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阅读欣赏/趣味语文 - 正文

《守财奴》课本剧

[TEMP]
来源: 2001-12-7 15:39:07
《守财奴》课本剧
第一幕
  时间:黄昏时分
  场景:葛朗台的庄园
  人物:葛朗台
    (旁白:这是一个已经六七岁的老头子,他的吝啬仿如一个人年深日久的痴情与癖好一样,他是一个看到金子便想占有金子的执着狂,他对妻子和女儿的专制程度也随着吝啬而剧增)
    葛朗台:(悠闲地散着步,不住地检视着庄园里葡萄藤,手里不住地玩弄着那一串百宝钥匙)我那可怜的太太现在正躺在她的床上干着些无聊的针线活吧?唉,万一这个女人死了,她那小部分财产就得让欧也也妮继承了,这简直要抹我的脖子!哪怕是极小极小的一个金洋,也得归我管着!唔,对了,归我管着!这样,我就得哄哄欧也妮了,最起码得到我咽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才放下我的大权。(他一路走着,时而快,时而慢,一直到家门口)
              第二幕
  时间:晚饭时分
  场景:葛朗台的家
  人物:葛朗台、欧也妮、葛朗台夫人
   (葛朗台轻手脚地开了门,上了楼,听到妻子房里有声音,便扒着门缝偷偷地看了起来,卧房里,欧也妮捧着一个东西放在母亲床上)
    欧也妮:妈妈,你看,这明明是他的额角,他的嘴(旁白:这是欧也妮的恋人,葛朗台的侄儿查理的母亲的遗物,查理因父亲自杀而投奔葛朗台,却被葛朗台打发去了印度,临行前,欧也妮把自己的全部储蓄送给了他,而查理也将这个贵重梳妆匣留给欧也妮保存,匣内装的是查理母亲的肖像)
    母亲:(慈爱地抚摸欧也妮的头发)呕,是的真象
    (葛朗台开门走进来)
    母亲:(双手抱在胸前,脸上尽是恐怖的神色,尖叫着)上帝呀,救救我们!
    (老头儿身子一纵,扑上梳妆匣)
    葛朗台:(一边抱着宝匣往窗前走,一边说)什么东西?
    (仔细地抱着看了又看)
    呕,是真金,金子!
    (脸上露出陶醉疾迷的神色,双眼兴奋地放光)
    这么多的金子,有两斤重!啊!啊!
    (他的脑袋又转向了欧也妮,脸上尽是得意的神色)
    查理把这个跟你交换了美丽的金洋,是不是?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交易划得来,小乖乖!你真是我的女儿,我明白了(欧也妮气得浑身发抖)
    葛朗台:(他抱着匣子捧到欧也妮面前)不是吗?这是查理的东西
    欧也妮:(委屈地大叫着)是的,父亲,不是我的!这匣子是决对不可侵犯的!是寄存的东西!
    葛朗台:咄,咄,咄,咄!他拿了你的家私,正应该补偿你!
    欧也妮:父亲……(葛朗台把匣子往椅子上一放,便去掏刀子,欧也妮扑过去,想抢回,葛朗台手臂一摆,使劲一推,把女儿推倒到床上)
    母亲:(嚷着从床上直坐起来)
    老爷,老爷!
    欧也妮:(跪下来,爬到父亲身旁,高举着两手)
    父亲,父亲!看在圣母的面上,看在十字架上基督的面上,看在所有圣灵的面上,看在你灵魂得救的面上,看在我的性命面上,你不动它!这个梳妆匣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是一个受难的亲属的。他托我保管,我得原封不动地还他!
    葛朗台:为什么拿来看呢?要是寄存的话,看比动手更要不得!
    欧也妮:父亲!不能动啊!你叫我见不得人啦!父亲,听见没有?
    母亲:老爷,求你!
    欧也妮:(在手边拿着一把刀子,比在胸前)父亲!
    葛朗台:(冷笑着)怎么样?
    母亲:老爷!老爷!你要我的命啦!
    欧也妮:父亲!你的刀把金子碰掉一点,我就用这刀结果我的性命!你已经把母亲害到只剩一口气,你还要杀你的女儿 好吧,大家拼掉算了!
    葛朗台:(把刀子对着梳妆匣,望着女儿,迟疑不定)你敢吗?欧也妮?
    母亲:她会的,老爷!
    拿侬:(刚冲到门边,嚷着)
    她说得到做得到!先生,你一生一世总得讲一次吧!(葛朗台看看金子,又看看女儿,这时葛朗台太太昏了过去)
    拿侬:唉!先生!你瞧,太太死过去了!
    葛朗台:(把梳妆匣扔在床上)
    呕,孩子!咱们别为了一只匣子生气了,拿去吧--拿侬,你去请裴日冷先生--得啦,太太!(吻着妻子的手)没有事了,咱们讲和了--不是吗?小乖乖
  !不吃干面包了,爱吃什么吃什么吧!……啊!她眼睛睁开了--唉,唉妈妈
  !小妈妈!好妈妈!得了,唉,你瞧我拥抱欧也妮了,她爱她的堂兄弟,她要嫁给他,就嫁给他吧!让她把匣子藏起来吧,可是你,得长命百岁地活下去呀,可怜的太太,唉,唉,你身子动一下给我看哪,告诉你,圣体节你可出最体面的祭桌,索漠从来没有的祭桌。
    母亲:天哪!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的妻子跟孩子!
    葛朗台:下次决不了,你瞧就是,可怜的太太
    (从包里掏出一把金路易,甩在床上)喂,欧也妮!喂,太太!这是给你们的,嗳嗳,你开开心!快些好起来吧!你要什么有什么,欧也妮,是不是?
    欧也妮:(和母亲面面相觑,莫名其妙)父亲,把钱收起来吧,我们只需要你的感情
    葛朗台:(忙不迭地把金路易装进口袋)
    对啦,这才对啦,咱们和和气地过日子了吧!大家下楼,到堂屋里去吃晚饭,天天晚上两个铜子的摸彩,你们痛快玩吧!嗯,太太,好不好?
    母亲:唉,怎么不好?既然这样你觉得快活,可是我起不来呀!
   (他搂着欧也妮,拥抱她)呕,吵过了架,再搂着女儿,多开心,小乖乖!……嗨,你瞧,小妈妈,现在咱们两个变成一个了。(他指着梳妆匣)把这个藏起来吧,去吧,不用怕,我再也不提了,永远不提了!
              第三幕
  时间:葛朗台夫人的卧房外
  人物:医生裴日冷、葛朗台
    (旁白:不久以后,索漠最有名的医生裴日冷来了)
    裴日冷:葛朗台先生,你太太病得很厉害,只有给她精神上绝对安静,细心调养,服待周到,才可能拖到秋末。
    葛朗台:要不要花很多的钱?要不要吃药呢?
    裴日冷:(微微一笑)不用多少药,调养要紧
    葛朗台:哎,裴日冷先生,你是有地位的人,我完全相信你,你认为什么时候应该来看她,尽管来,求你救救我的女人;我多爱她,虽然表面上看不出,因为家里什么都藏在骨子里的,那些事把我心都搅乱了,我有我的伤心事兄弟一死,伤心事就进了我的门,我为他在巴黎花……花了数不清的钱!而且还没得完。再会,先生,要我女人还有救,请你救救她,即使要我一百两百法郎也行。
    医生:我尽力而为吧,别担心,葛朗台先生。
    (旁白:……)
    母亲:我的孩子,在这个世界,我只舍不得你一个人, 我真不想把你孤零零地留在这个世界上。孩子,幸福只有在天上,你将会知道。
    (旁白:……)
              第四幕
  时间:晚饭以后
  场景:饭厅
  人物:欧也妮、葛朗台、克罗旭
    葛朗台:好孩子,现在你承继了你母亲啦,咱们中间可有些小小的事情办一办,对不对?克罗旭。
    克罗旭:对
    欧也妮:难道非赶在今天办不行吗,父亲?
    葛朗台:是呀,是呀,小乖乖,我不能让事情丢在那儿牵肠挂肚,你总不至于让我受罪吧?
    欧也妮:呕,父亲。
    葛朗台:好吧,那么今天晚上一切都得办了
    欧也妮:你要我干什么呢?
    葛朗台:乖乖,这可不关我的事,克罗旭,你告诉她吧。
    克罗旭:小姐,令尊既不愿意把产业分开,也不愿意出卖,更不愿意崮为变卖财产有了现款而付大笔的捐税。所以你跟令尊共有的财产,你得放弃登记……
    葛朗台:克罗旭,你这些话保险没有错吗?可以对一个孩子说吗?
    克罗旭:让我说呀,葛朗台。
    葛朗台:好,好,朋友,你跟我的女儿都不会抢的家私,对不对,小乖乖?
    欧也妮:可是,克罗旭先生,究竟要我干什么呢?
    克罗旭:你得在张文书上签个字,表示,你抛弃对令尊的继承权,把你跟令尊共有的财产全部交给令尊管理,收入归他,光给他保留虚有权……
    欧也妮:你对我说的,我一点儿也不明白。把文书给我,告诉我签字应该在哪儿葛朗台:(眼光不停在转来转去,不停在抹着脑门上紧张出来的汗)小乖乖
  ,这张文书送去备案的时候要花很多钱要是对你可怜的母亲,你肯无条件抛弃继承权,把你的前途交付给我的话,我觉得更满意,我按月付给你一百法郎的大利钱,这样你爱做多少台弥撒给谁都可以了!……嗯!按月一百法郎,行吗?
    欧也妮: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父亲
    克罗旭:小姐,以我的责任,应该告诉你,这样你自己是一无所有……
    欧也妮:嗨,上帝,那有什么关系!
    葛朗台:别多嘴,克罗旭,一言为定(抓起女儿的手往自己手中一拍欧也妮,你绝不反悔,你是有信用的姑娘,是不是?)
    欧也妮:哎,父亲……
   (葛朗台热烈地拥抱欧也妮)
    葛朗台:得啦,孩子!你给了我生路,我有了命啦!不过是你该还我的,咱们两清啦,这才公平,人生就是一件交易,你现在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这应克罗旭。请您把那份抛弃文书拿过来咱们这就签字。
    (旁白……)
             第五幕
  时间:--
  地点:葛朗台家中
  人物:葛朗台、欧也妮、拿侬
    拿侬:老爷,你需要什么?
    葛朗台:(拉紧身上的被子)裹紧,别给人家偷了我的东西!
    拿侬:推我到密室门,在那里吗?在那里吗?
    欧也妮:在那里呢,父亲。
    拿侬:先生,您就休息一下吧。
    葛朗台:你看住金子,拿来放在我面前。
    (欧也妮捧来一把金路易放在桌子上,葛朗台目不转睛地看着,露出吃力的微笑)
    葛朗台:这样好叫我心里暖和(他伸手去够桌上的金路易,但他却从轮椅子滚下来),我的黄金……!
    欧也妮:父亲……!
    拿侬:先生……!
    欧也妮:(扶起葛朗台)快去请裴日冷医生,拿侬。(医生来检查后,确认他已无药可救)
    拿侬:小姐,还是去请祖父吧!
   (祖父来,昏迷中的葛朗台又睁开了眼,伸手去抓祖父递到他唇边的镀金的十字架,却因此而又昏过去了。欧也妮流着泪,吻着他的手)
    葛朗台:(小声轻弱地说)欧也妮,欧也妮……
    欧也妮:父亲,祝福我啊!
    葛朗台:把一切照顾得好好的,到那边来向我交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