“平、价、水、每、吨、一、元、无、货”,怎么可能呢?若大人说过,东海的水永远不会枯竭的啊。这里面肯定有情况,得找个人问问。那边来了个人。
施惠(上):今年毕业上班,双手刚捧饭碗,万事小心一点,头头儿坑蒙拐骗,只当没有看见。
庄周(等施惠走近了,很是惊讶):啊,你不是惠施吗,几天不见,你又到中央来高就了?
施惠:你认错人了,我是施惠,不是什么惠施。
庄周: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你就是惠施。我不是又找你借钱来了,我要告诉你,我听老兄的话,准备养鱼了,我要发财了。
施惠(莫名其妙,极生气地):你到底想干什么?
庄周(一脸的迷惑):老朋友,息怒,息怒。我只是来买水,看这大门咋关着?东海咋会没水?若大人他到哪里去了?
施惠(不耐烦地):若大人出国了,其他问题无可奉告。(边说边准备离开)
庄周(急得要上去拦住他):若大人的电话呢?
施惠:无可奉告。我们这里没水,一滴也没有。万一你急需用水,你可以到河伯那里去问问,他可能还有一些存货。我还有事,借路。
庄周(让开路):这老同学咋变得不认老朋友了呢?(又走了十天十夜)啊,可到河伯办事处了。啊,给我一点平价水,好让我不再为生计所累。
(女秘书上)大河里涨水小河里满,河伯发财我赚点小钱,吴主任给我好处,我就给他方便,顾客那边再敲诈两元,小日子幸福又美满。我本叫张惠妹,可恨的是有人背地里给我起绰号叫“会媚”,现在我想通了,会媚怎么了?邓小平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我说,会媚是第二生产力!
庄周:(独白)那边有位长发披肩的办事员,赶紧去问问。小姐,每吨一元的水,还有货吗?
惠妹(冷冷地,后做诧异状):我晕,乡巴佬,现在二十一世纪了耶,你以为你老爸是若大人啊,每吨一元,你卖给我好了。
庄周(强压怒火):我不是乡巴佬,我是作家周杰伦。
惠妹(吃惊得摔倒在地):什么,什么?你是周杰伦?唱《七里香》的周杰伦就是你?你要买水?我们这里有的是水。只是——我们这里的水,是南水北调的成果,附加值高,要换作别人我们都卖三十元一吨,你是我最崇拜的明星,每吨十元好了,这已经是跳楼价了。(电话响,接电话。啊,谁?多少?全部?可是这里还有大明星周杰伦急等着买水呢。叫他找谁?濠梁办事处的吴主任?好的。)(一脸无奈状):真真Sorry ,没货了。库存的货全被一个叫孟子的先生全买走了。
庄周:(独白)他爹的个死老孟,老子周杰伦活着与你势不两立,死了我也要和你斗争到底。(咬牙切齿状)那怎么办?求你了,解解我的燃眉之急好不好?(唱道)Only you 能帮我取到水,only you……
惠妹:好吧,我可以通过熟人帮你弄到一百吨。当然我得收劳务费的,我少收点,每吨两元吧。(顺手取过一张公签,划拉了两下,递给庄周)你可以拿着我写的介绍信去找濠梁管理处的吴主任。OK!BayBay。
(庄周掏出200元毛票,满脸谢意地离开,有些恍惚:这女的说话声怎么那么像惠施?)
惠妹:明星有的是钱,不赚白不赚。啊呀,我怎么光想着赚钱,咋就忘了让他在我的裙子上签名了呢。我晕!
(吴主任上)卖水的小贩摆个地摊,卖水的老板开个大店。哪比得上我倒爷,买卖提货单,简单又来钱!本人姓吴名桧,和宋朝的秦桧秦大人同名,濠梁办事处的吴主任是也。别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主任。我可是一张名片,一个皮包,一部电??,一纸批文,一张执照,一个帐号,一个后台,一次倒买,就可带来成千上万的财富。我发财,自然就会有人倒霉,所以有些不怀好意的家伙给我起了个绰号,叫“刽(惠)子”,说我是杀人不用刀的刽子手,(窃笑,一个个都是白字先生,把刽子手念成了会子手,还想取笑我,哼!)我才不管他刽子手不惠子手,这时代,名不再好,有钱就行。(手机响,啊啊接电话。)
庄周(又走了十天十夜)啊,可回到濠梁办事处了。啊,给我一点议价水,我已经跑断了腿。那边过来了一个官样的先生,我去问问。(走近一看,奇怪,揉揉眼睛,虽然长得矮了点,黑了点,可他咋那么像惠施啊,
我先问问)请问先生是不是叫惠施?
吴主任(关好手机):谁他爹的叫惠施了,我姓吴,叫刽子,啊不,桧子,秦桧的桧。(庄周差点笑出声来:真还有人不要脸,用这个名字的)。你有什么事?
庄周(递上书信):我买水。
吴主任(微笑慢慢凝固,我的妈呀,这可是个大款,看我来好好宰宰他):哦,是Mis张介绍来的,怠慢怠慢。您请坐。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气,不知道你唱了些什么歌,但有Mis张的介绍,一切您就放心了。小伦啊,嗯,年轻人,有胆识!有你这么大名气,来养鱼,发定了。我们这里的水是通过京九铁路、京广铁路,还有京杭大运河,辗转才从河伯那里买来的。唉,你也知道的,这年头办事,难哪!不过,也只有我们能买得来水了,呵呵!(得意状)
庄周(小心翼翼地)那请问你们的单价是多少?
吴主任: 多乎哉,不多也。兄弟,我的为人准则向来是这样的:买卖公平,顾客至上。否则那是要遭天打雷轰的。(皮笑肉不笑)就五十吧,不,打你九五折!薄利多销,交个朋友嘛!
周伦:(听了脸都黑了,跳起来)他爹爹呀!抢劫啊?老哥,我可是拿人民币跟你买,不是鬼币,OK?
吴主任:不买请便。(手机响,接电话)啊,买水啊,我这里也不多了啊,库存的一点,我面前还有一个大明星等着要呢。什么,你出更高的价……
庄周(一把夺过手机,关了)我拼了,我买定了。(掏出钱包)数啊数,终于数了4500元。(独白:这里面有3000是孩子上大学的报名费,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顾着这头吧。)4500都在这里了,水呢?
吴主任(皮笑肉不笑):也在这里了。(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庄周)你拿着这提货单到东海去提水吧。
庄周:你有没有发烧啊,你忽悠谁呀你?
吴主任:(很牛地回到)这年头,卖水不如卖提货单,卖布不如卖现成裤!我这里只有提货单,爱买不买,悉听尊便!你的钱我可是收了,不买我可要扣下你的违约金,还有,你蛮横地阻拦了我的一笔生意,我要告你扰乱市场秩序罪,还有精神损失费。
周伦:(脸部肌肉剧烈抽搐)可,可是,原来才每吨一元啊!
吴主任: (开始不耐烦)各人生财有道嘛!你还有事吗,要没事的话,我可没时间陪大明星。(说完很“酷”地扭头就走)
庄周(怀揣提货单走出濠梁管理处,秋风迎面扑来,觉得好冷,他立了立衣领。又踏上了无奈的征程——向东海出发。)给我一点真的水,我好想回家好好睡一睡。(突然看到了先前的那条小鱼,还在喊救命)啊,可怜的小鱼,还没有人来救你吗?我救你?可我也还要赶到东海才能买到水啊。(与小鱼哭成一团)
(忽听一声闷雷,落下豆大的雨滴来。庄子敲着空桶,高歌,《歌唱祖国》调):秋水时至,百川灌河。黄河的两岸,不辩牛马……(群合:甘甜雨水天下普降,我们的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祖国的市场,从此走向繁荣健康。)
(又来了四条大鱼,边舞边唱)跟我走吧,马上就出发,雨已经到来,心不会害怕,有一个地方,那是快乐老家。(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