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教学研究/写作素材 - 正文

写作素材专辑(75)

[TEMP]
来源: 2002-8-30 22:57:23
1、经营婚姻
  在我生活的小区里,有一对老人,他们膝下有一对如花似玉的女儿。
  大女儿嫁了一个有钱有势的人,穿金戴银,宝马香车。她就辞了职,不去赚那几百元一月的小钱了,成天呆在家中无所事事,烦了就约几位牌友抛撒光阴,日子就这么幸福地溜走,她并不感到可惜。老公对她的生活并不过问,她就这么逍遥地过日子。时间水一样溜走了。忽一日,她从镜子中瞧见自己的模样,心里闪过一丝惊慌,随即又被牌场的气氛淹没了,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活着有什么意思。终于有一天,她老公在外有了一个更年轻的情人,老公要和她离婚,她傻了眼,我除了你我还有什么?你为什么要抛弃我?她的诘问无法挽回那颗变异的心。他们就像驶上岔道的列车越走越远了。
  小女儿嫁了一个生意人,不是很有钱,当时她的父母都不同意,说你要找什么样的人找不到,图他啥呢?可小女儿已经一心一意要和人家过日子了,任谁劝也没用。
  小女儿嫁过去后和丈夫全心全意地打点生意上的事,小日子也越过越好。那时候的钱好赚,他们很快就买了房,置了车,在银行存了不少钱。有了钱,男人就不是那么卖力地赚钱了,他经常利用出去进货时或者背着老婆去一些娱乐场所玩。这小女儿就感觉到丈夫的变化,她开始注意尽量把他留在生意场上,自己抽出些空去逛逛街,不是她不想赚钱,也不是她不够聪明,而是她明白在这种时候向男人讲道理不起作用,只能巧妙地控制他的时间来慢慢地改变他。
  她知道赚钱不是最主要的事了,要好好地把握老公的心理,不能让她的心花了。很多时候,她会主动要求陪老公去唱唱歌、跳跳舞,老公也才发现自己身边就有这么好的伴侣呀!这位小女儿用她的智慧把自己出现隐情的婚姻加固了。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要求在婚姻中行走的两个人能随时随地把握对方,了解对方,只有这样你才能在婚姻出现问题的时候找到治疗的方法。
  2、缝隙
  印度有一个寓言故事。
  一个挑水工有两个水罐,一个水罐完好无损,另一个水罐有一条缝隙。完好的水罐总能把水从远远的小溪运到主人家,而那个破损的水罐到达目的地时只剩下半罐水了。完好的水罐为自己的完美感到骄傲,可怜的有缝隙的水罐则为自己的缝隙而惭愧。挑水工对有缝隙的水罐说,“我希望你注意路旁那些美丽的花儿。我在你这边撒下了花种,每天我们从小溪边回来的路上,你就浇灌了它们。”那些美丽的花儿,正是在这只有缝隙的水罐漏下的水的滋润下成长,美化了我们这个家园。努力把自己的水罐罐满,并保持这种完满,没什么不好,可是,如果我们能为身边的花朵们留一点缝隙,给别人一点滋润,我们这个世界也许会色彩斑斓,更加美丽。
  3、丑丑画
  西方发达国家的白领阶层竞争一向激烈而又残酷。因此,公司职员们的心里压力都很大。表面上大家微笑礼待,一团和气,心里却常常憋着一股无名火,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为什么就会爆发,砸桌子摔板凳的事比东方人多多了。西方人的情绪其实是很糟糕的。所以在西方国家的白领中,就很讲究“丑丑画”。所谓“丑丑画”就是把你心目中憎恶的人,画成最丑的一幅画:比如狗头、猪身、小细腿、大屁股,再加上一条小尾巴。你还可以把这人想成缸一样粗的腰身,尺来宽的大肥脚,头上再扎一条小辫……总之,画得越丑越好,你怎么糟蹋都行。看着这幅丑丑画,一般人心中的不快会很快云消雾散。“丑丑画”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心灵愈合剂。因此,在西方一些白领职员的办公室抽屉里,经常会有各色彩笔,用途就是画“丑丑画”的,简单的说,就是用来撒气的。一个人把你最恨的人丑画一下,或把你想骂又不敢骂出口的人糟蹋一下,你心中的怨气就会减少许多。这是一种精神疗法,人总有生气或不满的时候,正像有了屎尿不能总憋着一样,人有了怒气一定要想法排泄掉才好,这道理简单得很。因此,在一些西方白领公司,经理一般就都成了这“丑丑画”的对象。大家都觉得经理最可恨。于是经理也就成了:狗头、猪身、鸭子脚,小尾巴的画象。男经理常被涂上红嘴唇。女经理绝对被画了胡子。这样的画,稍不留神,就被扔得哪都是。被丑画了的经理们是经常能看到的。有些经理会被气得半死。有些经理只是一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美国的唐吉公司是生产电脑配件的,经理胡安在他每次招聘员工的第一天,便会拿出一张“丑丑画”,大家知道胡安一定是要宣布制度了,许多公司上班的第一天都要宣布本公司不许画“丑丑画”。要画也不能拿经理当靶子。胡安手中的画是最大众的丑丑画:大肚、小腿、斜眼、大红鼻子头,更可气的是还戴了一顶绿帽子。此人正是胡安自己。员工们强忍着笑。胡安说:“从今天起,你们有什么怨恨、不满、不快,或是想骂人,就冲我来。我的‘丑丑画’画得不好。年底公司要开展丑丑画比赛,希望你们画得比我好。”谁也想不到胡安会这样开放。一天,胡安找到员工汤姆,说汤姆大家都画“丑丑画”我怎么没发现你画。难道你的生活都是那么愉快而没有一点烦恼吗?汤姆原来是不敢画丑丑画的。胡安给汤姆买了彩色画笔,让汤姆每天都要交作业,就画胡安。从那天开始,汤姆变得快乐多了。他的工作是平日的两倍。
  “丑丑画”的作用当然不仅是“丑丑画”的本身,他能使人感到整个公司的人性化与开阔的视野及和谐的氛围。年底,公司真的举行了“丑丑画”大赛。胡安自己带头,把自己画得可笑无比,挺着大肚子,穿着一条花布裙,牙从嘴里翻卷出来,脑袋却是米老鼠。大家一致认为胡安应当是一等奖。胡安欣然接受。唐吉公司是人员跳槽最少的公司。并非是因为工资高,唐吉公司的待遇真的一般般,但人们在这里工作却较为愉快,心情常能得到改善。据世界有关组织调查,70%的人调动工作,是因为心情不愉快,与公司或同事间发生磨擦。当然,唐吉公司也有退职的员工,但他们都会回来看望胡安,是为找回一点曾经的快乐。他们会拿出胡安的“丑丑画”比较一下,看谁画得最丑。上面时常会写着一些员工们热情的话,如:“亲爱的胡安,我们好想你!”唐吉公司的业绩在年年上升。在公司的档案袋里,装着公司发展最宝贵的经验,那就是成千上万张的“丑丑画”。
  4、给墓地以全新的概念
  清明将至,蓦然有了一个关于墓地的想法:我们中国人,能不能也把自己最后的安息地变成人生的最后一道风景线呢?中国人的墓地讲排场,重等级,比墓的高大豪华。中国人的墓碑却又千篇一律,写就最高的官衔,再加“永垂不朽”字样。而我在美国看到的墓地却是,没有坟头,是一片平坦的绿草地,镶嵌般立有造型各异的墓碑。靠着端庄的教堂,就分布在市中心(如纽约)或是湖边丘缘(如洛杉矶我们住的小市)。人们似乎不忌讳那个“死”字,还都以自己的墓志铭为世界留下最后一道美味的晚餐。
  玛丽莲·梦露的碑上只有“37,22,35”三个数字,那是她的胸围、腰围和臀围。富兰克林的碑上只写着“印刷工富兰克林”,记托着他对自己最热爱的青春的自豪。更多普通的人也在尽情地发挥着自己的幽默:“这里躺着小气鬼杰米,他在上午10时去世,有幸省下了一顿午餐。”“这里躺着牙医约翰。他一辈子为人填补牙上的洞穴,最后的这个洞穴就由自己补了进去。”“这里躺着的是理查德医生,他周围的邻居都是他生前送来的。”“这里是文生,他活到了101岁,他打赌,你们绝对达不到他的岁数。”……
  死,是人生不可避免的一个阶段。死了去立大坟头,做几个“七”的排场,实在俗气。中国人封建的等级观念也是写不好自己最后一笔的一个结症。试想,如果我们能在自己的墓碑上写上“3.14159……”直到35位,能刻上一个几何图形,或能写上“美乐女神要寻找的不朽的宫殿,终于在他的心灵中发现”,“这里是一个铁面无私的执行官,最后他把自己也执行了进去”,哪怕就是做一段广告:“这里躺着史提夫,他生前酿得一手好啤酒。向左转,走下坡,他的儿子正继承着他的衣钵。”
  5、快乐
  在夜深人静之后,我想起了一个故事。一位年轻人总因一时一事的得失困扰,遇到烦恼和哀愁总不能把自己的思想、情感置之度外,似乎非折腾到精疲力尽不可。一次,苦闷烦恼的他来到一座寺庙,把自己的苦恼告诉了大师。大师笑着告诉年轻人,终南山麓出产一种快乐藤,凡是得到这种快乐藤的人一定会喜形于色,笑逐颜开,快乐似神仙,不知烦恼为何物。年轻人一听,非常高兴,为了得到快乐藤,不惜跋山涉水连夜赶往终南山,去寻找快乐藤。没想到他历经千辛万苦得到了快乐藤,生活中的烦恼事还一直缠绕着他,一点快乐的意识都没有。于是他又找到大师,“我已经得到了快乐藤,为什么仍然快乐不起来?”大师乐了,“年轻人,我早就料到你还会回来找我,其实快乐藤并非终南山才有,它是人人心中都有的东西,只要你拥有快乐的根,无论走到哪里,你都能够得到快乐。”
  最近,欧盟颁布了一条奇怪的法令,农民今后需在猪圈里放上一些可供猪儿们玩耍的玩具,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则面临罚款或监禁。据悉,给猪准备的玩具将是篮球和足球,英当局还提醒农民要经常更换不同颜色的球,“否则,猪儿会玩腻的。”有人还提议在猪圈里悬挂链条,称这样猪儿就可以用鼻子蹭链条玩儿。欧盟官员认为,即使是猪,也应该快乐地活着。
  6、三次邂逅
  那天朋友接到电话,说他的一个亲戚病危,让他赶快去见最后一面。朋友心急火燎地驾车往医院里赶,快到路口时看到黄灯开始闪烁了,朋友毫不犹豫,一加速就冲了过去,不想却被一个年轻的交警给指住了。
  朋友停下车,急忙跟交警解释,说有个亲戚在医院里病危了,光急着赶去见最后一面了,却不想违了章。交警听了朋友的话,就收起罚款单,说那你就赶紧去吧,别在路上耽误工夫了。朋友如获大赦,道了声谢就去发动车要走,交警却又追着喊:“慢点开,不要着急!”
  朋友赶着去见了亲戚最后一面。过了几天朋友再次经过那个路口的时候又被那个交警指住了,朋友诚惶诚恐地下了车向那个交警解释,这次确实没有违章啊。交警笑着说,我知道你没有违章,我只想问问你的那个亲戚怎么样了?
  第二天朋友又一次驾车经过那个交通岗,把车停在路边。交警过来行了个礼,说不许停在这里,朋友说前天我确实是违章了,请你给我开张罚款单吧。交警笑了笑,拿出本子来给朋友开了张单子。
  朋友的故事讲完了,我们都觉得故事压根不真实,但又觉得事情原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7、说声谢谢
  因为一个故事,让我明白了一声“谢谢”的份量!
  在一个可怕的雷电交加的暴风雨的夜晚,当蒸汽渡轮“埃尔金淑号”撞上一艘满载木材的货轮并沉没之后,船上393名乘客全部掉入密西根湖水之中拼命挣扎,等待救援。
  一个名叫史宾塞的年轻大学生奋勇跳入冰冷的湖水中,一次又一次救出溺水的人。当他从几乎能让人冻僵的湖水中救出第17个人之后,终因筋疲力尽而虚脱,再也无法站起来,从此之后,在轮椅上度过了自己的余生。
  多年后,在回答一家报纸采访时问到那晚最难忘的是什么,史宾塞回答的是:“17个人当中,没有一个人后来回来向我说声‘谢谢’。”
  就像一株劲松,它能挺住大雪拍击,但仍需要柔风细雨的呵护。
  即使是英雄,心中同样有一块需要抚慰的柔软,同样需要肯定、鼓励乃至于感激。只因幸运的获救者吝啬了一句“谢谢”,从而让英雄感受了日久弥深的失望。
  由此,我想我们身边的平常人更需要这种感谢与鼓励。
  于是,当妻子收拾好我凌乱的书房,我表示真诚的谢意,我告诉妻子,当我看到如此整洁的书房我是多么的高兴,无论是写稿还是读书都让我感觉很舒适,并且告诉妻子我将尽量保持。妻子一改往日的牢骚与抱怨,温情脉脉地嗔怪道:“别假惺惺的,嘴巴像抹了蜜。”
  课前,我向一个学生借了本字典,当我用好还给她时,我表示了我的谢意。孩子笑了,有些羞涩有些无措,但是她笑得幸福而开心。
  当一个一直以死板著称的邮局营业厅的老同志把我买的信封和邮票递给我的时候,我道一声:“谢谢!”他和善地对我说:“走好!”
  ……
  美国的职业演说家罗伯特说:“地球上有30亿人每晚饿着肚子睡觉,但有40亿人每晚睡觉前渴望得到一句肯定和鼓励的话,却无所得。”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一声“谢谢”所传达的肯定与鼓励伴着我们入眠?
  8、错误与智慧
  总经理对人事部经理说:“调一个优秀可靠的职员来,我有重要的工作交给他做。”人事经理拿了一本卷宗对总经理说:“这是他的资料,他在本公司服役了10年,没有犯过任何错误。”
  总经理说:“我不要这个10年没有犯过错误的人,我要一个人,犯过10次错误,但是每次都能立即改正,得到进步,他才是我需要的人才。”
  谨慎自爱本是美德,但是倘若过分,就变成畏缩无能。在战壕里,战士倘若开枪射击,就容易使敌人瞄准他的位置,但是一枪不放的战士又如何立功?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这话确实是经验之谈,但是发明这句话的人可曾想过:不做不错的“不错”,到底有什么价值?
  学习走路的孩子没有不摔跤的,并且在千万孩子之中,可能有一个摔成脑震荡。有一位母亲因此坚决不让她的孩子走路,那孩子果然从来没有摔过跤,身上也没有疤痕,但是终于变成瘫子,一生要坐轮椅。人生的有些苦是要受的,有些代价是要付的,有些过失是要犯的———只犯一次,不犯第二次。
  其实,从前的错误就是将来的智慧。只要你坚持不懈的耕耘,总有一天,这颗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
  9、永远的孩子
  春节前,我去邮局发信,坐在我旁边的老人向我借笔填写汇款单,老人头发花白,年纪大约在六十多岁。看到他在汇款单上写下1000元,我猜想,他可能是在给正在外边上学的儿女汇款吧———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出乎我的意料,老人填完汇款单后,又在附言栏中端端正正地写道:“祝父亲、母亲大人节日快乐!”原来他是在给父母汇款,我先是一阵惊异:这老者竟然还有双亲健在。接着心中便涌起一阵感动:老人这年纪已经是儿孙满堂的人了,也是为儿孙所孝敬的年纪,却仍然不忘尽儿女之孝!
  当老人把钢笔还给我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眼眶竟然湿润了,那神情,完全像是一个想家的孩子。莫非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只要有父母健在,无论多大年纪,他仍然是一个孩子?
  走出邮局,我的心情很是不平静。是啊,当一个人在青年、壮年时期先是执著地追求着一份自己的爱情和事业;而后到中年时,又为自己的家庭、儿女的生活、学习、工作不停地劳苦奔波,等到人生之秋时,可能会想起自己多年来对父母的一份最不应该的疏淡。而在这个时候,绝大多数人已经是“子欲孝而亲不在”。试想,若人到花甲、近古稀的年纪,仍有机会在节日的时候,恭恭敬敬地说上一声“父亲、母亲节日快乐!”那是怎样一种人生的圆满?
  10、心中有光
  这是一家资产过亿的企业集团。在采访集团高董事长的时候,我发现他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只伤痕累累、锈迹斑驳的手电筒。董事长手抚着手电筒,讲起了一段故事。
  那时,高董事长还是小高,在一个国营工厂里做政工干部。5年时间,他亲眼目睹了这个工厂是如果从兴盛一步步走向衰败的。但无论如何,他没有想到终于有一天自己的名字会登上下岗职工名单。看着那血红的纸上乌黑的名字,他头晕目眩,跌跌撞撞地回到家。
  很长时间他都不敢出门。不找工作,也不与朋友联系。家庭的重担骤然压在了妻子身上。妻子在郊区的市场上有一个摊位,丈夫下岗以后,她把摊位收回来自己经营,每天起早贪黑地打理生意。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片荒地,没有人家,没有路灯,只有一趟半个小时一班的公共汽车。那天晚上,妻子给他打电话,自己没有赶上最后一班车,让他去接。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晚上。他费力地蹬着自行车,妻子坐在前面的大梁上,给他打着手电筒。夜,漆黑一片,路,磕磕绊绊。妻子一只手压在他的手上,一只手擎着那只斑驳的手电筒。“你还是出去做点事吧?”妻子试探着问。他不语,像以前一样。车子一晃,手电筒灭了,两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你要干什么?”他恼怒地问。妻子站起身,打开手电筒,幽幽地说:“天这么黑,这么大,而手电筒就这么一点亮,但只要它敞开着,我们看见的就只有光———你可不能让我跟孩子走一辈子黑路啊!”
  这句话在他的心里激荡了好几圈,狠狠地撞击着他。他扶起自行车,把妻子搂在怀里……
  高董事长说,妻子在他最辉煌的时候却出了车祸,遗像压在办公桌的玻璃板底下,天天看着自己。她就像那只手电筒,是自己永远的爱,永远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