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阅读欣赏/趣味语文 - 正文

《五柳先生醉酒记》课本剧

[TEMP]
来源: 2001-12-9 19:49:33
《五柳先生醉酒记》课本剧
               五柳先生醉酒记
                第4小组 陈倩
人物:陶——陶潜
   苏——苏倾光,陶的好朋友。
   何——何码,苏的妈妈。
   黄——黄贺陋,酒家老板。
   盖——盖邦,店小二。
                   第一幕
旁白:据说,我们的大名鼎鼎的陶潜——陶老先生因厌倦官场上的明争暗斗,勾心斗角,毅然辞官,回家“种豆南山下”……
(天气晴朗,娇阳似火,一个身穿粗步大麻衣的老伯在田里“嘿咻嘿咻”地耕耘着,汗流浃背……)
陶(站起身,擦汗):哎呀呀,这年头,要养活自己不容易哪!(看着一片“草盛豆苗稀”的景象,傻笑一下)嘻嘻,不过天公也对我不薄啊,这些草长得那么好,迟些日子向政府申请一个合法经营证,把这儿开发成牧场,为国家做贡献哪!
(于是,这位陶姓农民便一个人傻傻地站在田里发白日梦,直到月亮悄悄地升起来了。)
陶(如梦初醒状):哇,时间过得真快啊,真是(连忙把右手放在背后,左手摸着仅剩的几条胡须,摇头晃脑)“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陶扛起锄头,在朦胧的月色之下慢慢行走……)
陶(扯着嗓子大喊):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方圆一百里的生物全部绝迹)
                    第二幕
                    第一场
樱桃小丸子闹钟:懒虫懒虫,快起床啦!懒虫懒虫,快起床啦……
陶(随手拿起闹钟,往墙上一扔):吵死了,人家想再睡嘛!
(五分钟之后……)
陶(猛然从床上蹦起):啊!我又把闹钟给摔坏了!(捧着地上的闹钟的遗体,眼泪唰唰往下掉)这个是我今年弄坏的第二百八十个闹钟啊,看来又要去买一个了,悲哉悲哉哪!
(旁白:由此可见,老陶落得如此家贫如洗的地步,完全是贪睡惹的祸。)
路人甲(装可爱状):所以,好孩子不可以学哦。大家跟我念,早睡早起身体好……
此时电话声大作(两只老虎的旋律)……
陶(抓起电话,忧愁状):喂,哪位呀?
苏:喂,是老陶吗?俺老妈今天晚上过九十岁大寿哪!俺是个孝子,所以在黄鹤楼设了一个酒席,你老人家来不来哦!如果你在临死前收到此口讯的话,就快快赶来吧。撒哟啦啦!
陶(眼睛一亮):老苏啊,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心里惦记着我。黄鹤楼是不是,我现在立刻赶过去,不用五分钟!
苏(听着已挂的电话盲音):……
                  第二场
五秒种之后,某陶乘着超音DGC敢到黄鹤楼……
陶(甩一甩头发):老苏啊,你老兄我来也!
苏(走上前去,用吃奶的力气握住陶的手):俺就知道,陶兄你一定会爽面的!
陶(忍住痛,也大力地还击):这肯定,我怎么能辜负苏弟的一番好意呢!
两人继续比手力,此时,何妈妈从酒楼里出来……
何(拄着拐杖,一人敲一下):你们两个兔崽仔,敢在老虎头上动土?给我滚进去,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的。
陶&苏(乖宝宝状):是……(两人心里同时想:她真的有九十岁高龄吗?)
                    第三场
(三人走进酒楼,黄老板马上迎过来……)
黄(笑容可拘):三位大官啊,请进请进,你们想吃些什么啊?
何(把手一挥):你们有什么好吃的都拿来,我何当初行走江湖数十年,有哪些场面没看过,哪些东西没吃过?
黄(吓得猛冒冷汗):是,是……(心里想:还是不要得罪这帮人,说不定是什么黑社会的,到时候别说酒楼不保,就连我的小命也要赔上。)
何(凶神恶煞):等!
黄(战战兢兢):客官,还,还有什么事啊?
何:给我拿一坛上等的女儿红来!
黄(深呼息):是,是……
陶(待黄离开,问):何阿姨,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何(摆出一个闪亮的姿势):我在街边的小吃档干了几十年,常常趁老板不注意时偷吃客人的东西……(背景音乐:《我们这班打工仔》)
                   第三幕
                   第一场
(一分钟过后,盖扛着一头大乳猪,几坛酒出现。他一会七百二十度大旋转,一会又前后滚翻,现场掌声不断……)
苏(走过去握住盖的手):老兄啊,今日看了你的表演,俺才懂得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猴子,老兄的杂技表演就连白鸡翼都比不上啊!
何(一拳砸向苏):人家白鸡翼是作诗的,小时候叫你读多点书又不肯,到现在还是大字不识几个!
苏(摸着头,委屈状):老妈,你冤枉俺,俺明明记得“大”字是横撇捺的,而且“大”字只有一个,哪跑来那么多啊,你这不是存心来欺负俺吗?
陶(望着女儿红口流洪水):你们?z别再吵了,酒都快要蒸发完了……
何(一脚踢向陶):你这小子也好不到哪里,叫你好好学习物理又偏要去种豆,现在好了,种出来的豆比芝麻还小!
陶(继续流口水):是的,是的,何阿姨,不如我们开动吧,你看菜都快要凉了。
何:好吧,我来打预备,一,二,三,开动!
陶(爬上餐桌,抱住女儿红,咕鲁几口):好耶!好久没尝过那么醇的老酒了,不过这酒的味道,怎么怪怪的?
苏(搂住大乳猪):有得喝你就喝个够吧,免得以后来后悔。
陶(继续撕杀):说得也是。
                    第二场
(此时的厨房里……)
黄(着急):盖邦,你给我滚过来,我的洗脚水和安眠药呢?
盖:我把它们混在一起了。
黄:然后呢?
盖:把它们装进酒坛子里了。
黄:接着呢?
盖:拿出去了。
黄:最后呢?
盖(把黄拉出大厅,指着陶的肚子):在那里。
                    第三场
陶(摇头晃脑):我的酒量何时变得那么小啊,才一坛就把我弄成这样子了,咦,苏老弟,你怎么成了三头六臂啊?还有何阿姨,怎么变年轻了?
何(照镜子,欣喜若狂状):真的吗?我就说啊,那个SK2就是不一般,才用了几个月,效果就这样明显。(左手插腰,右手撩过发丝,身后玫瑰花乱飘)女人问题女人办……
陶——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何——对着镜子摆弄姿势;
苏——继续和烤乳猪战斗;
黄——不停地擦汗;
盖——仍一动不动地指着陶……
(背景音乐: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