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语文资料 - 教学研究/写作素材 - 正文

写作素材专辑(84)

[TEMP]
来源: 2002-9-2 3:07:49
1、马车声
  一天上午,父亲邀我一同到林间漫步,我高兴地答应了。
  父亲在一个弯道处停了下来。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问我:“除了小鸟的歌唱之外,你还听到了什么声音?”
  我仔细地听,几秒钟之后我回答他:“我听到了马车的声音。”
  父亲说:“对,是一辆空马车。”
  我问他:“我们又没看见,您怎么知道是一辆空马车?”
  父亲答道:“从声音就能轻易地分辨出是不是空马车。马车越空,噪音就越大。”
  后来我长大成人,每当我看到口若悬河、粗暴地打断别人的谈话、自以为是、目空一切、贬低别人的人,我都感觉好像是父亲在我的耳边说:“马车越空,噪音就越大。”
  2、一双手的温暖
  因研究癌症卓有成效而荣获日本文化人最高荣誉———文化勋章的黑川利雄博士每到冬天就在口袋里放一个手炉,使手总是保持热乎乎的。到癌症研究所就诊的病人,都是饱受病魔缠身之苦、抱着极大希望的病人,面对大夫,其心中的忧虑及期望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而当病人伸出手让黑川博士诊断时,其所碰到的是一双温暖的手,于是他的生命便重新点燃了希望之火,产生了治愈的信心。而假如那是一双冰冷的手,也许病人的心也会发凉,因而丧失了希望。
  用温暖的手诊断,让病人感觉安心、信赖,那么治病从这时已经良好地开始了。
  黑川先生确实是位名医。
  3、降世婴儿征服歹徒
  1999年7月25日,美国洛杉矶市。一名持枪抢劫银行的劫犯被赶来的警察包围了。仓皇出逃的一瞬,劫犯本能地从人群中抓过一人充当人质。不料,他用枪指着的这名人质竟是一位孕妇,而且,由于受到惊吓的缘故,孕妇开始了痛苦的呻吟。
  在场的人连同劫犯本人几乎同时发现,孕妇的衣裤正一点一点地被鲜血染红。突然,歹徒不再叫嚣,而是以一种温和的目光打量这位头被枪顶着的人质。
  四处散开的警察开始紧张起来,他们不知道劫犯将要干什么。就在警察们想进一步采取措施时,劫犯却出人意料地把枪扔在地上,而后缓缓举起双手。
  警察一拥而上。就在警察押着劫犯准备离开时,孕妇却坚持不住了。这时,只听束手就擒的劫犯说:“等等好吗?我是医生,只有我能帮助她。”害怕警察不相信,他又补充说:“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根本无法坚持到医院。”
  警察破天荒地松开了手铐。
  不多久,一声洪亮的啼哭声响彻大厅,人们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起来,不少人因此竟感动得热泪盈眶。
  劫犯事后告诉警察,是那个即将出世的小生命征服了他。
  4、有些东西不能丢失
  那年我25岁,在和男朋友相处了5年之后,以为水到渠成该结婚了,不料他却另有新爱,不辞而别,飞到南方去了。我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冲进黑夜,沿着江堤行走,好几次都想自我了结。
  时间已是深夜2点钟了,江堤上只有我一个人,后面射来了灯光,一辆车子开得很慢,超过我之后,又倒回来停在了我的身边。一位年轻男子打开车门说:“小姐,夜深了,一个人在江堤上行走很危险,上车吧,我送你回家。”虽然我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可我没有害怕。对一个失恋的女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失去心上人更可怕?于是我上了他的车。男子问:“你住在哪里?”我说“随便。”男子笑了笑说:“我是搞公安保卫工作的,对全市的道路非常熟悉,怎么就没听说过有‘随便’这个地名!”我无心多说,就把地址告诉了他。
  车很快就开到了我暂借的住处。下了车,我默默地向家里走,那男子忽然大声叫住了我:“小姐,你把东西忘在车上了。”我回头望望他,摸了摸身上的口袋,什么东西也没少,就回话说:“我没有少东西啊?”男子说:“你真的丢了一件十分贵重的东西,快拿回去吧!”他的语气十分肯定。我真以为自己丢了东西,就回车上找,可什么也没有。我生气地质问他说:“你怎么搞的?欺负我!”那男子很认真地对我说:“我把你送回家,你应该对我说一声谢谢,这是一个最基本的礼节,你把礼貌丢在我的车上了。”我冷笑着回答说:“你知道,我半夜三更出来是干吗来的?告诉你,是跳江自尽!我连命都不要了,还要礼貌干什么!”男子并未恼火,坦诚地说:“其实,我现在的心情同你的一样糟。由于我的工作特殊,结婚两年,我和妻子吵闹了两年。她一次次地在夜间出走,今晚为了琐事争吵了几句她又离家出走了。我怕她想不通,又怕她遇到坏人,就开着车满城找。我已经累极了,可看见你一个女孩子在深夜里独行,怕你出事就主动提出送你回家,当然这也是我们警察的分内工作。可你要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丢失的。”听着他的话语,我缺乏直视他的勇气,低着头说:“谢谢你警察同志,谢谢你的真诚教诲。”当我抬起头,准备与这位年轻的警察同志道一声“再见”时,他已开车走了。
  5、我愿为你拆一座亭子
  政治家福克斯在美国的历史上十分有名,他以诚实和信用立身,团结了许多公民。
  但当时政坛上充满了欺骗,公民对政治并不感兴趣,他们认为政治就是撒谎,没有人比政客更会撒谎了。所以,仍有许多公民对福克斯的演说持怀疑态度。
  一次,福克斯受邀参加大学的演讲,大学生问他:“你在从政的道路上有没有撒过谎?”
  福克斯说:“不,从来没有。”
  大学生在下面窃窃私语,有的还轻声笑出声来,因为每一个政客都会这样表白。
  福克斯并不恼,他对大学生说:“孩子们,在这个社会上,也许我很难证明自己是个诚实的人,但是你们应该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诚实,它永远都在我们的周围。我想讲一个故事,也许你们听过了就忘了,但是这个故事对我很有意义。”
  有一位父亲是位绅士。有一天,他觉得园中的那座旧亭子应该拆了,于是让工人把亭子拆了。而他的孩子对拆亭子很感兴趣,他对父亲说:“爸爸,我想看看怎么拆掉这座旧亭子,等我从寄宿学校放假回来再拆好吗?”
  父亲答应了。孩子上学后,工人却很快把旧亭子拆了。
  孩子放假回来后,发现旧亭子已经拆除了,他闷闷不乐。他对父亲说:“爸爸,你对我撒谎了。”
  父亲惊异地看着孩子。孩子说:“你说过的,那座旧亭子要等我回来再拆。”
  父亲说:“孩子,爸爸错了,我应该实现自己的诺言。”
  父亲很快召集来了工人,让他们按照旧亭子的模样重新在原地造一座亭子。
  亭子造好后,他叫来了孩子,对工人们说:“现在,你们开始拆这座旧亭子。”
  福克斯说,我认识这位父亲和孩子,这位父亲并不富有,但是他却为孩子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大学生们问:“请问这位父亲叫什么名字,我们希望认识他。”
  福克斯说:“他已经过世了,但是他的儿子还活着。”
  “那么,他的孩子在哪里?他应该是一位诚实的人。”大学生们问。
  福克斯平静地说:“他的孩子现在就站在这里,就是我。”福克斯接着说,“我想说的是,我愿意像父亲一样,为自己的诺言为你们拆一座亭子。”
  言罢,台下掌声雷动。
  6、消失的仇恨
  琼恨一个人,她还告诉5岁的儿子:“你这辈子应该永远记住一个人———良,他是我们共同的仇人。”因为良,琼失去了丈夫,5岁的孩子失去了父亲。
  其实,良并没有罪,他是因为正当防卫杀死琼的男人庆的。
  良被判无罪后,完全变了一个人,酒戒了,烟也戒了,而且信了基督教,很虔诚。良来到琼那儿,请她原谅自己,他说愿意拿出一些钱帮助孩子读书。
  琼见了良,便发疯似的抓他,骂他是杀人犯,要遭报应的,她和儿子会一辈子记着他,永远恨他。对此,良无言以对,听任一个女人作最恶毒的诅咒。
  琼失去丈夫后,生活无着,后来改嫁到很远的一个村子。但是不久,她的第二个丈夫在一次矿山事故中被砸断了腿,只得在镇上摆一个水果摊赚点生活费,她的生活再一次陷入困境。琼在一个村办的食品厂上班,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赚6块钱,生活的压力让她像一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她甚至开始慢慢淡忘自己的仇恨了。
  琼得为儿子的学费赚钱,得为自己的一日三餐奔命,这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琼的儿子因为在学校被列为扶助对象,很快就得到一个人的资助,每月100元钱。这个数字,对他们来说,已是不小的数目了。从汇款单上的地址可以看出,钱是从城里汇出的。
  当琼第10次领钱的时候,她觉得应该认识一下这个人,向对方表示一下谢意。但是,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她到城里去查过,但地址和名字全是假的。
  钱每月按时汇着,一直进行了5年,一共是6000元。孩子读完了初中,升入重点高中。
  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媒体的注意,一个人隐姓埋名资助一个学生5年,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新闻素材。
  报社让几位记者设法寻找到这个资助者。竟然是一位妇女,一个脸色憔悴的卖菜农妇!
  记者问农妇为什么要资助那个学生,农妇硬是不肯说。在记者的多次劝说下,她终于说明了原因:“我不是资助者,而是替丈夫赎罪。当年我的丈夫正当防卫杀了这个孩子的父亲,我的丈夫一直为此郁郁寡欢,不久便病逝了,他临死前,让我一定替他赎罪。”
  记者便问她:“你怎么有能力每月出100元钱呢?”农妇说:“我学会了种菜,每月挑着菜篮进城卖菜,一个月有200多元的收入。”最后,农妇对记者说:“不要让他们知道,我想资助那个孩子到考上大学为止。”
  琼知道了钱是当年的“仇家”送的,是一个和她一样不幸的女人卖菜赚下的。琼说她要见见那个女人。
  琼带着儿子来到那个让她伤心的村子,来到了农妇家。农妇见他们来了,“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琼和儿子奔过去,想拉起她。农妇说:“我替我丈夫给你们赔罪了。”
  琼也哭了,她望着“仇人”家破烂的土坯房和这个卖菜供她儿子上学的瘦弱的女人,叫声“大嫂”也跪在地上。琼拉着那双粗糙的手,眼泪喷薄而出。
  琼现在早已没有仇恨了,她拉着农妇的手说:“这让我如何报答你呢?”琼让儿子给农妇磕几个头。琼的儿子最后说:“以后我挣钱了,我会供养我妈和大妈您的。”两个女人听罢,哭成了一团。
  7、智救故乡
  古希腊哲学家阿那克西米尼(公元前588一前525年)出生于中亚的莱普沙克斯。他对故乡有深厚的感情。有一次,他跟随亚历山大远征波斯,军队占领莱普沙克斯时,他急于想拯救他的故乡,使它免遭兵殒。
  一天,他为此面见国王。可亚历山大早就知道他的来意,未等他开口便说:“我对天发誓,决不同意你的请求。”
  “陛下,我请求您下令毁掉莱普沙克斯!”哲学家大声回答说。
  莱普沙克斯终因他的智慧幸免于难。
  8、字中人生
  人——既是一种相互支撑,也是一种相互拖累,支撑与拖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绝对“独立于世”的人并不存在。
  信——一个人的言语与他本人一般比肩齐高,不夸张,不装小,堂堂正正,这个人便足以信赖了。
  优——一个人只要具备某种出类拔萃的特长,便是一种优秀或优势。
  刁——把刀的利刃匿藏于里,伺机而动,居心叵测。
  威——一个男人威望的建树,离不开一位优秀女人的支撑,这女人的优势在于顶天立地贤内助,而非喜好乱出风头拆台扯后腿。
  欠———人感觉到头上有某种重负或压力,必有欠负。“欠”往往压得人抬不起头伸不直腰矮人一等。索取的实质是一种欠负,索取愈多,欠负愈重,人若想活得轻松,须“少索取、多奉献”。
  坏——世间万物,源于土地,归于土地,此乃自然法则。倘若一个人连土地都对他说不,这人便谓“死无葬身之地”,足见其劣之甚了。
  恶——不具有一颗正常的合乎标准的人心,其人其为便稀于人性,难言一个好字。
  贪——一个完完全全瘫趴在些许钱财上的人,其形象实在不怎么雅观。
  资——资金、钱财是次等的宝贝,所谓“金钱万能”古来便视之为谬误。
  利———“利”中有“刀”,不可盲取,这刀隐藏在后,不知谁将受害。欲取利,要么持刀宰人,要么挨刀被宰。
  贱———以戈对戈,兵刃相向以取钱财,卑下之为、卑下之人。
  邪———挨着耳朵,启牙弄齿,摆唇鼓舌,嘀嘀咕咕,恐为人知,肯定是光明正大不到哪里去。
  巫———两人联袂,同工一事,一唱一和,装神扮鬼,欺世盗名,乃此物也。
  否———不开尊口就是不同意。把缄口不语当作默认,往往不免自讨苦吃或自作多情。
  品———不是人多嘴杂,而是优劣好歹众口难鉴。
  9、真爱的神圣
  越战结束后,一个从战场上回来的美国士兵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从旧金山给家里打电话。他跟父母提出一个要求:“我的一个最亲密的战友在战场上受伤了,只剩下一条胳膊和一条腿,生活无法自理。我希望你们同意我带他回家,照顾他一生。”
  他父母说:“孩子,我们是爱你的。但是,我们不能同意你带那个战友回家。要知道,照顾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到来会打乱我们原来的生活秩序,以后还会遇到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也许我们可以给他另找一个地方住下。”“不,我希望他和我们住在一起!”儿子坚持说,“他也需要家庭的温暖和爱。”
  父亲说:“孩子,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样的残疾人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沉重的负担,不能让这种事情干扰我们的生活。你忘掉这个人,赶紧回家来吧!”儿子挂上了电话。
  第二天,该是儿子回家的时候。他的父母接到旧金山警察局的电话,让他们认领儿子的尸体。他们的儿子于当天早晨跳楼自杀身亡。
  这对夫妻见到儿子的尸体少了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儿子说的残疾战友正是他自己。他们失去了惟一的儿子。
  这个惨烈的故事讲述的是真爱的神圣。真爱是掺不得一点假、自私和虚伪的。如果没有达到那样的境界,当慎言爱。
  10、魔有心生
  从前有位叫明慧的和尚在深山一座寺庙中潜心修行。他每次打坐入定时都会遇到一只大蜘蛛张牙舞爪地来跟他捣蛋,使他无法静下心来修行。
  明慧十分苦恼,于是去向祖师求教:“我一入定,大蜘蛛就出现了,无论我怎么赶它,它也不走,请祖师指点弟子迷津。”
  祖师让他下次入定时,拿一支笔,等蜘蛛出现时在它肚子上画个圈,看看它是何方怪物。明慧照办,画完圈后,蜘蛛就走了,他也安然入定。
  待他出定一看,赫然发现圈在自己肚子上。
  人生中往往会遭遇到很多困扰与烦恼,而其中最大的困扰往往是来自于自己!