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阅读欣赏/趣味语文 - 正文

杨修回忆录

[TEMP]
来源: 2001-12-11 3:07:49
杨修回忆录
——根据陈亚先剧本《曹操与杨修》改编
(一)
俺本来是世家子弟(注意,是世家,祖宗很有钱很有势力的那种,不是赵子龙卖柿子的那种“柿家子弟”),又是江南四大才子外加四大隐逸(郭嘉、诸葛亮、庞统、俺)之首,为什么会屁颠屁颠地跟着曹操这个王八蛋混呢?
说来话长。那是十好几年前的事了。
那天我本来要拉着郭嘉、庞统和诸葛亮打8圈麻将的,谁知道诸葛亮这个王八蛋居然要出门提亲,还故作神秘状,不肯透露半点信息,SHIT!这个重色轻友的小白脸!郁闷!这时候,一个关系到革命前途的严重问题被提了出来:怎么办?
俺随手打了个响指:“走!”
“去哪里啊德祖?”
“去吃徐庶的白食!”
要说徐庶这个老玻璃,本来是俺们这条巷子里的一个最没出息的小混混,小学都没毕业,整天靠做人家的兔宝宝为生,还因为人家不给钱当街捅了一个著名的流浪艺人,在牢房里吃了好几年咸菜窝头。出来后改邪归正,做起倒买倒卖的勾当。也该着走狗运,那一年他运到西边一个快破产的国家的烂豆角居然换回来一匹汗血宝马。正赶上有个屁精要给张让送礼,借了好几百万两银子高利贷买了去。这下徐庶可臭屁了,不但整天自称全国首富,还宣称要把珠穆朗玛峰凿个大洞,存无根水喝。不过这种过于疯狂的计划好象最终没有实现,加上常年四处演讲花费太多,最后差一点血本无归,只好回到老家开了这家酒店。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里听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样一局狗屁不通的话,居然挂了一个“单福大酒店”的黑字招牌。不过看在他经常给俺免单的份上,这种小事就不和他计较了。
言归正传。正吃到高潮,庞统忽然大叫一声:“现身吧,孔明!”
“**,I服了YOU!你的耳朵简直比刘备那头驴还长!”帘笼响处,诸葛亮摇着他那把十年前偷来的破蒲扇蹩了近来。
“喂喂喂孔明,你老婆搞掂没?”庞统大概喝多了,乌黑的脸上发着红光,脸上的麻子仿佛天上的星星。
“那个自然,就凭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孔明,哪个美眉能抵挡得了?”
“你少臭屁,你老婆到底是谁?”庞统这时候才才想起来问最重要的问题,真是秀豆!
“不就是那天生丽质难自弃、回头一笑百媚生的——黄月英黄小姐?”
“哇——”包间里顿时倒下一堆,吐成一片。
“你们吐吧,吐啊吐啊地就习惯了。”真是服了这小白脸,这种话都说得出。
“猪啊——”郭嘉还没爬起来就大喊大叫。
“熟归熟,你再这样乱说话我一样会告你毁谤的,啊?!!!”听见郭嘉如此侮辱自己的心上人,诸葛亮真急了。
“咳咳,孔明,我不过说出一个事实,和你研究一下而已,你何必生气呢?生气会犯了嗔戒的……咳咳……”郭嘉终于从地上爬起来,把一块刚才噎在喉咙里的五花肉吐了出来。
“你懂什么,有道是‘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
“摆你妈个头啊!”郭嘉一拳打倒诸葛亮:“一个月你这句话说了八万多遍,就像一只——啊,对不起,是一堆——苍蝇……”
“你他妈才是苍蝇呢!”诸葛亮从地上爬起来,瞄准郭嘉的眼眶就是一拳。
俺本来是打算看一场好戏的,不过看二人这样子,心下老大不忍:“算了算了,都是自己弟兄,这个玩笑开大了吧!大家讲点知识分子风度嘛,休息一下先,好不好?”
无奈两个人谁也不服谁,最后俺只能出了个馊主意:“不如这样吧,你们打个赌,每人选一个混蛋帮一下,看看究竟谁NB,如何?”
“好,德祖,够哥们!”“好兄弟,讲义气!”这两个家伙争先恐后地拍我马屁,当然,要不是我,他们几个能经常吃白食?尤其诸葛亮,喝多了还喜欢洗桑拿,唱卡拉OK,要小姐。要不是我家大业大有的是洋腊(对不起,说走嘴了,是“有的是骡马”),他们哪能过着这隐士的生活,说不定早就去卖身了。
“德祖,不如你也参加吧,我们让你选先!”毕竟是郭嘉讲义气,还记得我。
“我现在正忙着泡妞,国家大事这种小事情就不要来烦我了。庞统你呢?”虽然我一向烦这个丑八怪,但面子还是要给的。
“让他们两个选先,俺最后随便挑一个,凑凑热闹。”**,这家伙明明整天做升官发财的白日梦,居然还假谦虚,无聊!
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郭嘉选了曹操这个王八蛋,诸葛亮选了刘备这头蠢驴,庞统选了孙权这个二百五。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郭嘉第二天就背着空空的行囊去投了曹操,屡出奇谋,帮助曹操一统北方。不过由于生活腐化,得了一种不很荣誉的病,早早嗝屁了。庞统长得太丑,被孙权一顿乱棍打了出去。
诸葛亮这个孙子狡猾得多,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竟然一把火烧了徐庶的酒店,让他不得不到刘备那里卧底。徐庶靠从俺这里偷听来的一点唾沫星子,居然稀里糊涂打了几个胜仗,最后还来一出什么“走马荐卧龙”,让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这才神气十足地下山。不过这时候郭嘉已经死了,两个人的赌是打不成的了。接下来的赤壁大战,因为没有郭嘉,曹操几乎全军覆没,逃回北方,以图再举。
本来这件事就算罢了,孙、曹、刘狗咬狗的事俺是不想多管的。可千不该万不该,诸葛亮居然把庞统也拉到了刘备的麾下,搞什么嘛,说好一个人帮一个,现在这样算什么?经过长时间的思想斗争,俺决定出山帮助曹操,会会庞统和诸葛亮两个混蛋。
(二)
中秋月明之夜。
俺带着书童来到郭嘉墓前。俺知道曹操刚刚在这里祭奠郭嘉,既然俺是来会他的,不妨来点特别的。
“半壶酒一囊书飘零四方——昂~昂~”(注:原词)俺哼着小曲出场了。不对,这曲子不新鲜,于是俺改唱汉代古歌:“秋天里那个百花香,郎离格郎——”这还差不多。可是俺的书童很快就发现了曹操留在墓碑上的题诗,还问俺到底谁是曹孟德。**,跟俺混了这么长时间,连曹孟德是谁都不知道,真是差劲。不过也好,俺正好借机损一下曹操先,让他认识认识俺江南四大才子兼四大隐士之首的卓越品质。
“呵呵,你问的是那曹操曹孟德么——”
“曹孟德他也曾东争西讨,得荆襄灭刘表意气自豪。赤壁兵败如山倒,十万战船一火烧。残兵败将逃至在那华容道,幸遇那关云长他本是曹操当年的旧故交。悲悲切切苦哀告,才保下他的命一条。”
又不对了,损人应当适可而止,何况还要和人家共事呢?好,拍他两句马屁:“他若想力挽狂澜于既倒,求贤纳士谋略高。”(注:原词)
很好,果不出俺所料,曹操果然藏在一边偷听。
“哈哈哈哈哈哈,说得好啊,说得好。既知曹操招贤纳士,先生何不投在他的麾下,以展济世之才?”一个矮胖的老头子从大树后面爬了出来。
俺一眼就认出这个老头子就是曹操。又矮又胖,大胡子,长得又丑又怪。不过他既然没有报名,还是不要点破,逗逗他先。
“老先生,你晓得我是何人,你就要我去投那曹操哇!”
“先生乃当今奇才杨德祖,那曹操正愁寻找你不着!”
OK,知道俺就好办事了。
“但不知那曹操他能封我一个什么官儿啊?”这样文绉绉地说话还真TMD累,不过为了显示我高级知识分子的风度,只好装下去。
“以先生之才,少不得封你个长史之职。”
“长史之职?忒小了吧?”你唬谁呢?长史这样的中看不中用的破官谁爱做?
“喔,大材小用了。封你为兵马大都督!”曹操发飚了。
这个王八蛋还真舍得下本钱。不过就算当了大都督,还不是一切听你的?没干头:“荒唐,我杨修岂是那披坚执锐之人?”
“但不知怎样的官儿才称先生的心意呀?”
“我要做他的仓曹主簿官!”
“怎么,先生愿为那曹操掌管军粮战马?”好,老家伙终于上钩了,眼神又是兴奋又是怀疑。
“掌管军粮战马有何不可?”谁不知道这是你的第一大肥缺,银钱无数,买粮买马又有红包回扣拿,傻子才不肯干呢!但还要蒙他一下:“那曹操如今军中缺战马,仓中少米粮,他的当务之急,就是这国库空虚!”
这回曹操彻底服了ME,忙不迭地自报家门,郑重请俺出任仓曹主簿,还让俺推荐主簿从事的人选!
搞掂!爽~昂~昂~!
(三)
推荐孔闻岱做俺的主簿从事费了劲。因为他正好是孔融那个死鬼的儿子,而孔融正好是被曹操杀掉的。不过凭俺的三寸不烂之舌,还是一切照俺的意思发展。
孔闻岱是个能干的家伙,俺让他做了官,告诉他,俺在曹操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保证半年之内军粮满仓战马充厩,然后就派他到处踅摸粮食马匹。俺整天躲在家里,喝喝美酒,听听小曲,过起了神仙一般的日子。为了不惹曹操生气,俺花大价钱买通了《大汉日报》的一个名记,写了篇《积劳成疾 以药当酒 仓曹主簿杨修扎根基层为国奉献》的长篇人物新闻。这小子果然讲职业道德,拿了俺的钱很快就发稿。俺常说现在只有记者和妓女还讲良心,此言不虚呀,同志们。
其实俺心里也急,眼看半年的期限就到了,孔闻岱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万一惹恼了曹操这老家伙可就不好办了。
这天,青天外白云闲风轻日朗,洛阳红绕回栏阵阵飘香,俺心情不错,打开一瓶不知道谁送的人头马XO,在花丛间美孜孜地品尝。
喝爽了正要小便的时候,书童风风火火地跑进来:“老爷,客商求见!”
“**,什么TMD客商,居然敢打扰俺小便的兴致,带他们进来!”
这三个家伙是孔闻岱从匈奴、东吴、西蜀骗来的,不过他自己为什么不回来呢?哼,一定是又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回来跟他算帐!俺告诉他们,俺只能出一匹马二钱金子、一石米半两银子的价钱,其实曹操给俺的银子多得很,不过用来买东西太亏了,用来自己花还差不多。这三个王八蛋居然给俺甩脸子,说要运回去,不卖了。我呸!想从俺这里讨便宜,哪有这么容易!
“运回去,运往哪里去啊,啊?你的十万战马要运王匈奴,你们的千船米粮要运往拿东吴西蜀?在这大汉京都之地,竟敢有人要将拿战马军粮资助拿敌帮。哎呀呀,这样的话儿要是被那曹丞相听见,横横,你们的性命都不想要了吗?运回去,我看你们运往哪里去!”(注:原词)
别说,曹操这老家伙的名字还真管用,三个王八蛋立刻就软了。纷纷表示愿意赞助大汉,还说回去立刻办理移民手续,从此永远效忠曹丞相。
“少废话,去有关部门办理手续,马上给我滚蛋!”这下好了,连市场最低价都不用花,这回俺是有得花差花差了。谁知道这时候曹操偏偏闯了进来,还带着一大堆士兵,看来钱是没得赚了,夭寿!
俺只有故作大方:“丞相,我用这点银两为你换来这战马军粮,我这个仓曹主簿总可以交得了军令状了吧?”
“杨主簿,我来问你,这军粮战马是怎样地到此?”曹操的脸色没由来地大变。
**,我怎么知道?好在我还知道这是孔闻岱拉来的赞助。反正和曹操签定责任状的是俺,干不好,自然是部下无能,现在干好了,功劳当然是俺最大,说孔闻岱几句好话也没什么关系,何况还可以拉拢一下这傻小子,培植俺自己的嫡系力量呢?
“丞相容禀——”俺吸足了气,用高达1000多分贝的声音叫道:“就是那孔闻岱,他在半年前,是这样乔装改扳,单人独骑,他西出龙门,北转雁门,踏遍了这塞外匈奴。”
累,缓口气:“历尽了千辛万苦。而后又从这华容道东他过长江,下洞庭,绕柴桑,再入巴蜀。置生死于度外,谋大事于敌帮——”
再吸一口气:“这才赚来这十万战马千船的米粮解了我的军国大难似这等盖世奇功丞相你要格外地升赏啊——”(注:原词)俺知道这句话只要一口气说完就会产生强烈的效果,果不其然,俺的“这”字才开口,曹操这个蠢蛋也“这这这这这……”个不停,一直到俺说完这句话,那队士兵“哗——”地一声,掌声如雷,中间还夹着一声声的“好——”便宜你们了,让你们白看一出好戏!
不过曹操好象并不十分高兴,在一边念念有词,好象是什么:“闻言如听惊雷炸,孟德做事差差差,仇者快亲者痛贻笑天下,怕的是赵贤的大事流水落花。”(注:原词)搞什么飞机呀?
“丞相,为何背地沉吟?”
“喔,杨主簿,这军粮战马解了我军国大难,真乃不世奇功,老夫升你 官阶三级,为丞相主簿!”赞,终于升官了,丞相主簿,那是总理秘书长咧,这下有的吹了。不过不能显得太高兴了,免得失了俺隐士的品格。“谢丞相!”俺努力装出平淡的样子。
大约见我不太起劲,曹操忽然解下了他的大红袍:“来来来。这件锦袍随老夫栉风沐雨有年矣,赠于德祖,聊表孟德寸心!”
有没有搞错,又是袍子!真搞不懂这帮人怎么回事,收买人心都这么土!听说就连张飞都学会给人家披袍子了,人心不古啊!本来想再捞一笔的,这下全完蛋了。但不能不装出一副深受感动的样子——我蹬蹬蹬退后几步,作感激涕零状:“杨修肝脑涂地,当抱知遇之恩——”我怎么他吗这么贱!
对了,不给我什么好处,总得给孔闻岱意思一下吧?想来曹操这老家伙不会把那点意思变成不好意思吧?给老孔讨些好处、回头和他分成先:“啊,丞相,这军粮战马的首功孔闻岱将如何升赏啊?”
“那孔闻岱么——————————————————————————”哇,老曹的气还真长:“老夫素有夜梦杀人之疾,昨晚孔闻岱回到洛阳,相府禀事,老夫正在朦胧困睡之中,不想我这一剑哪——”
“啊——怎样?”
“我将他误杀了——哇——啊——呃~~~~”(注:原词)
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俺的发财梦!
(四)
俺知道,所谓夜梦杀人,只不过是一个借口,一定是因为有人告密,老曹知道了孔闻岱去东吴西蜀的事情才杀他的,那个告密的王八蛋!这老曹也忒不地道,杀了就杀了就杀了吧,认个错,再赔俺几十万两感银子就行了,何必编造什么理由呢,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灵堂。
老曹做的祭文还算不赖:“梦中失手,错杀无辜,痛悔何及。泪落如豆,呜呜呜——”
蒋干这个笨蛋偏偏出来打断这另人悲痛的美好气氛:“千不怪万不怪,就怪这把倚天宝剑罪在不赦呀——”气得老曹狠摔水袖,真是欠扁!
曹操假仁假义地要为孔闻岱守灵,俺乘机跑进他老婆的卧室——不要想歪了——告诉她去给老曹送件衣服,看你会不会也来个夜梦杀人。横横,明天你还不乖乖认错,白花花的银子送上来?
半夜,俺正在做梦,忽然听见灵堂里曹操大喊大叫:“来人,来人,来人哪——”跑过去一看,**,曹夫人尸横就地,已然嗝屁朝梁、吹灯拔蜡了。这到是大出俺的意料,想不到这个老家伙这么狠心,真是服了HE!唉,这回是把老曹得罪透了,真的全完蛋了。没想到老曹不但没说什么,反而把干女儿鹿鸣送俺做媳妇,帅啊,抱得美人归,俺也要开荤了!
(五)
接下来的几年,俺和曹操的关系时好时坏,不过看在他是俺丈人老头——虽然是干丈人,俺又常怀疑她是曹操派在俺身边的卧底——的份上,能忍俺尽量就忍了。曹操这老家伙也还算给面子,虽然对俺心怀遗恨,还是尽量和俺谈笑如初,对俺做的策划也算言听计从,所以这几年倒是干了不少大事,全国军民自力更生,大力发展工业、农业和第三产业,教育事业也蒸蒸日上,国力大大恢复。
不过事情最后还是起了变化。
这一年冬天,曹操自己觉得自己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非要出兵西蜀不可。俺是强烈反对,可惜那帮马屁精都不敢附和俺,在全国代表大会常任理事会上,以98票赞成、一票弃权(也不知道是哪个没出息的常任理事,一到关键时刻就弃权,干脆不要干好了,NND)的结果,通过了曹操《关于打到西蜀去活捉刘玄德》的提案。没办法,再怎么和老婆同床异梦,也得跟着去,谁叫俺是老曹的跟班呢?这是俺平生最笨的一个决定,不过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曹操本来是很聪明的,俺只比他高一点点,但这家伙私心杂念太多,俺就不止比他高一点点了。这回他选择的出兵路线是斜谷道,俺虽然力加反对,可他一意孤行,最后兵马夹在一条狭窄漫长的战线上,进又进不得,退也退不得,眼看着腊月已至,一场大败无可避免。老曹心里也急了,派了蒋干去给诸葛亮下战书,说是“有本事你和我单挑,怕了你不是好汉,不然还是回卧龙冈干你那份很有前途的农业工作者的职业去吧”。
这天下起了大雪。曹操看着辕门外飘飘扬扬的雪片,忽然诗兴大发,口占一绝道:“天上一笼统,地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满营将士纷纷跑出营外,吐到直不起腰来、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再吐的时候又跑回中军帐,嗡嗡嗡地称赞:“丞相英明神武,我等自愧不如。”曹操大喜:“如此你我去踏雪巡营,大家以为如何?”
“蒋先生回来了?”刚出营门,曹操眼尖,冲着远远移近的黑点大喊。过了半晌,果见那黑点变成了蒋干。
蒋干:“回来了。”
曹操:“战表可曾下到?”
蒋干:“那诸葛亮批回了丞相的战表,上写小诗一首,刁钻古怪,令人费解。”
曹操:“众位将军,哪一个解得诗中之意,老夫有赏!”
众将:“但不知上面写些什么?”
蒋干:“喏喏喏,黄花逐水飘,二人过木桥,好景无心爱,须防歹徒刀。”
切,诸葛亮这个小白脸,到西蜀这么长日子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这种狗屁不通的玩意唬谁呢?想当初俺猜“绝妙好辞”的时候,曹操都说才华不及俺二十里哩!
“横横横横,诸葛亮好欺人也!”
蒋干:“哎呀呀,到底是杨主簿聪颖过人,真不是盖的。”
曹操:“尔等就无人能解么?”
夏侯敦:“待我看来!”
蒋干:“你,俺蒋干在马背上想了十里之遥,尚未解出,夏侯将军你么,嘿嘿,十里之内,你若解得出来,俺给你牵马缒蹬!你若猜不出来,便怎样啊?”
“SHIT!这么狠,俺不猜了。”
靠,好戏看不成了:“丞相,那诸葛亮用心险恶,丞相你要三思而行啊。”
“横横,马行十里,老夫若猜不透诗中之意,我与杨主簿牵马缒蹬!”
锵锵锵~~~~~~~~~~~~~~~~~~~~~~~~~~~~~~~~~~~~~~~~
俺:“丞相,前面是绝壁悬崖,无有路了!”
曹操:“拨转马头,老夫再猜!”
俺:“十里已过了!”
众将:“十里未到,十里未到!”这帮马屁精!
“哎——你我从左拥来到那右营,二十里都过了,就是这跨下的畜生,它都明白呀!”
“好,待老夫与杨主簿牵马就是!”
别说,曹操牵马的技术还真不错,一定是小时候在曹嵩家里常干这活儿。丞相与俺牵马,爽歪歪喔。不过他年纪太大,没坚持几分钟就不行了,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啊,呵呵。
看在给俺牵马的份上,捧他两句先,免得关系弄僵了不好办:“丞相,你是早就猜出来了!”
“不错,我早就猜出来了!”曹操精神一振。
蒋干:“既已猜出,丞相何不早说?”靠,这傻帽真是没眼力件,这话让老曹如何回答?
“我若早说,谁与杨主簿牵马缒蹬?”挖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老曹的脸皮真不是吹的:“黄花本是一少女,女旁有水是‘汝’字,木上二人是‘来’字,无心之爱是‘受’字,歹徒持刀乃是一个‘死’字,诸葛亮的诗,是‘汝来受死’四字!”
众将:“丞相大智大慧,天下无敌!”“我等对丞相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曹操:“说什么大智大慧,老夫之才,不及杨修三十里。!”——又加十里,哈哈。
(六)
晚上,夏侯敦来找俺:“杨主簿,方才丞相传下军中口令,是‘鸡肋’二字,What’s 意思?”
“这‘鸡肋’二字么?哎呀呀,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杨主簿,好了什么啊?”
“夏侯将军,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大军兵困斜谷,进而无望,退又可惜,我料定丞相他决意要退兵了!我大军只要一撤,那诸葛亮定要从中渔利。许储张辽屯兵险要之地,我要去通知他们早作防范!”
“耶!退兵喽,回家过年去喽,我要买炸糕吃——耶耶耶——”夏侯敦蹦着高就跑了。
“德祖,你不要去。”俺的老婆从营房利遛了出来。
“WHY?”
“那鸡肋二字未必说的是出兵的事,我看很有可能是在说你呀!”
“WHAT?”
“你想想,自从你来了,父相被你欺负了多少次了?父相……”
“父相父相,父你个大头鬼,你倒真是你父相的好女儿,俺早就看出来了,你就是打入俺内部的一跟钉子,”咦,好象说反了,管他娘:“你这个女特务!”
“你,你,你呀——”**,看样子好象要唱一段?听听先,俺老婆可是有名的才女喔!
“一句话说得我泪抛如豆,你你你你错把鹿鸣的苦心当成仇~偶~偶~偶~。你不该门楣高过屋,你不该海水漫船头。你不该,你不该才华过人常显露,你不该,你不该当敛收时不敛收。我父纵有沧海量,怎容你恃才傲主强出头。历历往事不堪回首,最可怜嗷嗷的婴儿也风雨同舟。到如今也只得你我夫妻抽身走,免教你等闲白抛了少年头。”(注:原词)
感动!俺也来一段:“只说是夫妻们同床异梦强聚首,万不料中原才女情义厚、竟把我的祸福安危挂心头,偶~偶~偶~偶~偶~偶~,我的贤夫人哪,啊~啊~啊~啊~。适才间言语不周请你宽宥,听杨修吐一吐满腹忧愁。不忍见众苍生倒悬之苦,择明主在那郭嘉墓前、如同子期伯牙、互求知音、肝胆相照我把丞相来投。感丞相知遇恩天高地厚,实无奈事事与愿违壮志难酬偶~偶~偶~偶~偶~。到如今兵出斜谷枉费我婆心苦口,曹丞相他在阿谀声中、不纳忠言、一意孤行、悬崖边勒不转那万马回头~偶~偶~偶~偶~偶~偶~。中兴大业未成就,怎忍将报国志付与东流。此时间倘若是你我夫妻抽身一走,眼见得赤壁悲歌又重奏、一场败局无人收,抛下了年迈的父相、满营的将士、兵困绝境生灵涂炭、我岂能看水流舟、看水流舟偶~偶~偶~偶~。漫说是士为知己死古来早有,为苍生我何惜马革裹尸还故丘。”(注:原词)
就这样,我毅然决然地抛开小家庭的束缚,跑到许储张辽那里去了。
回到我的营房时,我发现曹操正在等我。
“杨主簿,夜静更深,你往哪里去了?”
“军情紧急,整装待命!”
“怎么?你还要上阵厮杀?”
“数十万大军尚且不能前进一步,我一介书生,上阵厮杀又有何用?”
“如此说来,老夫我只有退兵了?”
“啊丞相,你不是已有退兵之意了么?”
“横,我并未传令退兵,是哪一个自作聪明。乱我的军心!!!!!”
“哎呀丞相啊,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好一个不得已而为之,你可知今日三军统帅,还不是你!”(注:原词)
完了,这回死也!
曹操拂袖而去,我和鹿鸣最后一次拥抱在一起:“果不出贤妻之所料啊!”
以下是我的遗嘱:“休流泪莫悲哀,百年好也终有一朝分开。杨修一死无挂碍,后事拜托你、拜托你安排。我死不必把孝戴,我死不必摆灵台。我死不必棺木载,我定要马革裹尸返京街。休将我的死讯传出外,也免得世人笑哇、他们笑我呆。亲朋问我的人何在,你就说、说我远游不归来。尸首运至在皇城外,你将这酒醍醐与我同埋。我要借酒将愁解,做一个忘忧鬼酒醉颜开。在生落得个声名败,到阴曹再去放浪形骸。”(注:原词)
(七)
刑场。
俺被推上断头台。曹操命众将官退下。
“杨主簿,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坐下来,坐下来,我们谈谈心!”
“曹丞相,我都是快死的人了,你还怕我高你一头么?”
“杨主簿,事到如今,你也该听老夫说几句知心话了。”
“只怕是你那真心的话儿,是不敢对人言讲啊。”
“杨主簿,你还记不记得什么是‘当当当当当’?”
“什么当当当当当?”
“当当当当当就是——only you,能帮我打胜仗,only yyou,我真是不想杀你,only you,我实在不呢感不杀你——”
“0你个头啊,我早就看穿了你的心肝脾肺肾,说什么不想杀我,你是再三要杀我啊!”
“请问这一!”
“当初,你杀了孔闻岱,就有意要杀我,此乃一也。”
“二呢?”
“你谎称夜梦杀人,被我点破,又有了诛我之心,此乃是二也。”
“这三?”
“踏雪巡营,你为我牵马缒蹬,此乃是三也——”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用否认,你这个王八蛋,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要不是想利用你,我早就干掉你了,还用得着现在跟你废话!”
“可惜呀可惜,可惜这王八蛋,是——你——呀——”
“啊?”
“啊!”
“哼!”
“哼哼!”
“哼哼哼哼哼哼哼…………………………”
哀乐起,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